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見面,羅東對門主獨女的印象便一直停留在冷靜堅強這幾個字眼上,再次會面,觀感依然如此。
  
  天門大小姐蘇西修特,二十多歲的她就如白瓷般,生得雖美卻不至讓人心生邪念,如一塊素白的美瓷,帶著股疏離的冷。
  
  那是一個女性的臥房,她就坐在床緣舒展著自己的玉足,當羅東被送來之時,她便將那些鬥堂的人趕了出去。
  
  羅東有些不自在地站在原地,等著大小姐開口。
  
  「你就是羅東?」她毫不忌諱,起身走到羅東面前,仰頭道:「我是蘇西,蘇西修特,多謝你幾天前那一擋,沒讓對方得逞。」
  
  看來喪禮之後已經過了不只一天啊,不曉得上官堂主等人怎樣了?羅東一面想,一面道:「沒什麼,舉手之勞。」
  
  蘇西搖搖頭,道:「但實際上並不僅只如此,那一刀已經證明你的反應和膽量超過在場絕大多數的人了。」她看向羅東緊纏著繃帶的腰和雙手,不自覺地伸手輕觸:「痛嗎?」
  
  羅東咳道:「放著是不會,但妳繼續戳我怕會痛死。」那匕首的刀刃雖短,但那刀力道十足,即便羅東已經及時握住,仍讓刀鋒入肉三分,險些被人給斷了腸,現在傷口仍未完全癒合,稍稍一戳都是刺骨的疼。
  
  「啊,抱歉。」蘇西連忙縮手,乾笑道:「我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
  
  「妳是大小姐,沒那種顧忌吧。」羅東聳肩。
  
  「那你會看不起我嗎?」
  
  「什麼意思?」
  
  「身為門主獨女,卻只能任由家父的事業被人宰割,不管是于若旺也好,貝天石也好,還是一直仇視天門的星龍會,我都無法像家父那樣將大家帶向正確的方向,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些人不停爭奪家父遺留下的一切。」蘇西面無表情,但語調間聽得出她的無奈。
  
  「大小姐畢竟是門主的女兒,您說什麼他們都會聽的...」
  
  「別...叫我名字就好了。」蘇西壓下提高的音調,嘆了口氣:「對不起,我失態了。」
  
  羅東愣了愣,蘇西又道:「我需要一群信得過的人,像鬥堂,或像你。」
  
  「等等,我只是上官堂主剛收的門生...」
  
  「那有什麼關係,以鬥堂的門生重新入門也是一條路,只要你有意願我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你留下來。」
  蘇西握住羅東的手,堅毅地道:「幫我。」
  
  「我......」羅東難得猶豫了,蘇西或許是個良選,但勢單力薄的她要怎樣才能讓眾人信服並重奪天門?就算加上鬥堂,武力上也未必充足,何況還得考慮奪回天門後的敵人尚有西岸的星龍會,後頭的南宮與十一人客也難保不會趁人之危。
  
  這不是幫不幫的問題,而是自己插手之後會是扭轉情勢還是惡化它?
  
  「打從家父下葬之後,我就已經下定決心,除非一死,我都不會放棄天門。」蘇西進一步道:「如果...我是說萬一失敗的話,我還有最後的手段可以保全大家,所以你不必擔心後續的事情。」
  
  「我幫。」羅東深吸一口氣,他大概知道蘇西的「辦法」是什麼:「別想那些有的沒的,就算真的到了最後關頭也不能放棄。」
  
  好不容易讓羅東同意,蘇西眼都亮了起來,高興地道:「太好了,我就知道你願意協助我,那明天就給你做入門禮加入鬥堂。」
  
  想不到冰冷如蘇西居然也露出如此璀璨的笑容,羅東不禁望得出神,只能愣愣點頭。
  
  --但願自己的抉擇沒有錯吧。
  
  
  □
  
  
  乍看是六大幫各分威伊貝爾,實則是由天門和星龍會主導東西三幫血盟,彼此抗衡著。
  
  西城以星龍會為首與兄弟會、白虎幫結盟,東城之首天門也帶領著南宮和十一人客與之對立,這樣的態勢已經維持了三十多年,直至今天。
  
  天門門主下葬不過一天,南宮宮主鳳華已經按耐不住興奮的情緒,銀錫世家帶回來的訊息,遠比她所預期要來得更好。
  
  --主掌內政的于若旺已死。
  
  天門內鬥至此已經告一段落,貝天石毫無窒礙地成功掌權,以代門主的名意蠶食鯨吞著天門的原繼任者的所有。
  
  至此為止,當出由天門為首的三幫盟約已不復存在,至少那個具有威信的老門主已經不在。
  
  接下來就是併吞最式微的十一人客,一面壯大自己的實力,一面隔山觀虎鬥,待到星龍會和天門打得兩敗俱殘,南宮等眾便能一舉拿下兩者,坐收漁翁之利。
  
  「紫蝶。」鳳華看著鏡中的自己,梳妝同時向門外的隨從道:「傳令青銅、白瓷、黑耀三世家,是時候北上,去把十一人客拿下了。」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