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將明,雲將散,東方大街空無死寂。
  
  打自慘遭大樹與董超砸場之後,鶴山裡的員工散的散走的走,好好一家飯館已難再經營,昔日的絡繹不絕對比今天的門可羅雀便形同虛夢一場,令人不勝唏噓。
  
  「唉...」長者望著斑駁老舊的鶴山招牌,長長嘆了口氣,撥了撥腦後三十多條的髮辮,想著。
  
  桌上的腳步痕跡顯示場內高手至少兩人,然而門外那大洞卻又不是這兩人所為,必是另有高人,看來那個笨徒弟選上了塊吞嚥不下的肥肉了。
  
  長者回首望向那洞,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他拉著髮辮,卻遲遲無法激起自己那愚鈍的記憶。
  
  過往於白家院中所見的每一張臉、每一條人影正不斷地掠過長者的腦海,他深信能開出如此巨洞的人並不多,除了隱世許久、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七老們外,最有可能的就只剩下白家院裡的高手群了。
  
  這敗敵一招,會是拳?是掌?或是腿?
  
  這蠢徒弟看來真是敗了,而且還是敗在白家中人的手上,念及此,長者蹙起眉,低喝:「豈可!?」一身大袖寬衫的絳紫長袍亦隨怒飄揚,然則細看卻會發現那衣袍竟是無風自動,頗有妖異之氛。
  
  「氣數有盡,江湖無常,腥風無邊,唯吾稱王。」長者兩手負背,朝著街道一方走去,口中喃喃低語:「身為本王之徒,豈可敗得如此荒唐無稽!」
  
  豈可讓此孽徒敗壞吾氣王之名!
  
  
  費了整整一日多的時間靜養,石不讓的身體已經恢復泰半,然而對於打敗董超自行離去,他仍沒有絕對的把握。
  
  親眼見識過鶴山那場驚天動地的交鋒後,石不讓對於董超的實力就算沒有全然的了解,也以略知一二,是以他並不敢小看赤煉爪的威力,打算等待自己回到最佳狀態時再設法上董超消耗一番,最後才出手脫困。
  
  然而董超卻不疑有他,成天對他淘淘不絕自己過去的事蹟是如何的輝煌,偶爾練練幾趟爪法,實在沒有大敵臨前的模樣,石不讓也懶得和他多說什麼,自顧自地站樁步養氣,加速身體恢復的速度。
  
  今日也如往常般順利地進行著,石不讓對此情況非常樂觀,心思已經不自覺地飄到那名拳術高手身上,開始思考究竟該如何應對那股強橫的力量。
  
  然而正當他沉浸其中之際,心裡驀然沒來由地一寒,屋外似有個熟悉的不安讓石不讓難以靜心凝神,逼得他不得放棄繼續站樁,喘息片刻。
  
  這邊董超也注意到了石不讓的異狀,於是走近問道:「怎了,身體不行了?」
  
  石不讓不予理會,自行望向窗外的東方大街,卻見人群之中一條鮮明的絳紫人影徘徊其中,那人雖老但髮鬚皆黑,腦上綁著數十條的髮辮,模樣極為怪異。
  
  「不好,」石不讓不禁喊出聲:「是師父。」
  
  「氣王?真的假的?」董超聞言亦是臉色微變。
  
  「假得了嗎?我不會認錯的,師父一向喜歡用髮辮來紀錄他的殺人數,會綁到那麼多條髮辮的人也只有他了。」石不讓焦急如焚,師父他一定是聽到風聲才來的,這趟前來八成是為了收拾戰敗的自己,以師父的作風自然也不會放過曾在鶴山動過手的其他三人,念頭至此,他連忙回頭抓過折疊鐵椅,道:「我們得馬上離開這裡,現在要是被他瞧見必死無疑。」
  
  「嗄?連我也得走?」
  
  「如果你要回頭和他打招呼我也沒意見,先走一步。」說著便從另一道窗飛躍至對面的屋簷上,幾個連奔帶躍便跑遠了,董超想叫慢也來不及,只得展開身法追上去,一面喊:「等等,你要去哪?」
  
  「師父這趟大概是要清理門戶順便為自己立威,我能走越遠當然越好。」
  
  董超不禁罵道:「你真他媽的窩囊啊!」
  
  石不讓冷笑回:「你跟著窩囊一起跑,也算個另類的帶種。」
  
  董超啐了一口,道:「如果我們能回去聯手宰掉那老太婆讓你交差,也許還能安撫你師父也說不定。」
  
  「哼,不會那麼簡單的。」石不讓腳步沒停過。
  
  董超仍不放棄:「再不然,了不起咱們一同把你師父做了,憑我們的能耐,相信很有機會。」
  
  「......你真的認識師父嗎?」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