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樹的引領之下,那大媽來到了一處略顯老就的公寓,上了二樓後,進入右側的鐵門內的小套房中。
  「目前我也沒其他住處好提供,只能讓俠士暫居於此寒舍,還請俠士見諒。」大樹先生在後頭帶上門,一面道。
  
  不料大媽悶哼一聲,道:「別再小弟小弟的叫了,我是有老你多少?說不定我還比你年輕不少。」
  
  大樹愕然,立刻想到自己大概是觸了對方的禁語,年齡、衰老什麼的對女人而言本來就很不堪,就算他真不比這人老,也不該這樣講,於是他連忙道:「大俠誤會了,小弟絕無此意。」
  
  「真煩吶。」大媽嘆了口氣,道:「能借幾件衣服更換嗎?曬了不少太陽,渾身都是汗怪不舒服的。」
  
  「好的,馬上拿來。」大樹也不多想,立刻到房間裡取出幾件男女通用的短T恤和牛仔褲,讓大媽到浴室梳洗一番。
  
  趁著這空檔,大樹找了個墊子墊地盤坐下,正想好好靜坐片刻,浴室的門忽然碰的一聲被打開,從裡頭走出一名烏髮亮麗的苗條青年女子,著實把大樹先生嚇了一跳,險些岔氣。
  
  「妳、妳是...剛剛那位大俠?」大樹愕然問道。
  
  女子傲然笑道:「易容沒見過嗎?真是大驚小怪。」
  
  「原來如此,不過大俠何必如此費事,以真面目見人難道不妥?」
  
  「這說來話長,你有興趣我再慢慢說吧。」女子聳肩:「說起來我們都還沒互通姓名,不如趁現在介紹一下吧。」
  
  「人們都管小弟叫大樹,大俠不妨也這樣稱呼我吧。」
  
  女子頗有些傻眼:「大樹不是本名吧...」
  
  「有什麼關係呢,大樹這名字不錯啊!」大樹笑呵呵地道:「那麼,該輪小弟請教俠士尊姓大名啦。」
  女子嘆了口氣,扶額道:「我姓白,白天希。」
  
  白...?大樹不禁為這奇妙的姓氏愣了愣,他不自覺地連想到了一個龐大的家族,以眼前這女子的身手來看,她確實極有可能是那家族的成員,不過她又是怎麼脫離白家跑來這兒的?
  
  看大樹的表情,白天希似乎也料到他想去哪兒了,於是道:「沒錯,我就是那個天下步武的白家人之一。」
  
  「這...大俠既然是白家人,為什麼不是待在白家院,反而跑來威伊貝爾?」
  
  「急什麼,都說我會慢慢講給你聽了。」白天希拉過張椅子,大喇喇地坐了下來:「對於白家,你了解多少?」
  
  「不多不少,就和一般人的認知差不多,僅知道白家以武著名,凡出於白家的沒有一人不是絕頂高手。」
  
  「沒錯,白家一直以來就是以武訓為重,不斷地操練每個白家的成員,讓所有的白家子弟皆能夠在武道成為不世之才,不論是大小十八般兵器、拳掌指爪腿還是各種內家功,白家無所不有、無所不傳,只不過每人的資質和時間有限,專精的往往只在其中兩三項,家族當中除了修為最高的白家老祖之外,從來沒有人能將白家絕學全數學盡悟通。」
  
  全數學盡兼悟通......我的老天啊,那白家老祖究竟有多麼博大精深。大樹心裡又驚又讚嘆。
  
  「白家既然注重武風,當然也少不了固定的競技比試,藉著族人之間的切磋來加速彼此間的成長,但也就是因為這樣的風氣,搞得白家內部各有各的派系,持著不同類別的武學在檯面上檯面下勾心鬥角,搞得一個好好的白家分崩離析。」
  
  「這樣說,難道白家已經覆滅了?」大樹問。
  
  「亂講,白家成員之多,哪可能因為這些爭端就覆滅,只不過有一部分的族人脫離,白家院也由目前掌權的派系所管,像我這樣在競逐中失利的人,是一輩子也回不了白家院的。」白天希說是這樣說,卻絲毫不顯哀傷的神情,似是對這些並不在意:「不過也好,待在白家院其實很不自由,像我這樣獨身在外還比過去來得輕鬆。」
  
  
  「是嗎...」大樹看著白天希沉思的神情,一句話不禁脫口而出:「也許妳還想念白家院的生活吧?」
  
  「蛤?」
  
  「畢竟那裡也是妳的成長的地方嘛,多少會有什麼回憶和親人在那兒,會懷念也是正常的吧。」
  白天希忍不住拋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道:「你懂白家院呀?」
  
  大樹愣了愣,白天希繼續說著:「你知道白家的盛大背後是怎樣的殘酷?在白家院頻繁的定期競技中,殺人是被允許的,所以那些能夠活下來的永遠只有天資過人或者努力不懈的高手,如果族裡有人產下了不適學武甚至天生殘疾的孩子都是直接把胎兒處置掉的,生育根本沒有喜悅可言,只不過是那些族裡的大家長們期望的延伸和寄託,我又怎麼會懷念那種地方?真是可笑!」
  
  聞言,大樹也不禁皺起了眉頭,傳說中的白家竟是這樣殘虐無道?「難道都沒有人想過要改變這樣的風氣嗎?」
  
  「改變?」白天希仰天大笑一陣,才搖頭道:「沒被殺已經是萬幸,和家族中的大家長們作對,豈不是找死?還沒來得及改變什麼,早就駕鶴歸西啦!」
  
  「我就不相信白家人們團結起來,會打不贏那些什麼老祖的人物。」
  
  白天希嘆道:「這你就不知了,白家裡的強者如雲絕對超乎你的想像,除了白家老祖之外還有許多像白景、氣王那樣堪稱武林傳奇的怪物,都不是我們這些後輩瞻仰得起的對手。」
  
  「武林傳奇?」大樹不禁覺得好笑,這女子雖有不凡身手,卻老愛把話說得如此誇大,令人難以相信,何況她所說的那幾個名號自己都不曾聽聞過,該不會是隨口瞎掰的吧?
  
  「信不信由你,話說這麼多我已經累了,要睡了。」白天希也懶得向大樹多解釋,話說完便在一旁的床上大喇喇地躺了下來。
  
  哇,還真說睡就睡啊,都不用問我這做主人的就把床睡去了,這種豪放女可還真是少見。大樹先生暗暗咋舌,但見白天希已經熟睡也不便打攪,只得繼續方才未完的靜坐。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