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裝完畢的大樹先生才正要出門,門一打開,便撞見迅速趕回的白真希出現在門口,頗讓他傻眼:「妳不是才出門沒多久?」
  
  「情況有變,進屋裡我再跟你解釋清楚。」白天希也不管大樹願不願意聽,強拉著他回屋裡去,將今天日如何撞見氣王被攔,又是如何碰巧聽見天門和氣王之間的協議,一字不漏地說給了大樹聽。
  
  白天希本以為說完之後大樹會慌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哪知大樹憤慨地一拍桌,罵道:「什麼歪理!自己的徒弟在外頭鬧,居然牽扯到咱們的頭上來啦!要打便打,難道我還怕了那老頑固不成?」
  
  白天希忽覺這大樹也有幾分骨氣,雖是匹夫勇,倒也讓她重新看待大樹這人:「打是不急著打,反正照天門所說最長我們也可以躲上三天,三天之後氣王才會親自動手,這三天咱們可以試試些法子來對付氣王。」
  
  「大俠有何辦法?小弟洗耳恭聽。」
  
  「也不是什麼很妙的方法,只是聽氣王所說他顯然有意將當天鶴山那四人包括你我全部殺盡,所以我想是否可以趁著這機會靠四人合力反將他一軍。」
  
  大樹愣了愣,暗忖這確實不是什麼好法子,但他也不便直言,於是委婉說道:「這...另外兩人一個是和咱們結下樑子的董超,一個又說是氣王之徒,要他們自願和咱們聯手應敵,恐怕不容易吧?」
  
  「事關性命,也顧不著他們願不願意了,除非他們想死。」白天希道︰「這裡是天門的地盤,只要那兩人在這裡待上一天,就不可能逃得出天門的掌握,氣王很快就會殺到,我們也得趕在他之前與董超和氣王的徒弟會合,如果真的勸不聽......就動武逼他們就範吧。」
  
  「嗯哼,那咱們該先從何找起?」大樹仍然不大讚同白天希的提議,威伊貝爾如此之大,光上東方大街探問消息就可以問上整天了,要從天門的地盤裡找出那兩人何其困難?
  
  但白天希卻胸有成竹地道:「放心好了,只要我以此裝扮到外頭去,那兩人為了尋仇一定會被吸引上門,不怕他們不來。」
  
  大樹不禁汗顏:「萬一來的是天門和氣王怎麼辦?這方法太險了,咱們再想想別地吧。」
  
  白天希也有些不悅了,起身道:「這樣想老半天也成不了事,你要是怕死可以直說,我自己去找人便是。」
  
  「不是怕死,大俠不是也說了嗎?此事不急於一時,要是太早和氣王對上,是有弊無利,何不想出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後才做行動?」
  
  「哼。」白天希悶哼一聲,默認了大樹的說法,耐住性子坐了下來,準備聽大樹有何妙法。
  
  
  熱鬧二字從不曾離棄東方大街,過往如此,今日依舊,久遠的將來也會持續。
  
  然而近幾日來,動亂似也不甘寂寞地滲入了這永遠的日不落街,伺機而動。
  
  董超和石不讓雖然已得知氣王到來,但仍未遠離東方大街,跟隨著氣王在周遭徘徊觀望著,天門與氣王之間的協議,兩人自然也看在眼中。
  
  「想不到氣王居然沒認出那老太婆就是他要殺得四人之一,真是可笑。」一處空房裡,董超自窗口看著外頭街上的氣王,心裡暗暗擔心著下一步該如何進行。
  
  氣王和天門搭上,以天門龐大的人力和情報掌握力,很快就能自目擊者的口中推敲出彼此的動向,分別找出當初在鶴山鬧的四人,當然也包括自己......
  
  「過不用多久,他就會知道了。」石不讓冷笑:「反正對師父而言,找出人的時間根本不是問題,在他眼裡我們早就是死人了。」
  
  董超越聽越不是滋味,火氣頓時沖了上來:「你又知道了?說起來,到現在你小子居然還口口聲聲稱那個老混蛋師父!你是小時候被他打到頭殼壞掉了啊?要不是你這白痴挑戰一個連鞋底都沾不到邊的怪物,我們也不會因為你的失敗被捲進來!」
  
  「哼,錯估敵人的實力不代表下次就不會贏。」
  
  「還有下次?我的老天啊!你真的以為自己能活到下次?」董超怒極,運功雙爪迅速擒向石不讓的咽喉:「我就在這邊宰了你,了結你的痴心妄想!」
  
  「來得好!」石不讓近日早就習慣和董超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過招,他速度不及對方無法閃避架擋,卻仰天躺倒,兩足反過來連踢董超,腿長臂短,董超立刻知難收手,同時虛晃一招,以左爪扣住石不讓的一腿,爪勁透入他的腳踝,縱有內氣護體也痛得石不讓齜牙咧嘴。
  
  要急關頭,石不讓忽然憑著強勁的腰力撐起躺地的身子,如一條挺立起的尺蠖般,僅以董超的一爪為支撐,頓時站到他的上方去,壓得下頭的董超透不過氣。
  
  「沉!」石不讓穩穩踩住董超的兩肩,低喝一聲,身形倏然下沉,一向狂傲不屈的海東青也曲腿跪下。
  
  「混帳!」董超不肯作罷,忽施陰招抓取石不讓的下體,石不讓頓時也吃痛倒地,兩人立刻在地上滾成一團,就在此時房門忽然開了,一名尋常的男子闖了進來,也不管地上兩人正在苦幹些什麼,劈頭就問:「石不讓可在?」
  
  「我就是...」趴倒在地的石不讓忍痛道。
  
  那男子立刻搶著道:「你師父傅傳話,三天後帶著其他三人的首級到安雲里與他會面,否則他就要清理門戶...」話未畢,變異橫生,只見男子身上倏然浮現一道道的血痕,緊跟著鮮血如泉瀑般爆湧四射,如一個崩裂的水球般將體內的血液一滴不漏地榨乾噴出,連慘叫都不及發出便命喪黃泉。
  
  這是...董超和石不讓大吃一驚,皆被這爆體一幕嚇了跳,董超更是直接脫口而出:「是斬奏刀法!現今居然還有人能達到這種修為?」
  
  「你知道是誰下手的?」
  
  「這人既然說是氣王來傳話,但看這手法並不是氣王所為,那麼就是天門的人殺的了。」董超沉吟片刻,又道:「雖然氣王改變主意,但你不會天真到認為我會乖乖把命送上吧?」
  
  「師父既然肯讓步,那麼我當然要把握機會一試。」石不讓毫無懼色,起身拉過折疊椅,殺氣騰騰瞪著董超:「出手吧。」
  
  「愚蠢!」董超啐了一口,攤手道:「離最後期限還有三天,動點大腦吧!只要我們找出另外兩人,四人齊心協力一定能夠殺掉氣王,這還比呆呆聽你師父的話來得容易。」
  
  石不讓不屑地哼道:「你難道就甘心和另外兩人聯手?別只顧著說我,你自己才和他們結下樑子而已吧。」
  
  此話確實戳中了董超的糾結處,可這回事關性命,他也不得不捨棄那點廉價的尊嚴,換取一個聯手保命的機會。
  
  「此一時彼一時。」董超聳肩。
  
  「哈,反正不管怎樣都有得你說。」
  
  董超懶得理會石不讓的冷嘲熱諷,反正這小子心裡也已經接受了自己的提議:「該去找那兩人了,大樹先生就住在這地方,我們先從他下手。」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