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未全明,東堂的人馬便在通往南孟路上的各處佈署,從安雲里的入口廣場一直到南孟路末端等待來自城中的天門車隊。
    
    來自天門總門處的閃堂即將進入,除了進入廣場的主幹道已經被強制封鎖,其餘可能干擾貨物運送的小路也被改道行駛的標誌牌子給擋上,早已將各種必要措施做完的上官,此刻卻仍不敢鬆懈,親自在廣場的對外出入口等待車隊,倒不是因為他擔心可能有任何突發狀況,而是因為相較於帶有門字的創門四大堂口,東堂這小小堂口要靠自己的力量向上攀升,還不如去討好四大堂口來博取門主重視的機會,更何況現在的門主顯然對東堂的表現不甚滿意,否則駐守邊疆的任務也不會落到東堂的頭上來,自己要再不老實點,怕是這輩子都回不了家鄉。
    
    是以到現在,上官熙仍對洪先生的百般刁難和奚落忍耐著,要是自己表現出頂撞的意圖,洪先生一狀告到門主那兒去,不光是自己,整個東堂都會遭到牽連,往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阿虎,人都到齊了沒?」上官隔著無線電詢問在南孟路最末段等候的阿虎,為了各小組之間連絡方便,昨天羅東還特地跟薩費爾「借」了幾個無線對講機過來。
    
    「當然都到啦!要是那些傢伙現在還沒到齊,之後真該打屁股了。」阿虎笑著回道。
    
    「是嗎......」上官望向灰濛濛的天,話題一轉問道:「山羊最近還算安分吧?」
    
    「...算是吧。」
    
    上官嘆了口氣,山羊和東堂殘存的弟兄雖然都努力回到過去的生活,但曾經背叛過的心結仍在,怕是永遠也消去不了:「本來我是有意讓他換作副堂的,不過照現在這樣子看好像也不適合了。」
    
    阿虎打了個哈哈道:「哈,讓山羊那傢伙作副堂還得了,他會亂搞吧!」
    上官笑了笑,忽然道:「如果是讓你作副堂,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聞言,阿虎不禁一愣,愕然道:「蛤?堂主,你開玩笑的吧?」
    
    「什麼開玩笑,我上官對你們幾時說話不算數了。」上官道:「阿虎,雖然你個性有點衝動,做事大多都靠蠻力解決,但是論忠誠度,我相信東堂裡沒有人比得過你,選你並不是隨口說說而已。」
    
    阿虎心裡欣喜難耐,顧不得身旁還有他人,大聲應道:「謝堂主!」
    
    上官笑道:「急什麼,等這鳥事辦完之後再去球館喝一杯,那時再謝就得啦。」
    
    「好了不聊了,該幹活啦。」上官說完便立刻收起對講機,卻是這時廣場外的遠方塵土飛揚,閃堂的車隊已然到來。
    
    數十輛的黑色箱型車成一字列隊駛入安雲里內,當車隊全數進入廣場範圍內時,一名黑衣漢子自為首的箱型車駕駛作上走出,和迎上前來的上官握手寒暄之後,道:「上官堂主,今天的車隊護送就勞煩你了。」
    
    「哪裡哪哩,這本來就是小弟應該做的,能為各位大爺服務,才是東堂的榮幸啊!」上官連吹帶捧,捧得那領隊笑容滿面,不住搔頭︰「這真是不敢當啊哈哈哈!」
    
    「後面的弟兄都已經等候多時,諸位隨時都能啟程出發。」上官畢恭畢敬地道。
    
    「好好好,你就上車和咱們邊聊邊走吧。」那領隊拉著上官乘上副駕駛座,車隊便又浩浩蕩蕩地向內部街道駛去。
    
    趁此機會,聊天之餘的上官熙打起了一探真相的算盤,受了洪先生那股悶氣,他可不會那麼輕易就放過扳回一城的機會,分散在護送組裡的羅東和黃義等人只要找到機會,自然也會試圖查出車隊運送的貨物究竟是什麼。
    
    「唉呀,說起來也真夠悶,這次護送上頭的人連詳細內容都沒告知,命令就這樣糊里糊塗的發下來,真讓人不理解。」
    
    「門主也有門主的考量吧,我們這些作人下屬的除了甘願一點外,也不能怎樣啦。」
    
    「這麼說,大爺也不曉得這次載送的是什麼?」上官連忙跟進問道。
    
    領隊只是聳聳肩,上官便放棄追問,看來這次從搶地、護送到車隊,一連串的任務和參與者都被瞞在鼓裡,除了最上層的門主和合作對象東風之外,其餘的人對此內容皆一無所知。
    
    --這實在是太荒謬了,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門主竟會對我們如此不信任?
    
    「羅東、黃義!」上官拿起對講機,對兩人道:「要經過你們那兒了,沒什麼問題吧?」
    
    「準備就緒了。」對講機的另一頭立刻傳來羅東的回報。
    
    其實羅東和黃義打算在這個護送隊當中演一出意外阻路的戲碼,並趁著車隊完全停止的期間,迅速打開其中一輛車的車箱並且查看裡頭的貨,準備就緒便是這樣的意思。
    
    先前在討論時黃義本來對此計畫抱持著反對態度,但見羅東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也就讓他稍稍安心了些,準備好放手一搏。
    
    羅東潛伏在街道旁的大看板之後,看著車隊緩緩經過,一面戴上預先準備作為面罩用的布套,一面向身後的黃義道:「你會怕嗎?」
    
    「廢話。」黃義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緒,羅東這麼一問可全破功了:「我又不像你天不怕地不怕的,要是被逮個正著,天曉得我們會怎麼死?」
    
    「放心啦,總之車停了就衝,事情就這麼簡單,反正我們人在車隊最後面,不容易被發現。」
    
    「說得簡單,要是有人下車查看,這不曝光才有鬼。」黃義翻了個白眼,跟著把頭套戴上。
    
    羅東輕笑幾聲,大力拍了拍黃義的肩膀,道:「別怕,就算真的不幸出事,我一定會盡全力保護你的。」
    
    這節骨眼上說什麼漂亮話啊...黃義心裡微微一嘆,卻也顯得更加鎮定,反正失敗到底大不了一死,要是羅東就這麼執意犯險,那我就奉陪到底吧!
    
