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那慘遭快刀分屍的傳話人派出去後,貝天石悠閒地帶刀在門裡遊走,要不是計畫臨時改變了,今天上門找那兩人的就是氣王自己了。
  
  「真是的那老頭,比咱家門主還懂得使喚人啊!」貝天石忍不住向自己的部眾抱怨,旁邊的人卻不敢吭聲,今天這話要是給門主親耳聽見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時一名開興堂的部眾趕到貝天石的跟前,上氣不接下氣地急急說道:「堂主,氣王...氣王來了。」
  
  「蛤?又來?」貝天石一手搭在腰際的刀柄上,揚眉問:「不是才離開沒多久,他又想幹什麼?」
  
  「誰才離開沒多久?本王可才剛到啊。」後方遠處一名身著絳紫長袍的長者緩步走近,正是氣王本人,他朗聲道:「看來是有宵小之輩冒充本王,貝堂主你受騙了。」
  
  貝天石臉色一沉,問:「此事當真?」
  
  氣王冷哼,昂首道:「用不著向本王使臉色,本王從來就是說一不說二。倒是你可還記得對方和你說了什麼?你又承諾了他什麼?」
  
  於是貝天石便將當初對方如何改變主意的詳細情況盡數道來,聽完後氣王捋了捋鬍子,沉吟片刻,露出令人費解的笑。
  
  「氣王打算怎麼辦?」見氣王半天不答腔,貝天石忍不住問。
  
  「就先隨他們去吧,本王倒要看看這些鼠輩能完出什麼花樣。」
  
  
  沿路探問後,董超和石不讓終於問出大樹先生的住所,大街上認識大樹的人還真不少,兩人這一路問下來可說是毫不費功夫,為防被天門的人發現,兩人特地將給自己戴了墨鏡口罩套上連身帽,低調地前往大樹家。
  
  兩人溜上公寓,跟在後頭的石不讓忽然問:「上去之後你打算怎麼辦?」
  
  董超哼道:「蠢材,我們有兩人,還怕他一個單身漢?先把人打趴了再說。」說著便用手扣住鐵門的邊緣,準備直接以爪勁將門破壞。
  
  兩人正在苦幹,後頭忽然傳來一把人聲:「喂,要動別人家門也要先經過屋主同意吧?」
  
  董超和石不讓大驚轉頭,卻見卸除易容的白天希正雙手抱胸站在他們後面,兩人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便被她按到了門上,動彈不得。
  
  「進屋裡說。」白天希推著兩人進門後,在內準備的大樹立刻將門關上鎖死。
  
  賠了夫人還沒兵可折,董超和石不讓兩人苦著臉被白天希揪著入屋可說是把臉都丟盡了。
  
  在旁看著的大樹先生不禁感到好笑:「好了啦,既然人都到了沒必要這樣搞他們吧?」
  
  「不這樣,怕他們到時不安分。」白天希哼了聲,鬆開手讓兩人自然落地:「會自己送上門來,看樣子你們已經知道氣王改變主意的事了,老實告訴你們,那些事都是我安排的,氣王並沒有放過石不讓的打算。」
  
  「哼,果然沒這麼便宜。」石不讓冷笑,轉向董超道:「海東青混了這麼久,看起來也沒什麼了不起。」
  
  董超翻了個白眼回激:「你自己還不是信了?白痴。」
  
  「你們兩個五十步笑百步,誰也別說誰。」白天希在旁看得又好氣又好笑,插口道:「雖然氣王的事是假的,但我打算和你們聯手的意願是真的,三天之後我們四人將在人煙較少的安雲里附近和氣王交手,將他一舉殺敗。」
  
  董超壓著石不讓坐正,一面道:「妳誰啊?這麼愛管干妳屁事?」卻是白天希的模樣與當日不同,董超竟沒認出對方身分。
  
  「再讓你多挨一拳加深印象也是可以。」白天希燦笑說道。
  
  「蛤?」董超倏然自椅子上彈起,指著仍比自己高一截的白天希道:「是妳!妳這老太婆居然...」話未畢,便被白天希一拳打斷了。
  
  一旁石不讓冷笑道:「妳算盤可打得真精,凡事都要佔上一點便宜。」
  
  大樹也忍不住開口道:「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要不是白大俠有意願,你們兩個屍骨早寒,哪有可能好端端的坐在這裡?我自己也是被白大俠所救,自然明白這次她會想讓我們四人聯手完全是迫於形勢無奈。」
  
  「哼,妳要是有這麼厲害,大可以自己對付氣王,如果我沒猜錯,妳和氣王是同個來路的對吧!」董超揉著隱隱作疼的頭殼道:「原來是白家院...我早就該想到這是白家院之間的爭鬥了,真是的,你們這些怪物要吵家產,能別把外人也捲進去嗎?躺著也中槍,很衰耶!」
  
  「你...!」一向脾氣好的大樹也為之氣結,正想反駁,白天希忽然開口:「你說的也沒錯,也許我是真的錯了,所以當初我就應該放你和大樹雙雙死在鶴山裡,再出手擊斃石不讓。」說著她冷眼掃向董超和石不讓兩人,目光焦錯剎那,兩人不禁一陣膽寒。
  
  「既然你們都不想死在氣王手上,那我現在依然能送你們一程,要嗎?」白天希冷聲問。
  
  「......妳到底想怎樣?」董超強自鎮定,這女人總不可能大費周章把自己找來又下手殺掉吧?不料白天希聳聳肩,豪不在意地道:「我的本意一直沒有變過,但我的作法有可能隨著你們的想法和立場改變呀!」
  
  大樹連忙道:「大俠別衝動,一切聽妳的就是了。」
  
  白天希悶哼一聲,道:「我很冷靜,只是對手實力遠在我們四人之上,如果不先把話講清楚到時打起來必定會綁手綁腳,四個一起死。」
  
  「哈,既然妳這麼怕,那為什麼不找多點人?要是信不過我們,也可以找其他人替代,用不著這樣強人所難。」董超冷嘲熱諷。
  
  「氣王要我們四人,又何必拖其他不相干的人下水?還是你只想多找幾個替死鬼好讓你能臨陣脫身?」
  白天希冷笑著搖頭:「海東青這名號真不適合你,你要不改稱作雉雞好了,逃起來也有個比較貼切的名號。」
  
  聞言,董超怒拍大腿站起,喝道:「我老董是什麼人物,需要妳這種後生小輩多管閒事!」
  
  「在白家,一切輩分皆按照實力來論,弱者豈有多口餘地,你如果真的希望受到尊敬,那就請你正正當當的拿出實力,別再耍什麼小人手段了。」白天希睥睨董超。
  
  被說得無地自容,董超額上青筋暴露,卻不得不在遠強過自己的力量面前咬牙隱忍,他暗暗發誓,只要活過這回,他必會以血討回這次的屈辱。
  
  「如果妳真的認同自己所說的話,那妳大可正大光明地挑戰我師父,用不著另找幫手。」石不讓道。
  
  白天希愣了愣,接著哈哈大笑,笑得董超和大樹五內翻湧,好陣子才定下神來,笑後,白天希瞪著石不讓,緩緩道:「因為他不配。」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