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協助蘇西修特奪回天門主權之後,不僅羅東晉升為蘇西的貼身護衛,東堂也連帶受到提拔,成為繼間央堂之後的天門內務執掌者,閃堂則分得開興堂一部分的生意經營權,誰也沒吃虧。
  
  但即便如此,仍無法抹平那件事對羅東所造成的影響,自得知黃義死訊之後,他幾乎天天往附近的巴利爾球館跑,和那些球館裡的賭徒玩起一球一杯飲的遊戲,不把自己灌到爛醉絕不回返。
  
  這一天,宿醉一早的羅東隨手洗了把臉,正想去趟球館,忽然在半途上撞見自星龍會那兒回來的山羊等人,奇怪的是這些傢伙明明是去和龐左心談判,這會兒卻壓著兩名衣衫襤褸的人回來,羅東不禁好奇,走上前去問:「這兩人是?」
  
  「哦哦,原來是羅大人啊。」山羊一見是羅東,連忙俯首道:「這兩傢伙只是一般的混混,剛才在我們回返的路上伏擊我們後頭的弟兄,幸好我們人多,一下就把他兩給制服了。」
  
  「是嗎?」羅東繞過山羊,走到被阿虎押著的兩名男子面前,俯下身查看他們的形貌,這渾身汙垢的兩人披頭散髮,看那樣子顯然已流落街頭許久,其中一人細瘦無比,另一人細看之下卻還有點臂肌,腰後掛著的短砍刀陳舊不堪,也不知是否還抽拔得出。
  
  「你們兩個,還想不想活下去啊?」
  
  帶刀的那人忽然咧嘴,抬頭瞪向羅東,齜牙咧嘴地道:「拿死威脅我們是沒有意義的事情。」
  
  「嗯,不過你們肯定有什麼想做的事吧?如果死了的話,你們的願望也就沒有意義了。」羅東聳肩道:「那麼,你們還想活嗎?」
  
  男子想了想,才道:「活著,你還要我們做什麼?」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不過凡事都有個前題。」
  
  「我不喜歡你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男子低吼。
  
  「這樣沒多高吧。」羅東蹲了下來:「你當然也不用喜歡我,但說不定喜歡你的人會比喜歡我的人還要少很多喔。」
  
  男子笑了,扭曲地笑了:「你還真有趣啊!我當然是沒問題,但你真的能滿足我們兩個嗎?」
  
  「拭目以待吧。」羅東起身轉向山羊和阿虎,道:「這兩個人我就帶走了,這件事麻煩你們別對外張揚,也盡量別讓自己人知道。」
  
  「羅大人,您想做什麼?這兩人太危險了!」山羊勸道,卻被羅東揮手阻止:「這是為了天門的將來,相信我吧。」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