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步啊大俠!」
  
  林子裡,大樹邁步疾奔,一面呼喊,卻遲遲沒得到回應,所幸白天希負傷在身行走不便,大樹不至於被甩開,他也不急於追趕,於是隨著白天希逐漸深入林內。
  
  翻越過大半個山丘,白天希才緩緩停下蹣跚的步伐,倚著一株樹遙望山下的烏煙瘴氣和威伊貝爾。
  
  「呼...白大俠啊,妳終於肯停下來啦,讓小弟追那麼遠可把我給累壞啦。」大樹不識相的打屁立刻換來白天希一個怒瞪。
  
  大樹斂起笑,小心地問:「怎麼了?」
  
  「怎麼?不怎麼。」白天希回過頭望向無邊天際,漠然說道:「只是失敗了。」
  
  「失敗?」大樹才問半句,白天希卻啞然失笑,自顧自地笑,笑得氣不順、淚縱橫,彷彿此生此世不過笑話一場。
  
  大樹疑惑更深,卻不知該如何插口,只得靜待到她笑停為止。
  
  白天希搖了搖頭,道:「你們很不理解吧,我為什麼非殺氣王不可。」
  
  「不管有什麼理由,我相信妳都有妳的不得已。」
  
  「哈...真的是不得已嗎?」白天希自語,忽然話題一轉,道︰「我有跟你說過,白家院因為崇尚武道,凡是不合於習武之人或是弱者都會在不斷的淘汰中死去。」
  
  「是的,曾經提過。」大樹點頭,白天希接著又道:「這些被淘汰的人的身體最後都會被熬製成某種進補用藥材,給活下來的白家人食用,這種藥材長期服用下來會有增益功體的效果,因此白家院元老們不惜用盡各種辦法也要增產大量的嬰孩,再用異常嚴格的標準篩選,將其中八九成的人變成自己功力的奠基。」
  
  「這...」大樹汗顏:「白家院這麼慘忍?」
  
  白天希沒有回應,繼續自顧自地說著:「十五歲那年,我親手殺了自己的大哥,但在這之前,我已經食用了成千上萬個弟妹的血肉,和我同齡的人們幾乎都已經感到麻木,因為如果不能無視這些,將來死的人就會是自己,可惜我一直做不到這點......但靠著對白家元老們的憎恨和憤怒,我還是一步步支持過來,好不容易才趁著白家內鬥離開白家院。」
  
  講到這邊,白天希自嘲地笑了笑︰「結果這身功力也不全是自己練就的,真是可悲。」
  
  「所以...往後妳還要繼續追殺氣王?」
  
  「殺!當然殺!氣王、白景、白帝京,我每個都要殺!」白天希忽然莫名激動,渾身顫抖:「那些曾經讓我們血肉相殘的人不配受到尊敬的對待,只有將他們趕盡殺絕,我才對得起過去死在我手上的每一個白家人,我才...有臉去見他們......」說到此,往昔的歷歷在目使她幾乎不能自己地俯在一旁的樹身上。
  
  大樹嘆道:「不管妳將來怎麼打算,別忘了小弟雖時都願盡棉薄之力協助妳。」
  
  「...謝謝。」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