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費斯特。
  一個依傍著海港、規模不下於威伊貝爾的大城,有著極為便利的天然港口和海水調節氣溫,一年四季晴多雨少、暖色遍布。
  和威伊貝爾相同的是,此處亦是黑道們的溫床,生活雖然不比現在的威伊貝爾便利且富裕,但至少強過那些鳥不拉屎城,尚不到物資缺乏、衣食困頓的地步。
  德利爾企業在此時仍只是個小企業,曬鹽的生意仍未做大,但仍有小富水準,掌控著城內一部分的黑幫勢力,幾個當地的官為了長久的生活,都還要賞它面子。
  鹽和水,就是白花花的鈔票。
  但如今的產量仍然不足以供應大量顧客需求,看來是得再建廠房,加速水鹽的分離作業了。執行長薩柯.德利爾揉著臉頰上的鬍子,心裡暗打算盤。
  不夠,還不夠。薩柯眼中閃著貪婪的神采,德利爾企業的規模還遠不及自己所期望的,既然要做,就要有所突破。
  
  --拿下哈費斯特,舉軍北侵威伊貝爾。
  
  這時一名下屬上前,在執行長旁低語幾句,薩柯眨了眨眼,沉吟片刻後,道:「把他帶進來。」
  
  兩名下屬得令後立刻將那名字海岸救起的漢子抬了進來,只見那人衣衫襤褸、髮鬚不整,殘破的黑色大風衣溼黏不堪,雖然神似清醒,但仍渾身乏勁,難以自行站立。
  
  薩柯讓人安排漢子靠椅坐下,才不疾不徐地問:「你叫什麼名字?」
  
  大漢嗓音沙啞,含糊不清地道:「我是死過一次的人,沒名字這種東西。」
  
  「呵呵,聽說你滿身是血,卻還是從海裡活了過來,也許你不只死過一次而已。」薩柯頗有興致地打量著大漢。
  
  大漢悶哼一聲,道:「我本來是有竹筏的,結果被鯊魚咬破,才會飄上岸。」
  
  「你不好奇這裡是哪,或者我是誰?」執行長至始至終笑吟吟,毫不介意大漢的無禮。
  
  「那很重要嗎?」
  
  薩柯哦了一聲,道:「可是,說不定我能達成你的心願啊。」
  
  大漢冷笑:「你能幫我殺天門?」
  
  「你的敵人是天門?」薩柯也笑了:「我的敵人是整個威伊貝爾。」
  
  「是嗎...」大漢難得地坐正身子,歛起那蠻不在乎的態度,道:「我可以幫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你當然會。」薩柯滿意的微笑,卻令人打從骨隨發毛,沒有活人會認為他是在打誑語或開玩笑。
  
  現在沒有,將來更不會有。
  
  「對了,你的吃飯傢伙呢?」
  
  「槍,」大漢皺眉:「不過都泡水了。」
  
  「放心吧,要槍我可以給你很多,不過在這之前......」薩柯道:「你需要個名字。」
  
  「隨便吧。」
  
  「這種事能隨便的嗎?」
  
  「不然你說什麼名字,就叫什麼吧。」
  
  「這可是你說的,」薩柯攤手,毫不客氣地直接點名:「那就叫你亡徒吧。」
  
  亡命之徒嗎?大漢嘆了口氣。
  
  確實是自己現在的最佳寫照......
  
  為了報那滅門大仇,不管是長期打手還是殺手,自己都必須活下去。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