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薩費爾就是瞞著我和你交易的?」
  
  「是的。」
  
  「到底是他主動找你,還是你找上他的?」
  
  「雖然我們是互利關係,但確實是我主動說服他來協助我和東堂。」
  
  羅東人此刻正在一間略顯老舊的房間裡,坐在椅子上和一名女子對談著。
  
  女子體態修長身材姣好,卻用烏黑的長髮將秀美的臉蛋掩蓋起來,隱隱約約看得見臉上那條粗糙醜陋的疤痕,正是被維奇砍傷的露比。
  
  「很老實,」露比倚坐在床緣上,臉上毫無喜色,冷冰冰地道:「但我究竟是該當場殺了你,還是放你一馬?」
  
  羅東搖頭:「薩費爾不會希望妳這麼做。」
  
  「薩費爾是薩費爾!要不是他瞞著我搞這些鬼名堂,我會變成這樣嗎?」露比尖聲罵了一陣,才察覺自己失態,摀著臉頹然坐下。
  
  沉寂了好片刻後,緩和情緒的露比才說道:「我知道他不會希望我這樣做,所以我不會對你動手,我只是以為他會看在我的份上不要...這樣...」
  
  「妳覺得很失望?還是說覺得自己被背叛了?」羅東聳肩:「其實薩費爾應該沒跟妳說過,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妳吧?」
  
  「我?」露比苦笑著搖頭:「你了解薩費爾和我嗎?你真的知道,他從來不隱藏自己斂財的各性,連他配戴的戒指都鑲著藍寶石,只要能夠離開老闆任由自己發展,他是不會在意我的。」
  
  「是嗎?也許是我想錯了吧。」羅東並不在意這些,他聳聳肩道:「我只是發現他最近有點魂不守舍,近期雖然沒什麼關係,但要是將來也如此可就麻煩了,所以才想來看看到底是什麼事影響到他,既然妳不是那個造成他情緒不穩的原因,那我就告辭了。」
  
  「等等!你說的是真的?薩費爾他......」
  
  「我沒必要向妳說謊,實際上最近他才向我探聽某個高手的下落,看來他也察覺要對付老闆光憑現在的力量還遠遠夠。」羅東忽然想到一件事,不禁笑道:「對了,說起來那傢伙還特地和維奇做交易,他運用了東堂給付的酬勞來限制維奇,要求她不準再對妳動手。」說完,羅東便逕自走出門外,留下露比一人在房中出神地不知在想什麼。
  
  回說羅東離開之後,便往廣場的方向去,卻正好撞見迎面趕來的黃義,黃義見到羅東,連忙道:「羅東,你上哪去了啊?」
  
  「看你這麼急,該不會又有什麼大事了吧?」羅東問。
  
  「也沒那麼嚴重,只是堂主找你而已,他在球館...」黃義頓了頓又道︰「是說你到底去哪裡了啊?」
  
  「去找女人啦!好了好了,我先過去,回頭見。」羅東不等黃義反應過來,便丟下他快速往球館去了。
  
  找...找女人?羅東傻在原地,腦筋一片空白,想再追問,卻發現羅東人早已經走遠。
  
  「......找女人?真的假的?」黃義苦笑著搖頭自語。
  
  
  當上官正準備要上車時,羅東正巧趕到。
  
  「來得正好,就等你一個了。」上官讓羅東坐上車,一面道。
  
  「怎麼忽然就可以回去了?」羅東最關心的還是這件事。
  
  「門主忽然病倒了,總門那邊命令閃堂堂主回歸,我們只是搭順風車而已。」
  
  「這感覺好像在抗命啊。」
  
  「有什麼關係,反正門主病倒了嘛。」上官聳肩。
  
  羅東沉默,這上官對門主並不怎麼忠誠,又或者是因為這些的事情把他給逼急了?可這樣不擇手段地趕回總門又有什麼意義,就算門主當真重病不能起,難道東堂在門裡又有什麼影響力了?
  
  不,以他的作風來看,必定是想趁此機會討好門裡的人,替東堂爭取回歸的機會。雖然這樣做也稱得上合情合理,但羅東心裡仍然嘆了口氣。
  
  ......也罷,至少自己跟過來了,只可惜黃義沒這麼好運。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