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伊貝爾,東方大街,一向門庭若市的鶴山如今不僅遭人砸場、人客皆散,門外前的地面上還給人開了個大洞,大洞內,一人仰天躺倒、口中嘔紅,似是受了不輕的傷。
  
  石不讓看著刺眼的烈日高張,意識仍然清晰,四肢卻動彈不得,而使威殺四方的他陷入此般窘境的原因,卻僅僅只是一拳,那非人的、天崩地裂的一拳,完全超乎石不讓的期待和承受,將他和石地轟成了當今威伊貝爾城中最大的笑柄。
  
  拳勁被非針對他來,而是直接透過石不讓的身體,盡數打在石地上,但儘管如此,拳勁仍如海潮過境般傷了強如磐石的他,石不讓躺了許久之後才漸漸地取回行動力,他抓起一旁的折疊鐵椅作拐杖撐起身體,一跛一跛地走出洞外,才發現洞外四周都是圍觀閒人,層層疊疊彷彿無盡的城牆,大家都目睹了這小子是怎樣給人一招打趴的了。
  
  石不讓給人瞧得惱羞,心裡又氣又急,卻也改變不了慘敗的事實,只得一面暗下毒誓,抓著鐵椅狼狽地排開人群,飛也似的衝出大街。
  
  「...可恨,可恨啊!」疾奔中的石不讓抑鬱不住地怒吼,卻牽動內傷,咳出了更多的血。
  
  此刻自己力虛體弱,得找個地方好好休養,待到傷癒之後回頭再和那高手好好討教也不遲...石不讓心裡安慰自己,但就在他最弱的此刻,一條人影倏然竄出,幾個閃動便制住了石不讓,按住他的後腦,將他重重壓倒在地,石不讓眼前一黑,頓時不省人事。
  
  
  昏厥的時間感覺起來似乎並不如想像中久,石不讓的知覺還停留在受襲以前,便被人用水潑醒。
  甫一睜眼,那時大鬧飯館鶴山的矮漢董超便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看來那個趁人之危動手腳的小人就是他了。
  
  董超看著攤在椅子上的他逐漸轉醒,於是扔掉手裡的水桶,拍著石不讓的臉頰道:「你現在能說話嗎?」
  
  「狗娘養的...」石不讓才剛開口便被董超一拳打斷,他摔倒在地上,吐出混著鮮血的牙齒。
  「看來是可以。」董超蹲了下來,一手掐住石不讓的臉,湊近道:「小子,你最近很囂張啊!在我的地盤上到處殺人,都不用打聲招呼的?」
  
  「你的地盤...?」石不讓面露不屑,強笑道:「說的永遠比較簡單啊,連一個胖子和大媽都收拾不了,虧你好意思...」話沒說完,立刻又挨了一記耳光。
  
  董超瞪著石不讓半天沒搭腔,心裡卻暗暗驚訝,這小子雖然負傷,但身上的護體內勁可是一點也不馬虎,剛才那巴掌打在他臉上,自己的手心可也有幾分麻啊。
  
  這小子是如何被人打倒,自己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也許這點可以利用一下。董超想了想,道:「我可是看在你師父的情面上不打算和你計較小細節,你最好給我放尊重些。」
  
  「哼,老話一句,說的永遠比較簡單,你倒是掰掰看你是怎麼和我師父認識的。」石不讓壓根不信,存心要讓董超閉嘴。
  
  「我本來是住在舊中國塞外的浪人,大戰結束不久後,那裡的生活還很不安定,盜賊狗黨隨處可見,所以一般的小型聚落時常得遷徙,才能避免和盜賊正面衝突,偶爾會遇到些容易商量的賊黨,只要分享一些吃的喝的就不會為難,但有些人據地稱王,一旦被這種人盯上,他們就非把你榨乾不可,直到性命了結。」董超皺了皺鼻子,接著道:「我家人就是遇到了那樣得賊黨,被殺了個精光,而你師父也是在那時候現身,出手救了我一命。」
  
  石不讓面無表情地道:「賺人熱淚的故事,可惜你所說的那個人,根本不是我師父。」
  
  「不,他確實是,而我後來才明白,當時他根本沒打算救出任何人,我的存活純粹只是意外。」董超冷笑:「他所作的一切,都只是為了他自己,為了揚名立萬,那男人什麼都敢做,哪怕是要命的瘋狂事。」
  
  石不讓笑而不語,董超又道:「和你師父比起來,你弱多了,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徒弟出門在外給人一拳放倒,不曉得會怎麼樣呢?」
  
  「哼,你想要怎樣?」石不讓雖不受他的話激,但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
  
  「難道你都不想回頭找那傢伙算帳?身為氣王的徒弟,鬥爭心這麼薄弱成何體統!」董超伸手揪起石不讓,瞪眼道:「你還真不怕你師父出來找你啊?」
  
  說了堆屁話,結果自己還不是輸得落荒而逃?這矮鬼功夫不行,臉皮倒是練得挺厚的啊。石不讓不屑地回道:「報仇當然是一定的,但這又干你什麼事了。」
  
  「既然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攜手合作有什麼好稀奇的。」董超鬆手放開石不讓,得意地道:「我可以幫你製造機會,如果你夠聰明的話,應該能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想報仇請你自己動手吧,除非我能夠獨力打倒我所認同的高手,我是不會回去找師父的。」
  
  董超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那傢伙習以為常的訓徒之道啊......讓自己的門生出山尋找適合的對手作為第一次的實戰練習對向,在挑戰的過程中這些門生或有生死,死者姑且不論,生者在歷練和領誤上將能有大幅的進展,就算投機取巧地溜回去,大概也逃不過那老鬼的親自考驗,要是被他本人抓包了,還遠不如戰死在外來的痛快。
  
  好狠啊...可惜現在什麼都由不得你。董超冷笑:「你覺得你現在還有選擇的權力?」
  
  石不讓皺眉暗忖,如果對方打算強來,以自己現下的狀態肯定是要送命的,不過要是先屈就一陣子,待到自己傷癒之後,還怕打不過這個矮子?
  
  --就這麼辦吧。石不讓深嘆了口氣,終於道:「好吧,我接受你的幫助......不過,最後請讓我自己動手。」
  
  董超呵呵直笑:「這個當然、這個當然!」
  
  事情哪有你想得那麼簡單。石不讓心裡暗暗好笑。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