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匆匆過,約戰之期眨眼已到,提早來到安雲里的氣王四處悠哉散步,毫不擔心敵人任何可能的計謀,他自信無論到來的是什麼他都有絕對的力量能將之粉碎。
  
  當他走至安門路段的末端時,卻發現一條疑似石不讓的人影正拖著鐵椅閃過街角,氣王毫不遲疑便追了上去,卻見對方已經跑遠。
  
  「好小子,還怕我追不到你?」氣王冷笑,提氣疾奔,身體頓時輕如鴻毛,奔如飛箭,兩方距離頓時拉近不少,但見那人九彎十八拐,仍沒被氣王追上,兩人變這樣一路從安門路來到南孟路,最後跑上了後山。
  
  這小子果然不對勁,竟然對這附近的地形如此熟悉,看來事情準備做了不少啊。氣王思忖同時,頂上忽然傳來一聲叱喝,同時一條人影自樹上飛墜而下,數十招如閃電般快擊氣王,氣王亦非泛泛之輩,同樣以快拆招,來者的襲擊頓時被化解,出招無功之下也不戀戰,著地後立刻後翻數圈拉開距離。
  
  但氣王是何等人物,豈會因此便放過對方,來者一退,他立刻進步跟上,出掌拍向敵人的胸口,一球肉團卻在此時忽然遮掩住了氣王的視線,接著他感到自己的掌勁被人以巧妙的手法化解,同時掌也被帶向其他的位置。
  
  氣王掌招落空,立刻被人以肩頂撞,飄然飛退。
  
  「哦,想不到那孽徒居然還能找到幫手。」退後的氣王這才看清出敵人們的樣貌,不禁失笑:「好好好,居然和自己的仇敵聯手啦!那麼吾的髮辮今日將再增三條!」
  
  「說得不錯,但今天被揪出來的卻是你!」站在最前頭的董超喝道,後頭大樹與石不讓則運起全身功力,準備迎戰眼前大敵。
  
  「哼!本王就看你們怎麼被自己的小聰明所害!」語畢,氣王雙掌舞動,掌心竟泛起了幽幽紫光:「萬歸一,必擊掌!」
  
  三人皆心神一凜,在到此之前石不讓已詳述過氣王的畢生所學,自然知道氣王這手歸一必擊掌的精要之處在於將全身力量壓縮集中,使氣凝結如實,凝結的程度以「十、百、千、萬」等來區分,然而氣王一上手便是萬歸一的級數,三人頓時備感壓力。
  
  「我來。」董超赤煉爪勁催至頂峰,雙爪頓呈一片赤紅,後頭大樹忍不住問:「行嗎?」
  
  「廢話!」斥罵聲中,氣王掌已拍到,董超銳眼鎖死掌的來勢,兩爪倏然扣住氣王的腕和肘。
  
  同一時間,石不讓與大樹雙雙貼上,一人以背抵住董超遏止退勢,一人以柔勁化卸氣王的雄渾掌力,企圖合力破解萬歸一。
  
  氣王一掌到底樸實無華,一旦被董超扣住便失去了變化的機會,節奏頓時陷入對方的掌控中,但是萬歸一的力量之大,合三人之力也難消化,氣王有自信最終能以餘勁重創擋在最前頭的董超,是以他腳步不停,不斷向前推進,逼得三人不住後滑。
  
  董超早已祭出十成功力,赤煉爪的剛炎之勁仍然不能牢鎖氣王的必擊掌,雖然後方還有石不讓與大樹一剛一柔協力卸勁抵擋,但他自知此消彼長自己遲早會脫力鬆爪,氣王也看出董超氣力不足,更是加緊催勁,要率先拿下這個乾瘦的矮人。
  
  情急當頭,白天希毫無預警地自一株樹後現身,二話不說便雙拳齊出重擊氣王後頸和腰椎,氣王全神貫注在董超三人身上,萬歸一又已經打到一半,正值舊力將盡新力未生的當頭,被白天希這樣狠狠偷襲,任誰都承受不住。
  
  但他們的對手是氣王。
  
  只聽得中拳的氣王冷笑一聲,驀然振臂大喝,一股莫名之力竟將四人震彈開來。
  
  「倒下!」氣王將掌印向鬆爪退後的董超,喝道。
  
  董超大驚失色,連連後退,卻脫不開掌勁籠罩的範圍,若不是大樹及時以太極捧手勉力將氣王的奪魂掌撥開,董超已經吐血倒地。
  
  「沒事吧?」大樹拉著董超點地飛退,一面問。
  
  「...多謝。」驚魂未定的董超勉強點了點頭。
  
  另一邊,氣王已經和失襲未果的白天希交上了手,方才的偷襲失效讓白天希心裡大受打擊,但她很快便定下神來,謹守方寸勉力與氣王周旋。
  
  但無論怎樣保守的進招,在氣王看來皆是不值一哂的破壁殘桓,隨時可破之,二十招內白天希已經接連掛了三處彩,氣王愈打愈得意,不禁大笑:「就算你們齊心協力,也絕對破不了本王的霸王卸甲!」
  
