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門大樓一樓,電梯大廳內外站滿了來自安雲里的遊民,他們都是在接獲閃堂快令之後連夜趕來的,臉上盡是掩飾不住的疲憊以及頹喪。
  
  這時電梯門開,上官熙領著東堂眾人趕到,眾人一見是上官,紛紛贏了上去詢問將他們自千里外找回是為了什麼。
  
  羅東也從旁擠出,焦急地在人群中尋找著黃義的身影。
  
  這次召回眾人表面上在於對貝天石領導的開興堂派系施加壓力,但實際上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和得到東風企業支持的星龍會正面衝突,就算眾人能藉著易守難攻的地勢苦撐,也絕對撐不過星龍會大軍壓境,更何況東風代表軍方,此刻的星龍會更是如虎添翼,打起來毫無勝算,故羅東才建議蘇西把眾人急速調回總門待命以避免無謂的傷亡。
  
  但在此之前東堂想必已和星龍會交手過數次,看見愈多的傷兵殘將,羅東臉色愈發難看,內心更是如萬火急,卻又不敢向人詢問黃義的安危,非得親眼見到本人才肯罷休。
  
  羅東忽然被人從身後一把拉住,回首看去,赫然是拄著拐杖的老高,老高自然知道羅東在焦急些什麼,卻也不說破,只是搖了搖頭。
  
  搖頭是什麼意思......羅東頓時如身陷十里冰窖,渾身發顫,好片刻才強自鎮定道:「不可能...不,就算是這樣...我也要看到屍體。」
  
  老高愕然,羅東又拉著他道:「快告訴我啊!黃義人在哪裡?」
  
  「他......」老高嚥了口唾沫,道:「沒、沒有,我們逃出來的時候,沒有來得及帶走他。」
  
  「沒有...?」羅東緊抓著老高的手鬆了。
  
  「很抱歉。」老高遺憾地道。
  
  羅東沉默不語,轉身留下那一干人,獨自緩緩離去,看著那受傷的年輕背影,老高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森然寒意。
  
  
  □
  
  
  當龐左心得知安雲里已被拿下,便立刻撥了通電話給亨舍爾企業的洪雷。
  
  「洪先生,這樣咱們的協議算是達成了吧?」龐左心輕鬆地仰坐在沙發上,如是問道。
  
  洪雷放棄天門之後轉而前來與星龍會談合作,但為了避免無謂的麻煩,他乾脆放任星龍會自由使用武力來奪取安雲里,反正一周之內斷定安雲里鹿死誰手,亨舍爾就和那方合作,於是事情救至麼定了下來。
  
  「那當然,往後的實驗還需要星龍會的大力支持才能順利進行。」洪雷爽朗地笑著道:「至於安雲里就隨你們使用吧。」
  
  龐左心呵呵笑:「不敢當不敢當,日後還得請洪先生多多關照。」正說著,龐左心辦公桌上的電話驀然鈴聲大作,於是他向洪先生告別之後便結束通訊。
  
  「怎了?」龐左心直接按下通訊鈕,另一頭的分會長孟秋生立刻道:「會長,樓下有一群人自稱是天門東堂派來的人,要求和您會面。」
  
  「東堂?」龐左心愣了愣,他當然還記得當初貝天石派來找自己的不豐不殺,可是這個就在樓下的東堂自己卻是從未聽聞,天門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為何貝天石要派一個不見經傳的小堂口來和自己會談?
  
  也罷,且看他們有什麼話要說。龐左心示意孟秋生放行之後,找來了大樓內的保全,在自己的辦公室外設下重重防衛,以免那些來自天門的不速之客搞花樣。
  
  代表東堂前來與龐左心會面的阿虎與山羊經過了嚴密的搜身檢查之後,才留下帶來的眾弟兄,雙雙進入會長辦公室,但兩人也不裡會龐左心的招呼,只是站在辦公桌前,冷冷望著龐左心。
  
  山羊首先開口:「我一向主張效率,離下一班地鐵還有十多分鐘,我並不想錯過,所以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和貴會合作密謀陰陷于堂主並且試圖殺害大小姐地人,已經被本門斬首處分,為了將來本門與貴會之間的和平,我建議會長立刻交出元兇以示誠意,並與本門一同退出濁溪範圍的三里之外,否則三幫血盟是不會坐視貴會恣意妄為的。」
  
  龐左心瞪大了眼,道:「你憑什麼要我星龍會退?你可知道亨舍爾現在支持的人是誰?」
  
  山羊對阿虎使了個眼色,阿虎悶哼一聲,將手中提著的布包扔在龐左心的桌上,然後扯下上頭的油布,一個血淋淋的人頭就這麼大喇喇地歪斜著舌頭瞪著龐左心,嚇得堂堂星龍會會長一愣一愣。
  
  這、這真的是貝天石的腦袋......怎麼可能?
  
  「交出元兇吧,否則我保證,下一顆被裝箱的人頭就是你的了。」阿虎雙手抱胸,氣勢凌人地道。
  
  「本門門主誠心要和貴會和平共處,只可惜貴會有失信用在先,我們不得不先確認會長是否有此誠意。」山羊又道。
  
  怎會...怎會這樣?龐左心內心發汗,這和當初預期的結果差了不只十萬八千里遠啊!
  
  他忽然發覺,自己已經不能判斷現時的天門究竟擁有多少的戰力,離不豐不殺找上門來還不過一個月,天門便已經平定內亂,絕對有足夠的時間收編新的門生以回補損失的人力。
  
  還不夠,星龍會......還沒有超越天門太多,準備還不夠充足,只能先答應天門的要求,再作打算了。龐左心如此斷定。
  
  「星龍會一定會給貴門一個滿意的交待,希望貴門主也能信守諾言,結束無謂的爭奪。」龐左心說完,便將孟秋生喚來,讓她隨意找來一名替死鬼,給阿虎和山羊押回去交差。
  
  孟秋生送走了東堂眾人之後,回頭看向滿頭汗的龐左心,問:「會長,你真的相信天門已經平定內亂了嗎?據說南宮已經趁亂打向十一人客,怎麼看三幫血盟都已經分崩離析,為何不趁此機會下手?」
  
  龐左心嘆了口氣:「貝天石和其派系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被擺平,可見天門內除了四大堂口之外還有我們所不清楚的力量,現在就急著得罪他們太過犯險,何況接下來天門必定要回頭去處理三幫血盟的內亂,現在去插手並不划算,莫要忘了後頭的白虎幫最近也是很活躍的,前陣子才連續搶掉了三個營造案子,要不是亨舍爾現在站我們這邊,恐怕還沒能打平。」
  
  「怎會這樣?白虎哪裡來的錢搞這些?」
  
  「聽說是吾茗......算了,妳大概也沒聽過這些人吧。」龐左心搖頭,最近這幫茶商可真是愈來愈囂張了,好好的大亞洲大陸放著不管,居然踏到別人的地盤來灑鈔票,資助白虎這件事雖然隱蔽,可也沒逃過自己的眼線,看來在天門安內的這段時間,自己也有需要處理白虎的問題呢。
  
  吾茗啊...聽說這些傢伙也只是普通的生意人,但其頂端領導張三李四兩兄弟卻是難惹的狠腳色,可不能大意了。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