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門,約期第三天的代門主推選之日已然到來,舉門上下齊聚主殿當中,等待著候選者現身。
  
  由於開興堂堂主貝天石身負刺殺門主未果的罪名,雖然尚保有參加推選的資格,但決不可能被允許競選;閃堂堂主克勞德無心於門主之位,因此自動退出;鬥堂一向以武鬥著稱,堂旨在於保衛現任天門門主,堂口的一切行動皆遵照門主指示,因此全員亦不得參選。
  
  如今符合資格的,只有東堂的上官熙,以及已故門主蘇西修特的貼身護衛--羅東。
  
  身為東堂的領導,上官一直少有作為,雖然前門主約翰被交託奪取安雲里的重責,卻遲遲無果,最後靠著遊民才打出成績,而後一路攀升,在自己任內使東堂升格成為門內四大堂口之一,算來也是有點能耐,加上上官也是約翰修特早期東征西伐時便已入門的老幫眾之一,只是一直以來都埋藏在于若旺、克勞德和貝天石等人的陰影之下,能成為候選者之一,並不是毫無緣故。
  
  而近來功績不斷的羅東更是不用提,不論是大敗眾所指望的貝天石,還是指示蘇西,讓她能在最佳的時機退星龍、降南宮,並且收納十一人客到天門門下,雖然最近圍殺白景的行動可說是破綻百出,卻也有人認為瑕不掩瑜,羅東仍是一大良選。
  
  在眾人的注目之下,兩人並肩步入主殿,來到主座之前後便一齊轉身面向群眾,推舉亦隨之開始。
  
  東堂百餘眾分立兩側,一邊是後入的新血和原班的老馬,另一側卻是被黃義拉入門中的老高一夥,而其餘的閃堂、開興堂眾人亦在場中,間央堂殘眾也沒缺席,唯有不能發表意見的鬥堂不在,只能靜待結果。
  
  上官掃視群眾,首先朗聲開口:「那麼,相信各位弟兄都很清楚現在的狀況,這一連串的悲劇讓天門先後痛失兩名有為的領導,如今修特家族已無後繼者,因此今天我們要推舉的並不是暫時的代理門主,而是一位真正的天門門主,今天不論是在下,又或者是這位羅大人受到諸位青睞,都將直接成為天門往後的正式領導,望諸位弟兄們慎思慎選,切莫躁急。」
  
  「上官熙,你話說得很好聽,怎不先提提你的領導方針,讓大家做參考。」閃堂堂主克勞德雙手抱在胸前,瞅著上官道。
  
  上官微微一笑,轉向克勞德:「天門近來發生了這麼多事,平定內亂、退星龍、化解兩幫之爭後又派眾阻止白景救走戰犯鳳華,已經費了不少精力人力,現在好不容易爭得一個休養生息的空檔,天門正是需要的是一個能夠打理內政、穩固根基的老經驗,在這方面,在下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勝任。」
  
  克勞德微微頷首:「說得不錯,我也是這樣想的。」
  
  上官暗喜,但仍進一步問:「堂主言下之意是?」
  
  「意思就是,我代表閃堂眾人全力支持你的方針。」
  
  已經先拿下一堂了!雖然這是早就安排好的戲碼,但上官仍然心花怒放,費時費心奔波遊說果然沒有白幹。
  
  另外還有山羊和阿虎組成的東堂元老派,這些人自然也是支持自己的,不過那群後入夥的遊民......上官望向代表遊民的瘸腿老高,心裡暗罵,自從自己的門生黃義死後,這傢伙愈來愈有和自己做對的傾向,這老傢伙果然奸詐,天曉得黃義是怎麼死在安雲里的。
  
  「那麼羅東,你都沒什麼話要說嗎?」克勞德望向另一側的羅東,問:「上官已經說完了,換你吧。」
  
  羅東緩緩睜開眼,淡淡地瞥向克勞德,後又闔上眼簾,似在沉思。
  
  這般無理之舉,不僅讓上官派的人心感憤慨,更讓羅東一派的人捏了把冷汗。
  
  --他到底在想什麼?
  
  正當氣氛僵硬到了最高點,羅東忽然悠悠嘆了口氣,道:「你們真的對現在情勢有所了解嗎?」
  
  「這話是什麼意思?」克勞德皺眉問。
  
  「上官也說了,現在正是天門休養生息的最佳空檔......你們真的相信這樣毫無根據的胡謅嗎?」羅東眼神堅定地看著克勞德:「星龍會會長龐左心可不是膿包,在得知前門主約翰過世之後一度被詭計嚇阻,為什麼前門主蘇西之死卻沒有引來星龍大軍壓境?你們真的以為龐左心人會好到放天門休養生息嗎?更何況三幫血盟名存實亡,若星龍、兄弟、白虎三幫聯手,區區天門豈是對手......說休養生息真是太荒謬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
  
  「龐左心之所以沒有趁機打天門,是因為他現下正面臨更強大的對手,已經無暇分神,如果諸位有機會可以去球館打聽打聽,你們就會知道,安雲里在前些日子裡被不明的外地人給拿下了,所有進入的星龍會車隊完全失聯,膽敢挑戰有亨舍爾企業做後台的星龍會,對手自然實力不凡。」羅東頓了頓,又道:「雖然有亨舍爾在後支持,但再過不久,星龍會也許就會向天門求援了。」
  
  對手真的如此厲害?眾人聞言,頓時議論紛紛,整個主殿鬧哄哄的一團亂,羅東也不插嘴,只等眾人重新靜下來。
  
  「明白了嗎?這次的敵人不光是星龍會自己的敵人,而是整個威伊貝爾要面臨的敵人。」羅東朗聲道:「只有哈費斯特的德利爾企業,才有這樣的實力。」
  
  此言更是引起了眾聲譁然,訝異的訝異,不信的不信。
  
  羅東趁此機會繼續喊話:「正因為威伊貝爾面臨如此局面,天門才更需要一名能夠帶領眾人克敵制勝的門主,而非一昧粉飾太平、軟弱無能的傢伙,此戰失敗姑且不論,就算打退南城的人之後,還要面臨威伊貝爾中的重新洗牌,各大勢力的存亡興衰皆繫於此刻,我們難道能安於現狀休養生息嗎?天門人是要一統天下,還是做下一個遭人抹滅在歷史上的小小門派,你們自己選擇!但我要提醒你們,千萬不要在你們的餘生之中對自己現在的決定感到懊悔莫及,因為錯過的機會是不會重來的,人生也不是永遠,能夠如此接近成功的機會也絕對不多!」
  
  「那麼,選擇吧,要把將來交託在上官熙手上,還是將一切勝利的可能賭在我身上,你們自己選吧!」
  沉寂。
  
  慷慨激昂的話語之後,殿堂之內只剩下絕對的沉寂。
  
  良久,開興堂的貝天石驀然單膝跪下,朗聲道:「我代表開興堂等眾,今後絕對服從羅門主之令!」而隨之而來的開興堂眾人也齊聲下跪,聲勢浩大。
  
  老高也跟著出列說道:「我們自然是站在羅門主這邊的。」
  
  一旁的白天希也跟進:「白天希代表四怪傑支持羅門主!
  
  「間央堂支持羅門主!」
  
  「十一人客末席支持羅門主!」
  
  支持羅東的聲浪瞬間壓過上官的派系,東堂和閃堂等人皆為之震驚,上官更是雙拳緊握。
  
  ......事成定局,無可扭轉。
  
  最終的結果,羅東壓倒性的勝出,上官熙最無地自容的慘敗。
  
  天門首度落在修特家族之外的人手上,而新一代門主的年紀尚不到二十。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