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了年輕氣盛的石不讓之後,大媽便瀟灑離去東方大街,一路朝城內的工業區走,其實她並沒有任何特定的目標,只是無法找個地方好好歇下來,所以她必須走,直至找到另一個能夠收留她的地方為止。
  
  然而在此之前,顯然還有另一個麻煩得處裡。她腳步不停,同時朗聲向那持續藏身在某處的跟蹤者道:「別逼我動手把你揪出來,自己現身吧。」
  
  語畢,大樹先生立刻從一顆路樹的枝葉中跳落地面,笑道:「大俠果然不俗,連小弟盡力掩藏氣息一路尾隨都被發現。」
  
  「你沒必要跟來。」大媽完全不想搭裡他,隨口打發了句,轉頭便走。
  
  「等...請留步!」大樹趕忙追上前去,一面急喊︰「至少讓小弟知道今日的救命恩人是誰啊!」
  
  「知道又如何,我生無所求,你也給不了我更多。倒是你今天的舉動,害我平白無故丟了飯碗,還得另外找落腳的地方。」
  
  這什麼意思?大樹先生一聽,也有些不悅了,皺眉道:「那種情況,難道我能袖手旁觀?到底飯碗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出來混了那麼久,救人砸場兩回事你會分不清楚?如果不是你執意和董超在店裡鬧,我還用不著出手拆散你們。」
  
  一番話後大樹才豁然想通,當時自己只消將董超引出飯館之外交手,不僅可以減少鶴山內的破損程度,在外打鬥施展起身手也較無顧忌,更不會落入內力比試的膠著之中,大不了一打一退逃得遠遠的,原來這人早就想到這層,卻因為自己的衝動壞事,這......
  
  大樹心裡不禁深感慚愧,躬身道:「小弟知錯了,希望大俠能再給小弟一次機會好賠不是。」
  
  「說了老半天,你還是想著要給我什麼。」
  
  「只要大俠有需要,小弟必盡棉薄之力......」大樹一開口便沒完,搞得那大媽也煩,連忙揮手打斷他:「不然這樣吧,你替我找個歇腳的地方,房租等我有收入了再慢慢還你,這樣可以吧?」
  
  大樹連忙點頭道:「這個當然、這個當然!不過找房子大概得花點時間,如果大俠不嫌棄,這陣子暫住小弟的寒舍如何?」
  
  「都可。」大媽聳聳肩:「你帶路吧。」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