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門總門,老門主和三大堂口的堂主們相聚在會議室內,談起近期天門的狀況,老門主便不禁搖頭。
  
  此次和東風合作,天門可說是給足了面子也吃足了苦頭,雖然鏟村建廠一事辦得很順利,但交託給東堂奪地的事,卻足足拖延了數周的時間,讓天門差點破了和東風之間的約,兩方如今能順利合作,不外乎東風對於那新兵器投注了太多心血,一方面也捨不得消息走露,事情才會搞得這樣麻煩。
  
  雖然這次的合作上頭還有軍方做靠山,所以天門拿下安雲里的事星龍會才沒敢插手,
  「門主,東堂把事情弄得這樣複雜,對外和遊民合作不僅敗壞天門名聲,還讓我們欠了球館一份情,對內則治理無方,連副堂背叛他都後知後覺,洪先生也對上官等人頗有微詞,是否該趁此機會對東堂懲戒一番,以免將來添亂。」開興堂的堂主貝天石道。
  
  身為掌管著天門最多事業的開興堂堂主,貝天石卻是一身簡樸不華的白衫西裝,乍看之下頗像個普通的上班族,然而熟知天門歷史的人們都清楚,貝天石當初隨著門主約翰修特打江山時,可是門主當時最信任的貼身護衛之一,據傳他乃是朱家的外氏門生,練得一手斬奏快刀,在威伊貝爾當中罕逢敵手。
  
  門主咳了咳,緩緩說道:「已經讓他們執行車隊護衛的工作,一直到東風的實驗結束為止他們都會被安置在邊疆,這樣已經夠了。」
  
  「可是門主,小的認為應該加以避免東堂有機會接觸計畫,這次的事情之後東堂的忠誠度已經有待商榷,就算是護衛工作也可能讓他們涉入計畫當中,東風那邊......恐怕也不樂見發生這種事,執行運送的閃堂想必也是這麼認為吧。」說著他望向閃堂堂主,對方也點頭表示認同。
  
  「比起這個,門主,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報告。」另一邊,間央堂的堂主于若旺打斷了貝天石的話,插口道:「前陣子城裡蝴蝶掌派大樹先生和來自塞外的海東青交上手,鬧到鶴山怕得關門歇業,另外聽說有人在東風大街看見了氣王的蹤跡,另外當初在安雲里大鬧的鐵椅殺人魔也已經鬧到這地方來,這幾個隱憂才是真正該先處理的當務之急吧,要是天門再不拿出地主應有之姿來調解是非,這些高手就要騎到咱們的頭上了。」
  
  「匹夫莽漢的事,愛打就讓他們自己去打吧!」貝天石毫不再意地揮手打發,正想將話題拉回東堂,于若旺又朗聲搶著道:「我記得鶴山也是開興堂的生意呀!貝堂主,您真的一點都不在意嗎?」
  
  氣氛正僵,老門主忽然大力地咳了幾聲,道:「夠啦,兩件事都重要。」說著他望向貝天石:「東堂的處置已經很得宜,就算他們再怎樣不濟都還是天門的人,背叛者處分掉也就算了,上官好歹也是跟著老頭子一路爬上來的孩子,我信得過他,難道你就信不過我了?東風那邊就和他們打迷糊仗,反正只是暫時的合作對象,用不著擔心太多,該煩惱的反而是將來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留住安雲里這塊要地,至於欠球館的人情,龔真洪在意的一直都只有錢,這也不用太擔心。」
  
  接著他又望向于若旺:「那幾個傢伙確實是隱憂,要是他們繼續鬧下去,天門確實有失尊嚴,你就去找氣王談談吧,看他要怎麼辦都好,但千萬別在天門的地盤裡辦,我們並不希望和他有任何衝突,也請他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切和平。」
  
  門主話說到此,會議也接近尾聲,雖然貝天石對於門主的指令頻頻皺眉,但還是忍下了心裡的疑慮和不以為然,點頭稱是之後,便領著隨從離席而去。
  
  眼看人都走了差不多,于若旺也正想離去,門主忽然一陣劇咳,咳得聲嘶力竭、氣不相連,接著便虛弱無力地趴倒在桌上,嚇得于若旺不顧別的,連忙把門外的保鑣喊了進來,吩咐他們將門主帶下去休息。
  
  看著門主在兩人的攙扶之下緩緩離開,于若旺不禁嘆了口氣,盯著手機螢幕上那專醫的連絡號碼瞧,猶豫著是否該打過去通知他門主的身體狀況不佳。
  
  門主終究是老了啊......可門主的獨子又還太過年輕,這個時間和情況感覺很不妙啊。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