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雷確定了龐左心的反擊時間之後,想了想仍然不放心,打了通電話到山裡的廠房,清點了下名單,確定所有人員都還待在原處後,仍不忘囑咐幾句:「千萬記得別亂闖下山,山上的儲備用糧夠你們撐過這段時間,但千萬千萬不能離開那地方,要是被那些南城來的海狗發現,那就天下大亂了,要是真有個萬一被發現,你們也要隨時做好毀棄所有樣品的準備,記住了嗎?」
  
  「洪先生,我們真的會沒事嗎?」
  
  洪雷心裡暗暗詛咒,極力安撫道:「會的會的,龐會長已經派了所有的人馬去救你們,但如果你們離開那個區域的話,他的人手會找不到你們,到時後不光是那些樣本會落入對方手中,你們也會有生命危險,聽明白了嗎?明白了就照辦去,別浪費時間。」洪先生不等對方再廢話第二句,立刻掛斷電話。
  
  這就是他為什麼不喜歡和這些滿腦子只剩下實驗方程式的研究人員打交道的原因,幫派份子固然粗鄙,但這些傢伙卻又過分投入單一件事裡,連點世俗常識都沒有,活像個......
  
  「唉。」洪雷長嘆了口氣,卻好死不死給他父親給聽見了,洪乾坤拄著拐杖站在門外,靜靜看著洪雷兩三秒,然後伸手敲了敲玻璃門。
  
  洪雷聞聲連忙轉過身,向父親請安問好,洪乾坤也點點頭,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道:「處理得不妥嗎?」
  
  「父親是指...」
  
  「南城那群人的事,你應該很清楚。」
  
  「已經交給龐左心處理了,應該不會出問題。」
  
  「是嗎?」洪乾坤走近一步,懷疑地問:「那你為什麼要嘆息呢?你知道我從來不把辦事能力擺第一,但對於公司,對於這個亨舍爾企業而言,忠誠是絕對必須的。現在你告訴我,廠房那邊有可能曝露嗎?」
  
  「......」洪雷靜靜看著洪乾坤一陣,才深吸了口氣,道:「他們還沒發現那個地方,就算發現,他們也不會找到任何東西。」
  
  「那就是有可能了。」洪乾坤道:「這次之後,把廠房的人調回來吧,我們直接在亨舍爾內部進行。」
  「執行長,我們才和星龍會說好了...」
  
  洪乾坤拐杖頓地,打斷了洪雷的話:「你認為星龍會經歷這次事件後,仍能夠苟存嗎?照我的話去辦吧。」
  
  不能?從不打誑語的父親說話這麼肯定,六大幫中最具實力的兩幫之一難道就這樣送掉?洪雷想了想,仍覺得不妥,亨舍爾再怎麼說都在星龍會的領地之內,如果星龍會失敗,那亨舍爾該靠誰保?白虎?還是兄弟?
  
  真到逼不得已的情況之下,也許真得找那個硬後台來保自己了。洪雷臉色陰沉。
  
  那是一直以來支持著亨舍爾運作的最強暴力集團--軍方。
  
  
  □
  
  
  對於天門方面的消息報告,薩柯並不滿意。
  
  亡徒這樣的高手竟然打從一開始便把自己的行蹤曝露給天門,導致接下來的計畫完全失效,實在是一大失態。
  
  「所以你打算就這樣回來?」
  
  「沒辦法,連我們隨機抓來的路人都被守橋的傢伙開槍打死,看來是我們的行動被完全盯住了。」亡徒道。
  
  這真是太瘋狂了。薩柯呵呵冷笑,問:「你能揪出追蹤你們的傢伙嗎?」
  
  「如果這是首要的任務,我會去做。」
  
  「算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至少我現在可以看出天門的新任門主是如何的膽小。」薩柯恥笑著道:「你讓一部分的人留下來繼續監視,剩下的直接趕往預定位置部屬,動作要快,星龍會差不多該來了。」
  
  亡徒沒多浪費半刻,馬上結束通訊,點了一半的人和自己趕往指定處,其餘則繼續留下來關注天門的動靜。
  
  另一頭的薩柯也立刻將命令傳開,要求在最前線的所有人隨時回報星龍會的動向,一旦確定對方的進攻路線,便要立刻撤回,在沿路部屬妥當,其餘趕不及的人馬則從後追逐,盡力拖延星龍會擊打本營。
  
  但在此刻,薩柯還下達了另一個指令。
  
  他本人親自來到了臨時搭建起的囚房,命令部眾將五名慘遭嚴刑拷打的星龍會會員釋放,讓他們逃回去。
  
  「告訴你們的龐會長,我薩柯本人在此向他勸告,識時務者為俊傑,放棄困獸之鬥,加入德利爾旗下,才是最睿智的打算。」
  
  遙望那五條惶恐竄逃的身影,薩柯露出得意的笑容。
  
  兵力分散、本營空虛、缺乏穩固據點、執行長親來,這是多麼巨大且誘人的餌食啊!
  
  「星龍會來了!從正中央!」
  
  但是龐左心啊,你千萬要確定自己有足夠的肚量來吞下這個餌。
  
  「照計畫進行。」
  
  否則上鉤的不光是你那不值一哂的賤命,還有那龐大的領地和萬貫的家財。
  
  「去把屬於你們的一切拿到手吧。」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