  霸王卸甲?難道氣王便是用這招化解自己拳勁?白天希思忖間一個閃神,左肩中了氣王一掌,連退出五步,嘴角滲血。
  
  「白大俠!」大樹急喊同時向氣王撲上欲拖延他的腳步,氣王卻看也不看隨意一甩袖,一股暗勁便將大樹阻下,同時向白天希遞出殺招。
  
  「萬歸一,必擊掌!」氣王低喝,紫光乍現,赫然又是一招萬歸一,眼看白天希危在旦夕,後頭的董超身法展至極限,如風如箭飆飛至氣王身側,鼓起赤煉爪勁再次硬鎖氣王的腕和肘,然而和前回的抵擋不同,董超是以力反向拉扯,更是在無人配合的情況下對上氣王,身陷危機的人頓時轉變,只見氣王空著的右掌忽然探出袍袖,紫光更勝被鎖的左掌,直到此刻董超才驚不妙,可一切都已太遲,氣王冷笑道:「你扣住的是百歸一,真正的萬歸一在這兒吶!」
  
  「糟...!」白天希等人想救也來不及,萬歸一扎扎實實地印在董超的胸膛之上,董超頓時口嘔朱紅,如斷線風箏般飛撞在一根樹幹上,頹然落地。
  
  「董超!」大樹頭一個趕到,將董超帶到戰圈十步之外,檢察一番後,才慶幸董超仍有氣息,另一頭石不讓、白天希兩人已和氣王打得不可開交。
  
  白天希憤慨莫名,出手皆是奪命辣招,石不讓則配合其行動來盡力牽制氣王,然而拳勁再怎麼宏大,在氣王的壓箱絕活「霸王卸甲」之前仍難傷其分毫,每每拳勁送到便如泥牛入海般,融入氣王堅不可摧的護體內勁中,緊接著氣勁爆散後,白天希打進去的內力便被散化於無,甚至成為一部分的反震力量。
  
  「大樹!幫忙!」白天希急喊,卻是石不讓掩護著自己捱了氣王兩掌,雖然擁有氣王親授的堅實功體,但是仍不足以與氣王對拼,頓時受創。
  
  該死,連招無功,再這樣下去,氣王還沒挨到半下自己這邊就要死到沒人了!白天希愈打愈焦急,雖知此刻不是自亂陣腳的時候,但眼看氣王至今無損,仍不免著急。
  
  四人酣戰之際,周遭忽傳來陣陣引擎聲響,為數不少的車輛正從林子間的山道路過,白天希靈光一動,喝道:「退到我後面!」
  
  石不讓與大樹不及細想立刻照作,讓白天希獨力招架氣王,而白天希也不與氣王正面衝突,不過三招兩式便一直退退退,不知不覺間氣王已被誘至山道之上,這時一輛黑色箱型車正好行經,白天希忽然竄了上去,扯下車後的門作盾護身衝撞氣王。
  
  鐵門上蘊含著白天希的內力,力達千鈞,氣王不想檔都不行,他跨開馬步接下鐵門,卻也後滑數十尺,拉開兩條土線。
  
  白天希得勢不饒人,鬆手放開鐵門一連數拳打在門上,內力更滲透了鐵門,轟擊在氣王的胸腹上,雖然仍不足以重傷氣王,卻也打得他隱隱作疼,心神焦躁,最終按耐不住,怒喝聲中絕學再出:「愚蠢!霸王卸甲!」
  
  變形凹陷的鐵門在霸王卸甲的強大反震力之下幾近破碎,氣王正鬆了口氣,白天希卻忽然喝道:「動手!」同時一股巨力粉碎了鐵門,轟擊在氣王的心窩上,力道之強迫得堂堂氣王也踉蹌退步。
  
