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個連夜雨,前鋒的三世家終於等到向前推進的本營勢力前來會合,這回南宮傾盡全力孤注一擲,已是誓不成功死不歸,宮主鳳華更是親自上陣領兵率將,要一舉打得十一人客潰不成軍。
  
  而十一人客打手零星不過百人,領頭的四怪傑卻氣勢洶洶更勝南宮眾世家,雙方擺陣單線對峙,已是毫無花巧可言的全力衝鋒之預備。
  
  空氣降至冰點,血戰一觸即發。
  「去把十一人客給我拿下!」
  
  「殺爛這些狗娘養的!」
  
  兩方陣中各有各的高聲吶喝,上千名打手、殺手、老江湖皆在此時此刻拼了此生此世最大的力量發了狂地猛奔,刀光血影各自交錯!
  
  四怪傑四人合擊這群烏合之眾勢如破竹,偶爾迴避著偶來的幾發槍彈,一掌一爪一指一拳將攔阻在前的敵人撕成碎片,董超更是殺得如火如荼,赤煉爪功狂催狂鼓,凡中者不是斷喉裂肺,便是全身水份蒸乾而亡,以量取勝的南宮一方立刻被開出一條屍山血路,直往陣後的鳳華逼去。
  
  就在南宮危及當頭,戰場西側一股雄渾掌勁忽然轟至,四怪傑自知不敵,連忙四散迴避。
  
  「氣數有盡,江湖無常,腥風無邊,唯吾稱王。」從天而降的熟音,從天而降的霸者之姿,氣王挾著滿腹怒火全力攻向四怪傑,而後頭還有白景帶來的白家高手。
  
  白景即時趕到,南宮氣勢大振,而眾怪傑也立刻被不同的白家高手給纏上,除了白天希勉強能與氣王抗衡之外,其餘三人頓時陷入險境,每一招每一個動作都在夾縫裡求生存。
  
  然而白景卻不對四怪傑出手,反而揮動傘劍大斬四方,同時留神關注著人群,以防他一直戒備的人物倏忽殺出。
  
  「怎著?一向趾高氣昂的妳,現在卻如此被動。」氣王一連數掌拍不到白天希身上,順便揮手爆碎了一名從後偷襲的嘍囉,一面道。
  
  白天希默然不答,她絲毫不敢分神應答,而是全心全意地觀看氣王的舉動。
  
  氣王的霸王卸甲......雖然這招似乎能吸收我的招數後反震,但也有著無法連續使用的缺陷,因此得和歸一必擊掌交錯使用,那就以一掌的代價騙走他的護身氣甲,再以快制慢!
  
  白天希已經準備好挨打,可一瞥眼望見董超等人皆在奮力苦戰,又不禁猶豫了。
  
  --殺氣王固然重要,可我是否該先幫他們脫險?正想當頭,氣王的掌已印到,萬歸一的力量轟得白天希猛退不止。
  
  「妳大意了。」氣王得勢,立刻抓緊機會跟上,接她一套打,白天希為求避讓只能一路退了回去,險些和大樹撞在一起。
  
  「大俠,妳還可以吧?」大樹退到白天希身邊,他對上的白家門生雖然還不如氣王、白景,可也不是泛泛之輩,仍不能單獨應付。
  
  「我問你,」看著氣王步步逼近,白天希快速地道:「你有自信擋住氣王幾秒?」
  
  這什麼意思?大樹還沒搞懂白天希的話,忽然被人一推,迎向了另一頭的氣王,而白天希卻在此刻出拳擊向大樹身後的白家門生!
  
  等、等等!那這樣的話...大樹看著眼前的氣王,這才明白白天希的計畫。
  
  氣王馬上便看懂了白天希的用意,冷哼一聲,道:「本王姑且看你攔得了多久!」揚掌又是百萬歸一,絳紫長袍隨氣息高漲而翻飛。
  
  「對蝶游蜂!」曾有對壘經驗,大樹立刻以柔招化解,肥胖的身軀輕如鴻毛,不住迴旋移位,避讓掉所有氣王發出來的掌招。
  
  另一邊白天希出招亦是毫無保留的速戰速決,甫一出手便打出了最強殺招「毀天滅地」雙拳,重擊對方的面門和膻中穴,對方雖然反應甚快以臂架擋,白天希卻在其猝不及防之際變換招式,雙拳擊出的毀天滅地頓時變成了摧枯拉朽,拳頭帶著強大的旋勁鑽破防守雙雙正中目標。
  
  此時大樹和氣王正交纏著,氣王從必擊掌打到了必擊指,而大樹也從對蝶游蜂一路使到浪蝶狂蜂,一方愈打愈快一邊愈旋愈急,卻是誰也沒碰上誰。
  
  「換手!」擊退敵手,白天希立刻趁勢與大樹換位,而大樹也趁著對方身形未穩以浪蝶狂蜂轉至他面前,連番數掌切在幾個要害處,頓時把那白家高手給殺了。
  
  「這樣就是二對一了。」大樹道。
  
  「先助其他人!」白天希一面說一面退。
  
  「豈能讓你們稱心如意!」氣王緊追不捨,周遭的無修為者皆在其氣勁縱橫之下被震飛,頓時慘乎連天。
  
  這時一直在屠殺打手的白景也注意到這邊的狀況,他的身影如幽靈般閃動,倏忽之間已經來到了董超和石不讓的中間,舉劍便朝石不讓的心窩刺,同時反手一戳打向董超的雙眼。
  
  這幾下迅雷不及掩耳之招讓石不讓除了鼓勁硬扛外別無選擇,而董超也出爪扣腕,險險逃過瞎眼的命運,但白景應變從容,忽然手握劍刃反過來以末端的利鉤去探董超的後頸,要斷他首級,總算前些陣子的鍛煉讓董超反應有所進步,另一爪迅速鎖住鐵鉤,將白景的手和兵刃完全制住。
  
  「好傢伙,看...」董超正想以赤煉爪的炎勁來燒白景的手腕,白景的下盤卻倏忽彈起,兩腿重重蹬開後頭石不讓,而後又趁勢跨弓步將兩手往內拉,董超正想穩住,白景馬上一腿踢到他的胸膛上,董超吃痛之際讓白景得以抽回一手。
  
  不妙!董超見狀立刻蹲下滾開,果然白景立刻兩手緊握住劍刃旋身掃斬,雖讓他驚險避開,可周圍的人可就沒這麼幸運,全數開腸破肚。
  
  而被踢到戰圈外的石不讓則暗冒冷汗,這白景不僅身法靈敏迅速,方才踢在自己身上的腿卻又如有萬鈞之勢,即便四人之中自己練有最堅實的護體氣勁,也感到疼痛難當。
  
  --這斬要是砍在自己身上,我有把握捱下它嗎?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