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確定那些外來者的力量之後,龐左心沒一夜能夠安枕入眠。
  
  南城的哈費斯特到底是跟誰借了熊心豹子膽,居然千里迢迢來打我星龍會?但自己派出的人馬確實難以收拾那些傢伙,到現今仍僵持不下,洪先生昨晚又打電話過來,龐左心愈來愈覺得和亨舍爾扯上關係實在不智,但又難捨安雲里這塊到口的肉,這一切都太令他難以決斷。
  
  這一天他黑著眼圈坐在辦公室,洪先生大概還會再來電,他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不過眼前這人是怎麼回事,在這種時候跑來見自己?
  
  「龐會長,您好,我是上官熙。」
  
  「我知道。」
  
  「那我就不客套啦,」上官笑著暢飲龐左心特地買回來的「繡球菊花」茶,道:「最近大家都聽說安雲里那兒來了一群南城的人,不但佔走那兒的地,還殺了您的人,所以敝門門主特此派我前來關問會長。」
  
  龐左心愣了愣,卻是前些陣子維奇才回報自己任務完成的消息,如果真是如此,那麼現在的天門門主又是...?難不成他們這麼快就推舉出繼任的人了?
  「龐會長?」
  
  「哦哦,你是說這件事啊。」龐左心假裝閉目養神片刻,才緩緩道:「唉,貴門是當真有心,不過我現在無暇回禮,待我處理完這些事後,再讓人回頭去拜訪貴門門主。」
  
  「這點禮術細節就不必了,其實我今天除了來詢問狀況之外,也奉了命要和會長商討聯手應敵的事,這還包括了兄弟、白虎兩幫,希望屆時會長能轉告尼幫主和林幫主。」
  
  「聯手?」龐左心呵呵笑道:「星龍會有亨舍爾相挺,豈可又將外人牽扯進來?這是我們自己的問題,還請貴門門主不用多操煩了。」
  
  這肥豬在害怕嗎?上官熙思忖著,接著說:「好吧,但敝門願與會長合作的心意依然不變,請會長再三思,我會在這附近靜待會長的回應。」
  
  「......」龐左心看著上官熙起身離去,心裡頗不是滋味,這樣跑來主動向自己談聯手,好似在預告著自己的失敗,難道有了亨舍爾在槍械上的協助,我還怕趕不走那些打南城來的海狗?
  
  占據桌子一角的電話忽然鈴聲大作。
  
  龐左心嘆了口氣,硬著頭皮接起電話。
  
  「會長,是我。」不料對面答腔的人卻不是預其中的洪雷,而是自己派去安雲里的分會長之一的繆亞,他語帶沙啞地道:「我們撤退出來了,現在正準備回去。」
  
  「撤退?」龐左心按捺住怒意,盡量使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緩:「不是有兩個分會的人在嗎?打不下來也就罷了,怎會撤退?」這樣該怎麼像亨舍爾做交代...?
  
  「會長,那百餘人看起來只是先鋒...」繆亞頓了頓,忽然像外頭喊道:「別管那些貨了!裝好的就直接走!快快快!」外頭時不時還傳來槍彈的刺耳銳響。
  
  通訊就此斷去。
  
  龐左心顫顫地拿著話筒,心知繆亞等人是凶多吉少了,臉上不禁一陣青一陣白。
  
  掌管著上百分會的星龍會總會長驚天動地的一聲大吼之後,將手中的話筒狠狠摔出,驚動了外頭的幾名路過的弟兄。
  
  龐左心咬牙瞪著天花板,取出手機撥打給洪雷。
  
  「洪先生?我要亨舍爾的全力支援,我要一舉把安雲里打回來。」龐左心怒搥桌面:「我要殺了那些南城的海狗!」
  
  
  □
  
  
  薩柯滿意地接見先鋒軍的領隊亡徒。
  
  這些北城的傢伙們養尊處優慣了,總把帳目上的數字掛在嘴邊耀武揚威,卻不記得最根本的力量為何物。
  
  --現在見識到了吧,暴力才是一切啊。
  
  「執行長,怎麼你也來了。」亡徒非比訝異,這執行長瘋了不成?這樣身先士卒可不是鬧著玩的。
  薩柯微笑著點了點頭,道:「你做得很好,往後也要多多仰賴你了。」
  
  「該先從哪下手?」
  
  「既然星龍會那麼急著送死,那就先打星龍吧。」薩柯遞交一份戰略圖,道:「進城的同時有一部分人馬要和前來接應的船隊會合,然後繞路打白虎幫,這段時間要盡快穩定內部,才能順利會師,否則另一邊進行奇襲的兄弟勢孤力單,恐怕撐不久。」
  
  「但是天門......」
  
  薩柯立刻看穿亡徒的想法:「看著自己的宿敵被殲滅,天門再樂意不過了,問題是亨舍爾,一直都是亨舍爾,如果我們在那件事的進度上能夠有所超前的話,說不定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呢...」後面的話已是薩科的自言自語,亡徒沒弄明白,只是道:「老闆,就我問出來的情報,天門連續兩次易主,又插手南宮和十一人客的爭執,還聚集大批人馬追殺白景,現在的天門絕對比白虎和兄弟幫虛弱,為什麼不先打天門,還要給對方整頓內部的機會?」
  
  「你如果有問清楚,就會知道現任的天門門主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頭,要我們以目前的計畫快速殲滅星龍和白虎,天門哪有足夠的時間整頓內部?別想太多了...我們不會給對方太多喘息空間,大夥今晚就動手。」薩柯說完便走出據點之外。
  
  亡徒嘆了口氣,執行長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也只能遵從,但他總感到有股隱然的不安,讓他直覺這計畫的不可行。
  
  說起來,小馬和紅蓮堂的弟兄們冤死至今,也有半年了啊......亡徒看著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天際,眼神間充盈著堅毅和下定決心的狠絕。
  
  亡門之仇,終將可報。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