威伊貝爾中心,兩個大幫昂然對視。
  
  星龍會和天門,六大幫派之中的兩大巨頭,隔著一條汙濁的河流,靜靜的各自爭奪。
  
  天門的大總門設立在四條大街交錯成的井字的正中心,餘下的眾多堂口,則零散在這四條大街廣沿出去的各個角落,分隔出天門的勢力區塊,而其中又以閃堂、鬥堂、開興堂、間央堂四大堂口為首,分別擁有不同的門中生意和管區,四大堂口下尚有分會數十個,各堂口中會眾近百,勢力龐大非常,而這間辦公大樓便是以營造起家的天門一直以來的根,這不僅是它的表面身分,亦造就了天門那龐大的財富來源。
  
  相較於此四大堂口,被發派到邊疆處理紅門一事的東堂,對天門門主而言,不過是手牌中一朵多餘的梅花,自從上官熙創立東堂之後,便鮮少來到井字街區和總門這裡。
  
  山羊和阿虎更是缺乏經驗的新鮮人,大總門的壯闊和富麗堂皇讓他們手足無措,然而上官已經指名派遣他倆到此傳話,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走入那兩扇巨大的黑檀木大門,在領路人的帶領下走過那長得該死的走廊,來到門主的面前。
  
  雄霸一方的天門門主今已年過耳順,據說門主年少時還經歷過上大戰前的豐榮之世,可惜那年頭來的人多死在征戰之中,無緣享受餘生,而他老人家也很愛像底下的部眾分享那段已鮮少為人記憶的過往,每每聊起便叨念個不停。
  
  「現在的生活啊,比不上從前囉。」門主仰躺在黑皮辦公椅上,戴滿翡翠玉戒的十指交錯,看著長桌另一端的阿虎和山羊,嘆道:「以前的世界雖然不是人人皆富,但也不到人人皆貧,大家要過點普通的生活也說不上難。」
  
  山羊和阿虎不敢搭腔,陪笑同時靜等門主說下去。
  
  「......一點老傢伙的屁話而已,別在意。」門主捋了捋花白的長鬚,道:「談正事吧,那條街怎麼樣了?」
  
  負責應答的山羊畢恭畢敬地道:「拿下來了。」
  
  「是嗎?」門主心不在焉地換了個姿勢,望向山羊那參雜著敬畏的兩眼,和聲道:「有點慢阿,怎麼了?」
  
  山羊連忙拿出預備的劇本,解釋道:「紅門不接受談判,我們就動手了,副堂主因為意見不合背叛,在內部訊息外洩的情況下,我們...」
  
  「解釋就不必了,我只是想知道大致的經過而已,既然拿下安雲里是東堂的功勞,那就該交由東堂來管理。」門主不等山羊發表任何意見,又接著道:「我會讓這位洪先生隨你們回去,一些後續的相關事宜,都將由他和你們來討論。」說著,門主側過身,向兩人介紹那名在後方靜立許久的西裝油頭男子。
  
  洪先生到了此刻才轉過身,朝兩人走來,禮貌地向他倆各自握手寒暄,但當他握到阿虎的手時,阿虎竟然因為一時緊張,一握之下出力過度,正當他擔心會否把對方的手骨握斷,洪先生卻面不紅氣不喘地望著自己,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無理,連忙鬆手。
  
  山羊注意到兩人的反應,皺了皺眉,但見那洪先生那淨白的右掌仍完好如初,甚至沒半點紅腫的感覺,才稍感放心,笑著道:「我們家這個阿虎平常都負責些粗活的,待人禮數什麼的他懂得不多,這點請洪先生見諒。」
  
  洪先生笑著點了點頭,並沒有多理會山羊,反而直接轉過身,向門主道:「事不宜遲,先行一步了。」
  門主點頭:「去吧,剩下的我再和令尊談談即可。」
  
  「是。」洪先生微微欠身後,便轉身離開,機敏的山羊見狀,連忙拉著阿虎跟上,趁著洪先生背對著自己,壓低聲音數落道:「你是白痴嗎!剛才幹嘛跟他認真?」
  
  阿虎也難得地壓低聲音回嘴:「踏馬的,那傢伙手勁可不比我小......總覺得有鬼。」
  
  「說起來也怪,為什麼門主不讓我們回去,還讓我們繼續待在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老家啊。」
  
  「你要抱怨自己回去,要不是堂主不讓我把你們背叛的事說出來,我還真想當場掐死你!」
  
  「...沒有下次啦!」山羊苦著臉道。
  
  
  □
  
  
  回說安雲里內,自從和紅門爭地大獲全勝之後,上官命眾遊民和東堂人手將原本用來抵禦紅門進襲的障礙物卸除以便通行,但勝利的歡欣仍盤踞著眾人的情緒,除了飲酒狂歡外心裡實在沒心思做別的,上官熙無奈,只好讓眾人放鬆三天,屆時再一口氣把落後的進度補回便是。
  
  趁著山羊和阿虎還未回來之時,上官也趁機偷個閒,帶著羅東和黃義兩人在里內四處溜達。
  
  當他們行經那處眾人初會的旅館之時,上官不禁哂然一笑:「要不是當初在這地方遇到了你們,我真不曉得自己是會死在敵人的槍口下,還是藏在哪個地方當乞丐。」
  
  羅東只是笑笑,黃義則略感憂心地暗暗看著羅東。
  
  自從羅東從球館順利回來之後,兩人之間似乎有愈行漸遠之勢,黃義很不喜歡這種感覺,然而表面上兩人依然關係和諧,看不出有任何不妥。
  
  但他就是感到不安,直覺讓他不得不擔心羅東的變化,他清楚感覺到仇恨正在逐漸改變他所認識的那個羅東,他甚至不清楚接下來羅東還會有什麼作為。
  
  如果他真的借此事件加入東堂,他又要怎麼樣找出兇手?黃義不敢想像接下來的事情。
  
  復仇......真的那麼重要嗎?
  
  「欸,黃義,黃義!」
  
  「呃?什...什麼事?」
  
  「你恍神啊你。」羅東拍了拍黃義的背,笑道:「堂主問你話啊。」
  
  「啊...啊?」黃義連忙望向上官,卻見上官也正望著自己這邊,不禁有些尷尬。
  
  上官熙不慍不怒,重複說了一遍:「你要加入東堂嗎?」
  
  聞言,黃義不自覺地轉向羅東,而他顯然也正在等待自己的答案。
  
  我該遠離這些亂七八糟的危險,羅東他也會這麼希望吧......黃義心裡嘆了口氣,打打殺殺的生活實在不適合自己。
  
  --可是,失去羅東,又就是自己所期望的嗎?也許...也許自己待在他身邊的話,還能阻止羅東幹出些什麼傻事。
  
  我...
  
  「我...」黃義怯怯地道:「我加入。」
  
  「太好了。」上官滿意地拍了拍黃義的肩頭:「那我就放心啦,東堂的未來看來是沒有問題了。」
  
  黃義跟著笑,心裡卻暗暗嘆了口氣。
  
  未來嗎......?待在東堂為黑幫賣命,真的有未來嗎?
  
  羅東忽然湊了過來,按住黃義的肩膀,低聲道:「你不用這樣做。」
  
  事到如今,還來得及變嗎?黃義苦笑著搖了搖頭。
  
  「不過還是謝謝。」
  
  呃?你前陣子有這麼直白過嗎?黃義愣了愣,然後露出許久不曾有的微笑。
  
  --看來是還有希望的。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