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人客、南宮、天門,數周之內全部落入新任門主蘇西修特的手中,不僅十一人客的幾名幹部如此,連南宮宮主本人都在天門的監管之下。
  
  而我星龍會卻因為一個小小協約而被迫袖手旁觀?龐左心死咬著雪茄,心裡頗不是滋味,退出那麼遠的範圍使他難以掌握第一手的城東消息,當南宮和十一人客正式開打時,他才明白為時已晚。
  
  「別說分杯羹,連點油水都沾不著啊。」龐左心喃喃自語,十一人客擁有的礦場、資金和南宮擁有的那一份,雖然不是直接納為天門的名下產業,但如今東城三幫血盟的龍頭就非天門莫屬,加上其他兩幫已被削弱泰半幾乎是徒具虛名的組織,這些資源還不是任由天門調度......這究竟是多麼龐大的收穫啊。
  
  哼,蘇西這小婊子和她父親不惶多讓啊!看來把她和貝天石那傢伙相比是太低估她的能耐了,很遺憾的是,妳真的認為妳能夠獲得全然的勝利嗎?
  
  龐左心找來了分會長孟秋生,讓她與球館連絡。
  
  --蘇西這傢伙未免也過得太爽,我就託人送點賀禮給妳慶功一下。
  
  龐左心露出陰測測的笑容,但當房門被人敲響,他立刻又收斂起上揚的嘴角,正襟望向門口,道:「請進。」
  
  推門而入的是名五十上下的高額頭男子,他清一色的灰調穿著,除了那雙黑皮鞋外盡是灰西裝灰領帶,灰色的長褲灰色的襪,讓人看了打從心裡憂鬱起來。
  
  見到此人,龐左心整個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迎上前去道:「老聰?」
  
  那叫尼聰的中年男子和龐左心握了握手,互相寒暄一陣後來到一旁的沙發組上入座,龐左心喚來了小弟給兩人泡了杯茶,一面道:「據說聰兄最近事業愈做愈大呀,怎麼會有這個閒暇跑來寒舍喫茶?」
  
  尼聰擺了擺手,笑呵呵地道:「事業都交給徒子徒孫辦了,我老頭子一個難道還不嫌麼?」說著呵了一口燙茶,「哦」了聲道:「是『繡球菊花』啊。」
  
  龐左心一豎大拇指,道:「老聰品茶功力果然寶刀未老!這可是花了我不少功夫弄到的,別客氣,多喝點。」
  
  尼聰朗聲笑道:「沒什麼,前些陣子才在八子正那邊的茶館品過,這味道真是難忘啊。」
  
  「八子正?聰兄怎麼會跑去對岸啦。」龐左心才在追蹤互相合作的白虎幫和吾茗的動向,本就對對岸話題頗敏感,現又親聞尼聰去過八子正,心裡頗有些不悅。
  
  「我剛剛說啦,事情都扔給徒子徒孫辦,我自己閒著四處晃,就晃去八子正喫茶了。」尼聰說著又啜了一口,連連讚道:「真是好茶!」
  
  龐左心並不相信,白虎、兄弟、星龍會也不乏明爭暗鬥,堂堂兄弟會的會長尼聰真的會閒著沒事跑去吾茗設在八子正的茶館,只為喫口茶?
  
  「龐兄你別只顧著說我,最近你事業也做得挺大啊。」尼聰擺手笑道:「不費一兵一卒把安雲里從天門手中拿過來,達成了和亨舍爾之間的協議,這一筆賺得可不少啊。」
  
  「只是門面風光,接下來還有得忙呢。」龐左心不以為然:「倒是老棠那邊不曉得給了人家什麼好處,吾茗竟然願意贊助白虎,要不是安雲里拿下來了,這活路真要給斷了。」
  
  「哪裡的話,柳暗花明又一村嘛,路哪有這麼容易斷的,再說這案子一向都是誰拿到算誰的,大家說好平分誰也虧不了誰,上回你龐兄拿了三分之二,現在老棠這樣做也只是剛好補回之前的損失而已。」
  
  龐左心皺眉,現在尼聰這老狐狸是在幫老棠講話就是了?
  
  「唉,別提這些啦,喝茶喝茶。」尼聰擺手道,龐左心只能悶哼一聲,不再多提此事。
  
  現下最大的敵人畢竟是天門啊......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