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聰這輩子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一天,看見龐左心如此狼狽的模樣。
  
  他私底下迎接前來投靠的龐左心和孟秋生,安排他們在自己的舊家歇腳,兩人一路上謝聲不斷,尼聰卻心裡不住想著是什麼天大的事讓龐左心如此難堪。
  
  三人乘車來到舊屋前,尼聰還替他兩付了車錢,抓了兩包行李往內走,一面道:「這地方快十年沒來了,我明天再找人給你們清掃一下,今晚你們將就些吧。」
  
  「沒關係,房間我們自己整理也行,這樣太麻煩你了。」
  
  「怎麼會呢?做朋友的說這什麼話。」尼聰笑著道:「別講那些有的沒的,進來吧,鞋就不用脫了,這兒髒得很。」
  
  「嗯。」龐左心點點頭,便在尼聰的指引下和孟秋生走上三樓,各自選了個房間用。
  
  忙了一陣,兩人才把房間清掃得差不多,而尼聰則在客廳擺了菜餚,見兩人把家當安置好了,便邀他們一起用餐。
  
  「以前在外頭學了兩手,一直沒什麼機會用,今天正好獻醜。」尼聰笑著夾了塊魚肉到孟秋生的碗裡,道:「別客氣,多吃點啊,你們路上應該沒吃到什麼東西吧。」
  
  龐左心和孟秋生急於逃離當地,確實沒什麼機會停下來歇息,這兩天一夜間他們幾乎沒辦法正常飲食,就怕德利爾企業的人馬封死他們的去路,尼聰的手藝雖然稱不上好,但也馬馬虎虎吃得下肚,對兩人而言已是絕佳美食,狼吞虎嚥地將三菜一飯迅速掃空。
  
  「會渴嗎?我去弄點湯來,你們等會兒。」尼聰不等兩人婉拒,立刻放下碗筷又跑進廚房裡了。
  
  龐左心吁了口氣,他清楚尼聰一向想到什麼做什麼,且要做就是非做完不可,簡直是個說不動的老頑固,便放棄勸說,舒服地倒躺在沙發上休息。
  
  兩日的逃亡,終於找到了個落腳處,本來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苦求尼聰,沒想到他這麼快便答應,龐左心滿懷著說不出的感激,靜靜闔上眼養神。
  
  夢鄉中,他似乎聞到一股奇妙的異味,雖然刺鼻但並不難受。
  
  --大概是尼聰把湯鍋給煮焦了吧。龐左心心裡好笑地想著,懶懶地翻了個身,繼續睡下去。
  
  
  「起來。」有人在拍打著自己的臉。
  
  龐左心忽覺渾身冰冷,一陣哆嗦後睜開兩眼,卻發現自己已不在尼聰舊家的客廳裡,而是一間四周泛著幽幽紅光的機械工廠。
  
  他動了動手腳,卻掙扎不開固定著自己四肢的鐵線圈,龐左心只能躺在一張木桌之上,瞪看著天花板上。
  
  --這是夢嗎?
  
  「老龐,終於肯醒了。」
  
  是尼聰的聲音。
  
  「真能睡。」尼聰走到龐左心一邊,道:「本來還有事想問問,但似乎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
  
  問什麼?龐左心思緒混亂,又驚又恐:「你到底想怎樣?放開我!」
  
  「老龐,你真的老了。」尼聰自顧自地道:「連飯被下藥都沒警覺,你真以為誰會那麼好心去收留你?舊房算是你的墳,你該感激了。」說著他拿出正響著的手機,和另一頭說了幾句話,而後又掛上,盯著龐左心半晌,尼聰才緩緩說道:「很遺憾,他們要活的。」
  
  「什麼意思!什麼活的!」龐左心尖聲叫道。
  
  「對了,我有一樣東西給你。」尼聰從懷裡取出一張照片,彈到龐左心面前,照片在空中翻飛飄落,龐左心卻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被凌虐殘殺後的孟秋生。
  
  「你大概沒有辦法像她那麼痛快了,今晚南城那幫人就會來接收你。」尼聰一面說著一面往外走,放任龐左心絕望地鬼吼。
  
  
  □
  
  
  一切都按照著計畫進行。
  
  亡徒和十幾名弟兄前去查看兄弟幫留下來的「誠意」時,那張綁住龐左心的木桌上已經流滿了屎尿,亡徒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一槍將人轟出窟窿,便收隊回去向薩柯交差,反正這地方仍是兄弟幫的,有什麼死人命案,全都扔給他們處理就是。
  
