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幫中,十一人客所擁有的勢力並不龐大,當初十一人客的成立其實是在同個商會內的商人們因地緣而結成黨派,集合各家資金蠶食鯨吞著威伊貝爾的版圖。
  
  由於在武力上遠不如其它五幫,因此十一人客是六大幫中和球館來往最密切的一幫,以錢買兇解決那些無法與他們合作的硬對手消滅。
  
  但這次不能合作的對手是南宮,曾經的三幫血盟之一。
  
  南宮派出的三世家很快便將十一人客買來的打手殺得體無完膚,有時候再多的錢也買不來絕對的力量和忠誠,要這些打手對付尋常的混混倒沒什麼,但面對組織紀律嚴明的南宮,散亂的力量根本無法阻止其長驅直入。
  
  十四天的陰雨綿綿,一身素白的白景穿梭戰場之中,揮舞著手中的紙傘,將眼前的眾打手一一砍倒。
  
  那傘柄赫然是由精鋼打造製成的鐵鉤,凡中者皆倒躺在自己的血泊之中,而白景卻是滴血不染,維持著渾身的素淨在四方遊走。
  
  大殺特殺之際,一條人影卻忽然攔在道路中央,那人跨坐在一張折疊鐵椅上,看著白景:「老在砍草,不無聊嗎?」
  
  白景甩去鐵鉤上的鮮血,步步逼近。
  
  「或者我該這麼說,」石不讓拉開平頂帽的帽緣,冷笑:「殺掉你會比較有趣。」
  
  白景持續逼近,踩在積水地面的腳步卻不著痕跡,平平穩穩地踏了過去,如沒有肉體之累的幽靈般輕盈,而肅殺亦隨其身影逼近逐漸凝結。
  
  「那鉤,你覺得能把我的身體撕裂嗎?」石不讓還在瞎扯。
  
  「我聽過你,」白景忽然開口道:「你是氣王那個失敗的徒弟。」
  
  「氣王卻不敵自己那失敗的徒弟,哈哈哈哈!」石不讓仰天大笑,白景卻神色一冷,謹慎了起來。
  
  當初聽說在天門地盤上大敗氣王的人一共有四,那麼現在石不讓能好端端坐在這裡,表示這傳言不假。
  四人...另外三人又在哪?
  
  在石不讓的笑聲掩蓋之下,天際發出不明顯的破空聲。
  
  白景頭都不抬,立刻提傘向前飆飛,優先斬殺負責誘敵的石不讓。
  
  半空中,白天希雙拳齊出,如隕石墜地轟然砸空,毀天滅地的一招仍在地面上震出巨大的波動,碎石路面隨內氣震盪,變成一波又一波起伏著的石浪。
  
  氣震速度遠勝白景,眨眼間便追趕上他,白景反應也是一絕,立刻拔地飄起,讓過了腳下那強烈的拳勁餘波。
  
  但早在這之前,石不讓便已經從方才的位置消失。
  
  在空中?白景耳聞破空聲,憑藉著本能出鉤掃向朝自己頭頂壓下來的物件,卻發現那不過是張折疊鐵椅。
  
  「判斷錯誤。」人在更高處的石不讓隨聲落下,四平八穩坐上了鐵椅,將白景狠狠壓了下去:「椅腳也是指。」
  
  同一時間,白天希也鼓勁攻來,單拳帶著無堅不摧的旋勁,直搗白景的胸口。
  
  於此之際,肩扛石不讓的白景也迅速張開了那把傘,急速逆旋,要化散白天希的拳勁,傘面卻被輕易地搗毀,有如摧枯拉朽。
  
  「死!」白天希斥喝,眼看拳將打至,一點寒光忽現,急點自己的眉心,仇敵當前的白天希總算還有點理智,連忙撤拳閃退。
  
  白景身形一閃,石不讓也連人帶椅落在地上,兩大高手組織成的夾殺頓時被破得片甲不留。
  
  「混帳...傘中藏劍?」白天希抹去額上的汙血,瞪著白景手中揮舞著的三尺青鋒,憤憤說道。
  
  那一體成型的鐵劍末端又是鋒銳的鐵鉤,虧這傢伙能安然持劍,看來他的掌上功夫亦不簡單...白天希暗忖同時,及時趕到的大樹和董超也從街道另一端走出,白景再陷困境。
  
  白景左右看了看,忽然輕笑道:「這就是最近頗活躍的四怪傑啊......十一人客請來的打手裡,也是有這樣的貨色嘛。」
  
  「納命吧。」白天希踏前一步道:「在這裡,你是逃不了的。」
  
  眾人各自運勁,正待動手,一條黑影倏然闖入戰局,快得讓人難以辨識其形,眨眼間四怪傑已被來自不明方位的攻擊打退,白景也將劍揮灑成點點流星,倏忽之間已和那不明物過了十多招。
  
  在場連以快自豪的董超都不及阻止黑影,只覺腹部一陣鬱痛,便遠遠飛退,唯有白景和白天希尚不至直接落敗,還能與之對招,而黑影久攻不下兩人,似乎也把體力耗到極限,幾個起落退到一旁的屋頂上端,現出那非人的真面目。
  
  「呼,果真是頭怪物吶!」白天希吐了口氣,看著那頭匍匐在地、渾身勁裝的光頭男子露出滿口利齒,不禁感嘆。
  
  「家畜。」毫髮無傷的白景冷冷下了評語。
  
  「錯了,牠是野獸。」一把人聲忽從另一頭傳來,眾人循聲望去,一名約莫三十多歲的高瘦男子緩步走來,他身披黑色的無袖短夾克,袒露著蒼白結實的胸腹和雙臂,腳上的褐馬靴油亮有光,散亂的烏黑長髮增添了分野性氣息。
  
  「那要先殺哪個?」夾克男子拔出腰後的短砍刀,暴戾之氣霎時高漲。
  
  「胖子肉最多,大概不錯吃。」野獸望向大樹先生,嘶吼。
  
  什麼!居然先相中我?大樹傻眼同時,白天希一面奔來一面道:「走了,目標只有白景一人,別淌這渾水!」另外三人也明白此時此刻要殺白景已是不可能,便紛紛跟上白天希的腳步離去。
  
  奇的是野獸居然也不追,只是繼續待在那屋頂上,將目光轉向留下來的白景。
  
  「克里斯,這人能吃嗎?」野獸已垂涎三尺。
  
  「蛤?你要啃骨頭啊?」克里斯嘆了口氣,攤手道:「既然目標跑了,那今天就只能回去囉。」說完轉身便走,絲毫沒把白景當一回事。
  「克里斯...」
  
  「幹嘛?」
  
  「還吃沒飽。」
  
  「嗄?」克里斯搔了搔頭,無奈地道:「不記得你食量有這麼大,你不是才吃了兩條街的人?」
  
  「大概是餓久了。」野獸舔著手掌道:「所以就繼續吧。」
  
  今晚之於南宮和十一人客,皆是最漫長的一夜。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