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日清晨,靜坐了整日整夜的大樹先生甫一睜眼,便察覺白天希已經將自己扮成先前那中年婦人般的模樣,他愣了愣,問:「你非得裝成這樣嗎?原本的模樣不是挺好看的。」
  
  「雖然我所歸屬的派系已經退出白家院中的競逐,但並不代表其他的白家人就不會來殺我呀,這只是簡單的自我保護罷了,私底下還沒關係,我還得出門找正事做咧。」白天希說完,邊推門離去。
  
  大樹雖覺得不妥,但也沒什麼理由攔阻她自由行動,反正就算她在半途中不幸遭遇董超前來報復,以她的身手來看大概也用不著自己擔心。
  
  且不提大樹先生有何安排,易容後上街的白天希回到了東方大街上四處尋找合適的職缺,出身白家的她除了一手好武藝外所學實在不多,因此老是四面碰壁、求職無門。
  
  唉,上一回自己究竟是如何進到鶴山裡做事的?現在想起來真是覺得不可思議啊。白天希自怨自艾之際,決定改去找個保鑣之類的工作,也許意外的合適也說不定。
  
  但想歸想,白天希對於該上哪兒找去可是一點頭緒也沒有,一般零工的事好找,保鑣又要上哪去應徵啊?算啦,乾脆犧牲點,做苦力好了......白天希胡思亂想著,絲毫沒注意眼前來往的行人,一個沒注意和一名男子肩對肩撞上,這在鬧區本來只是件尋常事,可白天希撞上之後肩頭竟是又疼又麻,她震驚之餘連忙回頭望去,卻見到對方也回頭望向自己,細瞧之下才發現那人赫然是名年約四五十的長者,身穿寬大的絳紫長袍,烏黑的頭髮在腦後綁成數十條的髮辮,形貌詭異莫名。
  
  這裝扮奇特的男子白天希卻是再熟悉不過,自小在白家院生活的她豈會忘記那活生生的恐懼。
  
  是氣王!
  
  白天希下意識地轉身要跑,卻慢了氣王一步,被牢牢地扣住肩頭,按定在原地。
  
  「妳是誰?」氣王厲聲問道,卻沒有認出她的身分,白天希這才想起自己還有易容偽裝,暗暗鬆了口氣,回道:「閣下又是誰?」
  
  「哼,老夫問話,豈有妳插嘴的餘地?」
  
  「動手動腳,已先失了禮數,你還想要問什麼話?」白天希故意唱反調:「你要真有你自認的那麼威風,連這點道理都不懂,豈不是讓人笑話?」
  
  氣王神色一冷,沉默片刻後,道:「也罷,老夫並不介意在此了結妳。」說著已經運勁於掌,隨時都會發招。
  
  你這個硬脾氣的糨糊腦死老頭!白天希心裡暗罵,正想出手解圍,前方人群忽然向兩側排開,一群身著黑T恤的彪形大漢齊步走近,唯有那最前頭的中年男子西裝筆挺,看起來似是領頭的人。
  
  那中年男子直接走向氣王,恭恭敬敬地道:「小弟于若旺,見過氣王。」
  
  「怎?」氣王側首睥睨著于若旺,絲毫不把天門的實力像徵當作一回事。
  
  「敝門主一向好客,近期才聽聞氣王駕臨此地,因此派小弟前來迎接氣王上府與敝門主一飲,還請氣王賞臉。」
  
  氣王一點也不賞臉,開門見山地道:「有話直接在這裡講就行,本王忙著清理門戶,沒空和你們東奔西走的。」
  
  這下連江湖經歷老道的于若旺都差點垮下臉來動怒,險險藏住不悅的神色後,于若旺才和聲道:「既然這是氣王希望的,那麼小弟就直言,小弟此行是門主托話,希望氣王在清理門戶時,還請移駕別處,才回會傷了和氣又壞事,如果氣王願意的話,間央堂也能動用門路協助氣王。」
  
  「哼,想請走本王,得先看看你們的誠意才行。」氣王轉過身面向于若旺,道:「給你們三天的時間找出那四人,否則本王就親手掀了你們天門。」
  
  于若旺微笑說道:「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既然氣王開口,那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請氣王這陣日子靜待敝門消息,若不嫌棄也可到府上坐坐,天門隨時歡迎。」
  
  氣王沒再理睬,話沒聽完便走,站在一旁的白天希則險險逃過一劫,雖然她早已有豁命相殺的準備,但氣王既然被請走,代表這件事仍有轉機,心裡不禁一喜,趁著氣王沒想起要找自己算帳,她連忙鑽過人群往大樹的家趕回去。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