    看板之後的兩人靜靜等候著隊伍末端的目標車接近,閃堂等人對於視野之外的危機卻絲毫沒有警覺,對他們而言,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直到前方的橫向車道忽然飆出數輛蛇行的機車,閃堂的車隊頓時受阻,只能看著眼前大群的飆仔經過。
    
    閃堂的領隊向一旁的上官投以狐疑的眼神,早就準備好說詞的上官連忙乾笑道:「大爺息怒,我馬上查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說完,不等那領隊有任何怨語,他立刻拿起無線對講機裝模作樣朝控管交通的人開罵,盡力拖延時間讓領隊找不到機會搭話。
    
    而羅東和黃義也趁著這眾堂員們爭取來的時間溜到了車隊末端,合力撬開那緊閉的後車箱。
    
    只見那空間不小的後車箱內被大量的紙箱塞滿,羅東隨便選了箱打開查看,卻只發現了成堆的培養皿和玻璃試管,還來不及翻過其他箱子,前邊便傳來車門打開的聲響。
    
    「有人下來查看,先退。」羅東低聲向黃義說著,兩人分別闔上紙箱和車門,迅速退出車箱外,但腳步聲已經極近,眼看躲藏不及,羅東情急之下連忙拉著黃義往車底下鑽,險險逃過一劫。
    
    看著車與地之間的縫隙外,閃堂堂員們腳步來往,黃義一顆心緊張得直亂跳,所幸沒有人蹲俯下來查看,也沒有人仔細檢查地面的腳印,否則兩人這樣塞藏在車子的底盤下動彈不便,只要有心,隨時都能將他們逮個正著。
    
    由此看來,這閃堂還真是大意啊......黃義心裡一喜一憂,起伏不定,但見羅東仍安穩地待在自己身邊,他仍然可以忍住恐懼。
    
    可是這種情況就算能撐到車隊離去,到時要怎麼離開啊?黃義想著想著,不禁又擔心起來,當出和上官討論出的結果,東堂人馬和扮成飆車族的遊民們只能拖延大約兩到三分鐘的時間,上官盡全力也未必能保得兩人全身而退,最後還是要考驗兩人的能耐,但要是過不了這關,下場恐怕只有死了,等到車隊重新啟程,兩人的行蹤必將曝露,屆時閃堂的人連回頭都不必,就能看見兩個小鬼趴在後頭的路面上,這要不懷疑也難,這情況......
    
    「黃義,還好吧?你臉色不太好。」羅東低聲問。
    
    「沒事。」黃義皺眉:「倒是你有什麼想法?」
    
    「嗯?你怕啦?」羅東笑問。
    
    「去你的,你就不擔心被發現嗎?」
    
    羅東搖了搖頭,伸手一抹地面道:「你看這地面因為沒鋪上柏油所以全是沙土,車隊啟程時必定會揚起大片沙塵,可以隱蔽我們的行蹤,頂多難受一點,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你早就想好了?」
    
    「嗯,只是這辦法風險有點大,還不算上策。」羅東苦笑。
    
    這樣還叫有點......黃義心裡吐槽了句,但仍不得不佩服羅東的思慮周全,而自己擔心的方向卻完全錯誤,說起來可真慚愧。
    
    羅東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又道:「憂心是好事啊,可是煩心一些沒助益的東西就算想破頭也無濟於事,不如去關心現在需要的和能做的,這樣會對你更有幫助。」
    
    需要的和能做的嗎?黃義思忖著羅東的話,隱隱覺得羅東說這話同時,似乎多了幾分的冷漠。
    
    --還沒從里夫斯特的影響中脫離出來嗎?
    
    另一方面,上官從山羊那兒調派了部分的人馬前來,和假扮成飆仔的遊民們演了齣官捉賊的戲碼,隨手逮了幾人充數以便向閃堂交代,並讓剩下的遊民盡速離場,最後隨著車隊的重新行進,羅東、黃義也趁機脫離。
    
    上官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山羊也如計畫那般作戲抓了幾人,便向閃堂的領隊道:「大爺,人抓到了幾個,既然車隊可以繼續行進,希望大爺不會介意將剩下的事情就交由東堂來處理,若不嫌棄,事後可否讓小弟順道請閃堂的諸位大爺喝一杯,以盡地主之誼。」
    
    領隊毫無心思在安雲里久留,上官多說一句都是煩,於是隨口敷衍道:「好了好了,快快把貨送到,剩下的擇日再談吧!」
    
    「那麼今天這些意外,大爺不會......」
    
    上官話都還沒說完,領隊已經不耐:「不會不會!別說了,動作快吧!」
    
    於是車隊順利地繼續前行,行至南孟路外後駛入後山的半山腰間,便見到數名身著黑衣的男子在此等後,上官下車完成了交接,便和東堂眾人徒步下山回府,讓閃堂車隊自行上山,然而羅東卻沒有立刻回到廣場,反而在半途中順道去了球館找薩費爾,說是有什麼私事要談,黃義不放心他一個人到處跑,於是也跟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