  一切都在老闆的預料之中,兄弟幫得知星龍會覆滅之後,頭一個便是想確保自己的屁股不會遭殃,馬上弄了個理由和德利爾交易,還賣掉了天門最近內部發生的事。
  
  當然這不過是爭取了點苟延殘喘的時間,只要德利爾能打下天門,兄弟幫的尼聰依然要死,這是不會變的事實,但亡徒並不介意早些向天門復仇,當薩柯向他問這筆交易時他還樂得萬分同意,於是事情便如此定了下來。
  
  「但那批船隊還是會發,是吧?」
  
  「當然,白虎幫仍得打,只是這不關兄弟幫的事,除非他們有意攪局,那麼我們就改為一口氣拿下兄弟和白虎,再整軍打天門,所以船隊要先發,趁這時候整頓內部,反正天門現在死守不出,不怕他們忽然打來。」
  
  「是。」
  
  這就是他們進入星龍會地盤之前的所有對話,之後眾人便分頭進行,一邊和兄弟會談判,一邊行海路繞背打白虎幫,剩下的則掃蕩那些原屬於星龍會地盤的區域,讓整個大隊進駐。
  
  白虎幫......亡徒將槍橫抱著,心裡想著那會是怎樣的幫派,據說白虎幫也是航船行商,生意做到南城和對岸,但和德利爾不同的是他們並不把錢拿來搞民生建設,德利爾還把幾個水廠賣給其他生意人做,但白虎卻是把自家貨脫手後運入毒品高價販售給那一區裡的人,先是混在魚舖的貨裡,之後便是正大光明的賣,當地警方也查不了那些被他們稱作「鹽貨」的東西,因為連他們都得吃。
  
  「啊...真虛。」一旁的小松忽然鬼叫道。
  
  「虛什麼虛?」亡徒閉著眼隨口答道。
  
  「怎麼打白虎沒咱們的份,還讓那個新來的怪人上船?老大真不夠意思。」小松指的是怪人正是白景,上船隊的名單裡沒有亡徒帶領的先鋒隊不講,居然還讓那個外人上船,這讓人怎麼想都不對勁。
  
  「嗯。」
  
  「喂,說點話嘛。」
  
  「接下來就有得你忙了,還打白虎。」亡徒瞅著小松嗤鼻:「你要負責弄清楚星龍會擁有哪些生意、哪些殘存的分會,記得嗎?在老闆接手這些之前,你得好好整理過。」
  
  小松無奈地嘆了口氣:「知道啦,真是...忙活都落我身上啊!你就沒事?」
  
  「我去天門盯梢,一有消息就要通知你們,比你的事還悶。」亡徒一口噴掉嘴裡的菸屁股,道。
  
  但悶活總是好過爛活,亡徒心裡想著。
  
  白景端立在船的甲板上,任憑海風吹打,卻沒有絲毫的搖晃,只是持續以那如劍鋒銳的冷目遙望遠方。
  
  五艘貨船上只載送了少量的人馬,要以這樣的實力打倒一個幫派,絕非輕易之舉,就算對方沒有警戒心,也絕不能小覷六大幫之一的實力。
  
  所以這些人的目標只有一個--搶據點,並且支持到大隊打入為止。
  
  少數人突擊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易被察覺,能靠著打游擊來騷擾對方,在這期間只要對方沒有任何完善的圍殺計畫,他們就不可能輕易被打退,更何況這船上還有白景這等級數的超級高手,要鞏固起一個長期據點並不會太過困難。
  
  但是這只不過是一切的開端,若要支持到最後,光憑現有的武力是不夠的。
  
  白景若有所思地輕撫著鉤劍。
  
  白虎幫......但願那地方的人不會讓吾失望。一心祈求高手之鬥白景暗忖,自從走出白家院之後,這樣的尋尋覓覓已不知過了多久,在白家除了閉關不出的老祖之外,白景幾乎可說是打遍天下無敵手,挑戰老祖無門的他只得離開白家院到外頭闖,希望能藉此精進自己的武藝,可結果總是讓他失望。
  
  --除了老祖之外,普天之下沒有更強的人了。白景機乎就要接受這樣的想法,但他不允許。
  
  天下之大,強者豈只老祖一人?他深信他會遇到令人屬意的高手。
  
  絕對。
  
  「白先生,船要靠岸了!」
  
  「嗯。」白景看著逐漸在濛霧中清晰起來的海岸,輕描淡寫地應了一聲,卻仍不離甲板,迎著大風大浪眺望。
  
  方才那喊話的弟兄不過一個轉頭的功夫,白景已然消失。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