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躲開兩發子彈,揮刀割斷開槍者的咽喉,順勢躍過幾具屍體,奮力擲出砍刀截擊正在逃跑的南宮宮主鳳華。
  
  這一擲力道極重,砍刀如星追月,飛快地趕上鳳華,眼看就要插入她的背心,一柄飛刀忽地橫向打出,硬是將克里斯的砍刀直接擊落。
  
  「誰!」錯失了機會沒能殺到鳳華,克里斯大聲喝問。
  
  一名留著山羊小鬍子的瘦男人領著一群人緩緩走出,領頭的男子一把攔住鳳華,道:「唉呀,前些陣子接連要求會面都只能吃閉門羹,想不到這會兒卻把美人抱上手啦!小生可消受不起啊。」說著他放了驚魂未定的鳳華,向身後部眾道:「保護宮主!這邊讓我來。」
  
  「你什麼人?」克里斯撿起砍刀,問道。
  
  「怎麼?這麼快就把小生給忘啦?小生是山羊啊!」
  
  「管你山羊還是羚羊,勸你滾一邊去,別妨礙我殺人!」
  
  這時後頭眾人忽然分退到兩邊,一名背掛單刀、年約二十初的少年昂首闊步走到最前頭,道:「既然如此,那本門只有以武力壓制了。」
  
  「羅大人,這人還用不著您弄髒手,小生應付得來。」山羊畢恭畢敬地道。
  
  羅東自信一笑,眼神絲毫不離克里斯手中的刀子:「現在你的首要任務是和另一端的阿虎會合,我很快就會跟到。」
  
  「是。」山羊點頭,領著眾人往戰場內前進,卻獨留鳳華一人,因為他們最首要的任務不是保護南宮之首。
  
  --也不需要了。山羊回頭瞥了眼羅東,心知此刻的鳳華才是最安全的。
  
  「你...你是天門的?」鳳華好不容易定下神,卻見羅東一夫當關,攔在自己面前,不禁愕然:「天門為什麼要插手南宮的事?你們到底在盤算什麼!」
  
  羅東頭也不回,背後的單刀鏘然出鞘:「昔日三幫血盟豈能毀於一旦?有什麼誤會、交惡都還有化解的餘地,但只有你們能夠安然活著,這一切才有可能發生。」
  
  克里斯冷笑,驀然放鬆全身,讓兩臂自然下垂,接著又舉臂緩緩向左又伸展,緩慢地打直。
  
  羅東眼神間絲毫沒有迷惘,他立刻舉刀去架擋那飽含爆發力的猛然一擊,單刀和短砍刀互相交抵,迸出燦爛火花和刺耳的金屬摩擦。
  
  看著羅東與殘殺紫蝶的刀手打得不分上下,鳳華不禁感到慚愧,南宮可是頭一個毀約之幫呀!為什麼天門的人還願意救自己?
  
  回說羅東單刀大戰瘋狂的殺手克里斯,雖在兵器上略勝一籌,可克里斯卻憑靠著那股莫名之力反過來壓制羅東,打得羅東左支右絀,刀鋒上盡是硬拼後留下的缺口和裂痕,好幾度險些被割喉,卻在最後一刻險險避過,只在手臂和胸口上留下深淺不一的傷痕,雖會帶來劇痛,卻一時不能至他於死地。
  
  雙方正打得難以分解,一條黑影倏然竄來,將克里斯拉走,卻是野獸打不過白景,渾身是血地撤退,又見克里斯還沒把鳳華處理掉,再也沒多想其他的,果斷拉著自己的戰友逃之夭夭。
  
  
  此刻的戰圈當中,四怪傑正與白景、氣王兩大高手搏命纏鬥,四人背貼著背遭受八方的圍攻,硬是抵死不退,卻已經難挽狂瀾,但面對攻勢暴躁的氣王搭配見機而動的白景,縱有白天希帶領,功力稍有提升的三人仍然不是他倆的對手,各自身負內外傷,頹勢已現。
  
  就在雙方都以為勝敗分曉之際,南宮的眾世家卻在不知不覺之中紛紛停下了手,唯有場中的四怪傑和白家高手仍渾然不覺,全心投注在死鬥之上。
  
  白景也查覺不對,倏然抽身想要看清周遭情勢,但氣王卻仍以歸一必擊掌硬拼白天希的毀天滅地拳,而無力再插手的石不讓三人則在旁乾瞪眼,看著一條壯碩的身影躍至氣王頂上,揮動鐵掌狠狠劈在氣王的天靈蓋之上!
  