  而從方才便一直藏身於白天希後頭的大樹、石不讓兩人也隨白天希雙雙出招,石不讓指刺氣王的壇中穴,而大樹則掌削他的咽喉,氣王不及反應再次中招,又是連退數步。
  
  接連中招,氣王又驚又怒,正想運起歸一必擊掌,下盤忽遭人腿掃,一個不穩險些仰天躺倒,他回首看去,赫然是早先倒地的董超就在自己身後,想不到竟連重傷不能起的他都這樣搏命干擾自己,氣王怒火中燒,正待舉掌斃了董超,白天希三人再次殺上,打得他左支右絀。
  
  眼看頹勢已定,氣王忽然高喝一聲,祭起畢生功力:「你們這般鼠輩休得倡狂!看吾百萬歸一,必擊掌!」
  
  非同凡響的一掌挾帶著裂地破天之勢即將襲捲而來,石不讓和大樹皆不敢與之對衝,立刻迴避,不料白天希竟然面無懼色,趁著氣王仍在凝聚內息之際搶先以十成功力的重拳回敬氣王,氣王怒極,也不管內力凝聚程度尚不完全,果斷反打白天希一掌,兩人頓時內傷吐血,各自飛退數百尺。
  
  氣王更藉著龐大的震盪力量拉開距離,幾個點地後便逃出了稜線之外,消失無蹤。
  
  百萬歸一雖未能及時完成,但餘下的力量仍把白天希轟上了車道,不偏不倚撞上了一輛車,而後又被彈至地面,幸虧她及時以內力護住自身,才沒受到太大的傷害。
  
  「成功了...」大樹看著氣王離去的方向,愣愣地自語:「真的...成功了...」
  
  石不讓長吁一口氣,直接就地躺倒,方才激戰中他身中不少掌,雖然仗著護體內勁強硬傷勢不算太嚴重,但仍累得四肢乏力,只是交手當中沒有餘暇顧及,直到氣王走之後才終於發現自己再難支持。
  
  「喂,大肥樹啊,你傷最少,把我們抬下山吧。」倚樹坐臥的董超喊道。
  
  「咦?我記得你已經死了不是嗎?」大樹奇道。
  
  「去你的。」董超忍不住笑罵:「難不成你要埋了我?」
  
  大樹故意肅容環顧四周一陣,才點頭道:「嗯,這地方還挺合適的。」
  
  「在這裡躺一陣子也不是什麼壞事。」石不讓難得渾身放鬆,再也不想起來了:「反正氣王也不會回頭殺來,我們已經成功將他打退了。」
  
  大樹也跟著席地而坐,一面道:「呵,這還多虧了白大俠,要不是這樣,咱們現在大概得傷腦筋該怎麼埋了自己。」
  
  「哼,想自埋請便。」董超朝著另一頭的白天希喊話:「妳叫白天希是吧?」
  
  「...是。」出乎意料的,白天希並不如眾人所預期來的有精神,反而只是懶洋洋地隨口應了聲。
  
  「大俠妳傷還好吧?看妳方才硬受氣王一招百萬歸一,難道...」
  
  白天希揮手打斷大樹的話,緩緩道:「歸一必擊掌招招費時,氣王連萬歸一都不能頻繁使用了,何況是百萬歸一?放心吧,我中的百萬歸一凝聚並不完全。」
  
  「哼,怎麼會這樣?虧我還期待妳就這樣重傷不治死去呢。」董超笑道,立刻被大樹當頭巴了一掌。
  
  「方才我們協力擾敵讓氣王心浮氣躁,內力凝聚最後才會不順利,若非如此,身中百萬歸一的我早就碎體而亡了,哪可能還躺在這兒苟延殘喘。」白天希說完,長嘆了口氣。
  
  「大俠為何愁眉不展的,好不容易才成功擊退強敵,應該感到歡喜才對吧。」大樹不解問道。
  
  本來只是無神地躺在的白天希聞言,忽然揮拳重擊地面,轟隆巨響驚動了沉浸在喜悅中的三人,她不顧傷勢未癒強行站起,一步步往林子深處走去,留下滿臉錯愕的大樹等人。
  
  沒愣多久,大樹立刻尾隨追了上去,而董超則嘆了口氣,聳肩道:「發什麼瘋啊?」
  
  石不讓卻冷冷道:「看來放脫師父對她而言很挫折啊。」
  
  「拜託,能保命已經是奇蹟,難道真得要殺了那老頭才行嗎?」董超苦著臉道。
  
  「我記得你當初也大言不慚的妄想要殺師父啊。」石不讓吐槽。
  
  「咦咦咦?有這回事嗎?」
  
  石不讓也懶得戳破董超,闔上眼放空心神,抒放渾身的疲勞。
  
  「你不是打算事後把帳算一算嗎,不動手啦?」
  
  「這種事以後再說是會死喔?」董超懶洋洋地道。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