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星龍會武裝起來之前,薩柯便已領著士氣高漲的眾人勢如破竹地拿下廣場主幹道行經的幾個小區域,他將大批人馬化整為零,分散成數個小組侵入,以傘狀向外席捲整個威伊貝爾。
  
  他清楚這種情況不會持久,雖然乍看之下星龍會毫無動靜,但擁有廣大腹地的星龍並不怕自己這樣快速的推進兵力,實際上自己真正能鞏固起來的區域大約只有三分之一左右,而其餘的部分都將會被星龍會收回。
  
  但即便如此,仍得趁著能夠推進之時盡量將可及範圍延展開來,一方面可以在最前方之處設下防線減緩星龍會取回失地的速度,最主要的是要探查城內深處的地勢,好為將來的進攻鋪路。
  
  而亡徒帶領的先鋒隊則收到了另外的任務,從當初突擊安雲里的近百眾人中的選出一半人手,朝星龍會與天門之間的邊界前進,要一探天門的虛實。
  
  「就算天門在老闆的計畫中是最後的目標,也別太大意,這些外地佬可不簡單。」亡徒對著自己帶領的部眾道:「聽我的指揮,沒我准許絕對不要擅自行動。」
  
  「是。」眾人齊聲道。
  
  「明白了就上吧!」亡徒高喊一聲,便領著眾人以步行方式朝濁溪的方向出發,每人身上只帶著少量的日用所需和一把小刀,只有亡徒仍然將自己那柄雙管散彈槍塞進自己的背包,以防事情生變。
  
  濁溪的兩側共有四座橋互通,亡徒將自己的部屬拆成四批分別二十五人,並每每分成五人一組輪流進城,組與組之間以無線電定時通話,以降低天門的注意力,他先讓其他人打前鋒,而自己則和小松與其餘三人自成一組,準備到第二輪時再進城探。
  
  不過問題很快便來了,頭一批進城的人很快便向亡徒取得連絡,告知他們的領隊一個壞消息。
  
  「橋的兩端都有人把守,好像在盤問出入的人來自哪裡、有什麼目地的樣子。」
  
  「報告領隊,這裡也是。」
  
  「二橋也是。」
  
  「領隊,能把那些看門狗爆了嗎?」
  
  亡徒眉頭皺都不皺,迅速下令:「隨便找個藉口折返吧,別節外生枝,所有人給我『立刻』歸隊。」
  
  「是。」
  
  亡徒結束通訊後扔下無線電,一旁的小松終於忍不住開口問話:「怎麼辦?」
  
  怎麼辦?不能洩底又不能硬闖...他抹了抹額上的汗水,沉思片刻後才道:「我們抓些住附近的人派進去勘查。」
  
  「這樣可行嗎?」
  
  「利誘、威脅,什麼方法都可以,要是遇到軟硬都不吃的,就滅口。」亡徒道:「別等第一批的人回來了,傳話下去,讓他們現在就去辦。」
  
  
  □
  
  
  與此同時,徹夜未眠的羅東也收到了鬥堂副堂主橫千里的間接通知。
  
  「橋已經派人守了好陣子,消息應該也稍微傳開了,但像這樣同時對守橋的弟兄們支吾其詞的訪客我還真沒見過。」橫千里透過對講機道。
  
  「有派人去追蹤了嗎?」
  
  「有了,看起來不是附近的人--至少不是星龍會管的那區。」
  
  「我知道了,繼續盯著他們,有任何消息再通知我。」羅東結束通訊後,便又埋首於那堆文見當中。
  
  尚未回去的薩費爾也在旁邊聽著,詳細的對話內容根本逃不過他那敏銳的雙耳,他道:「呵...真是訓練有素的對手,明明還在打星龍,卻也不忘記要注意天門。」
  
  「只不過還是生嫩了點,曝露了行蹤。」羅東蠻不在乎地道。
  
  「也許是我們曝露了內部的空虛呢?」
  
  羅東淡淡地望了薩費爾一眼,他連忙閉上嘴。
  
  --話可不能亂說。
  
  「所以這就是你應付的方法?嚴陣以待?」薩費爾吁了口氣。
  
  「什麼是表象什麼是真實,你心知肚明。」羅東搖頭不正面回答。
  
  薩費爾當然知道,這可是他先前和薩費爾討論後所做的決定,哪一步棋才是幌子,他再清楚不過了,若不是拿了酬金又和羅東約法三章不可向他人說,薩費爾早就和露比炫耀一番了。
  
  --其實也沒必要和她說啊,她對這又沒興趣。薩費爾起身道:「那我先走了。」
  
  「嗯。」羅東忙到沒空抬頭。
  
  瞎忙啊。薩費爾冷笑了陣,也不說破,穿起外套走出天門大樓。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