  「開山破海!」東堂新任副堂主,阿虎高聲喝道:「退下!」
  
  氣王本專住在白天希身上,忽被人如此襲擊要害,險些承受不住,咬牙同時保命絕學再次上手:「霸王卸甲!」
  
  轟然一聲,阿虎和白天希被雙雙震退,氣王卻也趁勢退開,瞪向白景:「你做什麼忽然收手?」
  
  「看清楚。」白景輕描淡寫地指了指街道的前後兩端,氣王這才發現他們交戰的接到以被一群手持槍械的人物團團圍住。
  
  「是天門的人?」氣王吹鬍子瞪眼:「好樣的!竟想趁人之危?」
  
  「錯了,」人牆之後忽傳來一把響亮的人聲,人牆立刻向兩側排開,讓出一對朝戰場中央走來的男女︰「我等是前來調解鬥爭的。」
  
  當眾人瞧清楚羅東和其身旁之人時,全部震驚地訝喊:「宮主?」「宮主!」「這是怎麼回事?」
  
  「安靜!」鳳華厲聲道︰「天門確實是念在昔日三幫盟約而前來調解鬥爭的,方才若不是這位羅大俠出手,我已經慘死刀下,就算你們滅了十一人客又有何用?」
  
  後頭東堂的幾名小弟見到羅東身上有五六處傷口正淌著血,立刻前來要替他包紮,卻被羅東揮手制止。
  鳳華接著又道:「停手吧,為了這一切南宮已經犧牲太多...我們...今天已是一敗塗地。」想到紫蝶為保自己而慘死,一個忠心奉待自己十餘年的親信卻落得如此下場,鳳華不禁悲從中來,語調也有幾分哽咽,黯然神傷之色壟罩在每個南宮世家的臉上。
  
  氣王卻悶哼了聲,道:「南宮的決定可不代表白家院,今天你們要仗勢欺人,本王他日必定奉還,告辭!」說完便領著於下白家門生拔地躍起,踩著路樹屋簷,一路遠去。
  
  白景卻不走,只是看著鳳華道:「宮主,您這話可是認真的?」
  
  後頭的白天希驀然尖聲高喊:「白家的全給我去死!」披頭散髮的她似是殺紅了眼,舉止之間盡是瘋狂之態,一旁的阿虎見狀連忙攔住白天希,道:「大姐,冷靜點!」
  
  白天希聞人叫喚,愕然轉向阿虎,愣愣地道:「你是...白虎?」
  
  「好久不見了,大姐。」白虎苦笑點頭。
  
  這一幕看在後頭的眾東堂堂員眼中,皆是震驚不可言喻,想不到一直在上官手下辦事的阿虎竟也是出自白家院的高手。
  
  「大姐,別衝動,妳傷得不清。」白虎搖頭道:「羅大人自有打算,別白費他的苦心。」
  
  白天希怒目咬牙,卻不得不承認此戰若無東堂插手,包含自己在內的四怪傑等人早已覆滅,她緊握雙拳直至發抖,將無可宣洩的不甘與憤恨,全數重重轟在地面,然後轉身往外走,董超等人見狀,也連忙跟上。
  
  「前面的俠士請留步。」羅東朗聲說道,一面走向這邊來。
  
  此刻的白天希情緒極差,絲毫不打算理會天門的人,但這夜苦戰已消耗掉她太多的氣力,竟還走得不比羅東快,馬上便被攔了下來。
  
  「做什麼。」白天希神色不善瞪著眼前的少年。
  
  「白小姐,可知小不忍則亂大謀,為了自己的願望,妳願意忍多久呢?」羅東還刀入鞘,道:「留下來吧,敝門門主也想見見妳,除非妳有什麼非離開不可的理由。」
  
  白天希沉默許久,才終於重嘆了口氣:「就這樣吧,但如果你們沒有任何能夠提供給我們的東西,到時可沒那麼容意就能打發掉我們。」
  
  「沒有如果,只有百分之百。」羅東微笑。
  
  當四怪傑往內和東堂眾人會合時,白虎走到羅東身後:「羅大人,話別說得太死啊。」
  
  羅東只是聳聳肩,道:「放了那些拿了錢的打手、傭兵,場子讓給條子清理,你和山羊就把南宮宮主鳳華帶回去總門給門主處理吧。」交待完這些後,羅東便先行一步離去。
  
  排開南宮眾人,白虎來到山羊身旁,和他一同將鳳華綁縛住,將她押上閃堂備好的接送用車,將南宮宮主運回總門。
  
  這一天,堂堂六大幫之二,先後落入了天門的手中,而城中六大幫鼎立的時代也悄然結束。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