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門總門處,老門主臥病在床,除了在門外護衛的小弟和偶爾入房診斷餵藥的醫護人員外,沒有人能夠打擾老門主養病。
  
  但此刻卻有一人坐在老門主的病床旁,冷冷望著老門主。
  
  老門主緩緩睜開眼,虛弱地向那人道:「洪先生今日大駕光臨,不知是為何事?」
  
  西裝筆挺的洪先生斯文地笑,笑容卻冷如冰霜,毫無感情:「敢問,敝公司重要貨品的運輸動線是交由貴門來保護,貨品的完好也該由貴門全權負責,這點您同意吧?」
  
  「什麼意思?」門主聽出了洪先生語氣不對,眼也睜大了些。
  
  「我就直說吧,」洪先生點了根菸,吞雲吐霧:「車隊被攻擊了。」
  
  門主扶著床挺起身子,一面急問:「什麼...咳,什麼時候的事?」
  
  「昨天早上發生的。」
  
  「......」門主勉力忍下咳意,卻半天說不了話,這時洪先生又道:「門主大人啊,您究竟是把這重責大任託付給哪些人啦?公司的損失已經造成,按照契約內容來看,我恐怕得代表敝公司向貴門索取賠償呀!」
  
  「總共...損失多少?咳--咳!」
  
  洪先生噴了口菸,沉思良久才不疾不徐地說了個天文數字。
  
  門主神情猙獰,卻無法決斷,縱使洪先生很明顯的在為難天門,但他也很難捨棄這個機會讓天門永有安雲里,或者放棄這筆和東風的交易,讓好處跑到天門的死對頭星龍會那兒去。
  
  如果自己拒絕的話,如果......那這傢伙肯定轉而與星龍會合作,這事萬萬不許發生,可是......
  「門主大人,小弟可是百忙之間抽空來與您共商此事,如果您不能做出決定,那東風企業只好另尋高明了。」說完,洪先生就要起身離去,老門主見狀,連忙喊道:「且慢!讓負責此事的堂口承擔起責任,天門會以門規處置未盡忠職守的門生,這樣可以作為一部分的賠償吧?」
  
  洪先生聳肩攤手,無奈地道:「唉,那不是貴門本就該做的事嗎?這與敝公司損益扯不上邊啊,放心好了,我不會強迫貴門做出不合理的賠償。」
  
  老門主還想喊住洪先生,無奈疾病纏身讓他劇咳連連難以說話,只能這樣眼睜睜送走了洪先生,而門外的小弟見情況不對,連忙奔入房內察看門主的身體。
  
  幾分鐘後,天門請來的醫生也趕到房裡給門主做臨時的診療,接著門主便在眾人七手八腳之下被台上了救護車,緊急送醫。
  
  
  「于堂主,門主的情況怎樣?」聞訊趕至病房裡的貝天石向在旁的于若旺急問。
  
  于若旺搖頭:「不樂觀。」
  
  「是嗎...」貝天石沉吟片刻,又問:「那門主可有話要說?」
  
  「現在門主神智不清,有話也說不了。」
  
  「怎麼會這樣,幾天前不是還好端端的,怎麼忽然就這樣?」
  
  于若旺同樣不解,摀著額頭苦惱著天門的將來,門主若真有個三長兩短,天門該由誰帶領?門主唯一的女兒年僅荳蔻,根本無法執掌門內大事,看來得盡快召回各堂堂主,選出一個代門主。
  
  「天石,我看還是早些把大夥叫回來吧。」于若旺道︰「雖然這樣講很失禮,但為了防備門主有個萬一,必須快點選人代理門主職位。」
  
  貝天石點頭應是,道:「那我先來連絡其他人,你就在這裡陪著門主吧。」說完便先行離去。
  
  見貝天石匆匆離開病房,于若旺嘆了口氣,取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通知閃堂堂主速回總門,另外讓鬥堂眾人到門主府上護衛,這是門主的命令,請他們立刻執行。」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