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天門門主這件事並未給羅東帶來絲毫的喜悅之情,即位之後他便立刻派出薩費爾和露比到城裡的球館探問安雲里、亨舍爾企業和星龍會等勢力消息,務必掌握住來自南城的那群人的動向,並讓四怪傑時時刻刻待在自己身邊,頓時取代了過去一向由鬥堂保護門主的職責,但上官熙的東堂仍然掌管著一部分的內務。
  
  「往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得請上官堂主多多提點。」即位後的羅東不卑不亢,如是向一旁的上官說道。
  
  上官熙完全無可回絕。
  
  閃堂成為連繫南宮殘眾的管道,羅東即位後的十天便和鳳華談妥,由克勞德陪同將她送回南宮,並長時間監控南宮,徹底掌握南宮的內部;同一時間,他也安排了老高等人廣納門人,要在短間內備齊大量的人力來應對任何的情況,至於鬥堂眾人則固守總門,隨時待命。
  
  而這陣子,他則找來了貝天石和上官熙商討接下來的大戰,這兩人皆是約翰修特掌門時便跟隨著他的元老級人物,羅東問得很直接:「對於這一戰,你們有什麼樣的看法?」
  
  「先觀星龍會如何與之對陣,或者謹守不攻,等到對方消耗得差不多再適時出手。」上官如是說道。
  
  羅東沉吟了會,道:「嗯,隔山觀虎鬥是個不錯的想法,不過別忘了白虎和兄弟兩幫也正在虎視眈眈,他們可不會輕易讓自己入局,得想個法子才能讓他們也有所消耗,否則星龍會一垮,就輪到鄰近的天門遭殃了。」
  
  「唔...我再想想有什麼辦法。」
  
  「貝堂主呢?」羅東望向貝天石,尋問意見。
  
  「我還是贊同和亨舍爾爭取優先的合作權,把星龍會放出去當砲灰,我們乘勢反打回去便是。」
  
  羅東搖了搖頭:「要如何取得亨舍爾的信賴會是關鍵,不過同樣的問題是,白虎和兄弟是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們亂搞,因為星龍會對他們而言是強大的屏障,如果星龍會滅了,最後遭殃的仍舊是天門。」
  
  「怎麼說?」貝天石皺眉。
  
  「他們會賣掉我們的情報以爭取時間啊!相較於那兩幫,天門可說是勢孤力單,如果我是南城的人,當然要先打天門後與白虎、兄弟長時間消耗,最後再一舉吞滅兩幫,統一南北。」羅東道︰「要讓僅剩的四幫齊心抗衡外來勢力,同時又能讓天門在這場大戰之中獲益最多損害最小,這不是件容易的事,貝堂主說得對,我們應該和亨舍爾再次談判,但我們同時也要和星龍會交涉
  
  ,合力說服另外兩幫出手支援,交涉方面交由上官堂主你來做最是合適,得麻煩你多跑幾趟了。」
  
  「就交給我吧。」上官點點頭,先行離去,但才走到會議室門口,羅東忽然叫住他道:「上官堂主,千萬別上了龐左心的當,拿有利的條件去換取他本就該做的事,談判不成就說服,說服不成就威脅,把最糟的結果分析出來,他必定會答應。」
  
  「是。」上官應了聲,便頭也不回地走出會議室。
  
  確定上官走遠後,羅東才嘆了口氣,仰躺在椅上。
  
  「怎麼?你沒把握?」私底下的貝天石還是沒把羅東的權位當一回事,對談起來依然直白而不造作。
  
  羅東緩緩搖頭:「我是在嘆上官仍然不服我的事。」
  
  貝天石攤手表示不解,他對這倒是沒什感覺。
  
  羅東聳肩起身:「但願他別趁此機會和龐左心談些題外話。」
  
  「什麼樣的題外話?」
  
  「你不會想知道的。」羅東笑道。
  
  
  □
  
  
  南城人到來,安雲里內氣氛緊逼,入里的百名先鋒分頭執行暗殺任務,將駐紮在安雲里內的星龍會勢力連根拔除,並且設立據點與星龍會對峙,同時等待尚在後頭的主力進入。
  
  一切的事情,僅在一周內便已完成,足見這百餘人的訓練有素。
  
  雖然已是春末近夏之際,但安雲里內依然陰雲滿佈,氣溫低冷,這群來自四季長夏的哈費斯特的漢子皆大感不慣。
  
  只有一名身披軍用背心、臉戴墨鏡的男子不畏天寒,嘴角叼菸看著一堆殘破不堪的廢墟,神色複雜。
  
  紅門啊......
  
  我...已經是個死人了。
  
  男子咬牙,菸身凹折,這時一名同夥走到他身後,問:「巴尼羅斯,這是你以前待的地方?」
  
  「巴尼羅斯已經死了......」男子吐去口中的菸,任由水灘將之泡熄:「現在請稱乎我亡徒。」
  
  「好吧好吧,」那同夥表情看起來頗無奈,攤手道:「亡徒,你有把老闆交待的事辦好吧?」
  
  「你現在是在質疑我?」亡徒墨鏡下的雙眼毫無感情,他轉向那名同夥,一手有意無意地按在腰間的配槍上。
  
  那同夥心裡一寒,連忙道:「當然不是,我只是怕你光問那些傢伙的行蹤,忘了要塞他們遮口費。」
  
  「你懂我,我不會貪那點小錢。」亡徒走到廢墟的殘破屋簷下,又點了一根菸:「該給的我都給了,除非他們背信,不過傳聞中球館是不幹這種事的,對吧?」
  
  「老鄉那邊的那是當然,但這裡的我可不敢說。」
  
  「小松,我問你。」亡徒想了想,才道:「...算了,要來跟菸嗎?」
  
  「嗯?算了吧。」小松也走到亡徒旁邊蹲下:「有什麼話直說吧,悶在心裡怪不好受。」
  
  「是我不好受還是你不好受?」亡徒嗤鼻同時,菸也隨之噴出,他搖望遠方,似乎這樣就能望見威伊貝的鬧區中那些林立的大樓:「我是在想,這一趟真能活著回去嗎......」
  
  「哼,想太多。」小松拍著亡徒的背道:「有什麼東西是我們萬無虛發的神槍手打不爛的?你有自信點,下面的弟兄才不會虛掉啊。」
  
  「別小看那些外地佬,他們也是有能打的人。」亡徒冷笑。
  
  小松正還想說些什麼,口袋裡的對講機忽然嗶嗶作響,他立刻起身道:「不聊了,走吧。」
  
  「怎了?」亡徒蹲在地上問。
  
  「大隊要進來了。」小松眼神閃爍著興奮之情:「時候到了。」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