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朧的陰雲間,月色忽隱忽現,十條屬於男人的身影潛伏在其中,踏著暗藏殺意的步伐,緩緩摸向漁市出來之後最近的一棟公寓。
  
  那名被人換作「鍋貼」的青年取出一串萬用鑰匙,沒花三兩下功夫便把樓下大門給撬開,而後眾人便轉向二樓左側的一道脫漆綠鐵門,在鍋貼將門打開之前謹守住狹窄的樓梯不讓閒人通行。
  
  站在最前頭的白景一聞開鎖聲便將鍋貼推到一邊,輕輕用腳尖把內外兩層門給撥開,他那瘦削的身子倏然一閃,便從半開半掩的門縫間鑽了進去,而後頭的四名弟兄和鍋貼也連忙跟著闖入,鍋貼還不忘將門帶上。
  
  當眾人進入之後,這間屋子的主人--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婦已被白景用膠布摀住了嘴,雙雙跪在地上,咿咿嗚嗚發出低悶的悲鳴,不住掙扎扭動著。
  「就他倆而已。」白景道。
  
  鍋貼點了點頭,讓其他弟兄各自探房去,而他則蹲了下來,對那睜著驚恐雙眼的夫婦和聲道:「不好意思,嚇著你們了,其實你們不必怕,除非逼不得已,我們不會對你們做任何事情。」
  
  他見那對夫婦眼神中稍顯鎮定,想了想又道:「我可以讓你們說話,但你們得保證不會亂叫亂喊,或是設法求救,如果你們這麼做,那會讓我們沒得選擇,只能殺了你們之後再離開,了解嗎?我們可以不動手,但你們也得配合我們,好讓我們不必動手,了解的話就點頭。」
  
  地上的兩人點頭如搗蒜。
  
  鍋貼笑著點頭:「很好,我現在就幫你們把膠布撕下來,我會慢慢來,你們不用太緊張,千萬別叫出聲喔--」他緩緩私下老先生嘴上的膠布後,接著轉向那名老婆婆,道:「那現在該你了,一樣,別出聲、別緊張--對,很好。」鍋貼滿意地看著兩名老人臥倒在地上大口地喘著氣,他將手中的膠布揉成一團後丟到後頭,一面道:「現在你們明白我們沒有惡意了吧?」
  
  老先生好不容易喘過氣來,瞪著鍋貼低聲道:「你們這群狗娘養的!你到底想要怎樣?」
  
  「我們只想在這裡借宿,但這件事不能走漏出去,你知道在道上混總有些不能明著來的事,我和我們朋友得在這地方躲上一陣子,希望兩位能替我們保密。」
  
  「哼......」老先生明白此刻自己除非想死,否則不得不從,但他仍然道:「我們沒有多的空房,你打算怎麼辦?」
  
  「我們可以打地鋪、睡沙發,我們的人也能盤作而睡,並不需要床那種奢侈的東西,不過伙食方面還得麻煩兩位替我的朋友準備,當然我們也會幫忙,但這些事情都是我們之間的祕密,千萬別在外頭說溜了嘴。」
  
  鍋貼說完,站了起來,向白景道:「可以放開他們了。」
  
  「有用?」白景問。
  
  「他們也不能怎樣。」鍋貼看著那對老夫婦,嘆了口氣道:「人總是很珍惜生命,至少正常人不會拿命去開玩笑。」
  
  「說得好像你會似的。」白景瞅著鍋貼道。
  
  鍋貼苦笑了下,搖頭:「當然不,我可是出了名的貪生怕死,否則哪可能放棄向白先生求教。」
  
  白景淡然道:「那是兩回事了。」
  
  兩回事?鍋貼沒聽明白,於是問:「白先生,就算你不打算收我為徒,但總可以和我說個原因吧?」
  
  「道裡很簡單。」白景兩手負背,走到門前:「白家的武道盛名是用人命堆疊起來的,殺人或是被殺,當你踏上這條路時,就只有兩種結果。」
  
  「一步江湖無盡期......」
  
  「你不會想要嘗試,」白景語調堅定:「絕對。」
  
  
  □
  
  
  「你們最好適可而止。」這是洪乾坤和薩柯初次會面時,洪乾坤的第一句話。
  
  兩人此刻就在巴利爾球館的貴賓室裡頭,他們也只有在這個中立之所才談得起來,否則雙方的人馬早在第一時間內交手,絕不可能在一樓靜靜等候。
  
  「此話怎講?」薩柯笑臉以對。
  
  「先是星龍又是白虎,你當亨舍爾的情報網是什麼啦?」洪乾坤道:「還是你們覺得自己能勝過軍方擁有的武力?都已經這年頭了,希望德利爾企業不會逼得大夥都要把文明拋開擺一邊。」
  
  「哈哈哈,原來是這麼回事,洪先生一定是誤會了什麼,才會這樣說。」
  
  「呵呵,有自信是件好事,但凡事都該有個限度,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千萬別存僥倖之心,妄想自己的所作所為蠻得過所有人。」洪乾坤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亨舍爾當真掌握了我方的所有動向?那怎麼還不出手干涉?薩柯心裡冷笑,這個洪乾坤空有一張嘴皮,卻是光說不練,就算亨舍爾和軍方協力,要阻止自己也為時已晚,如果他們真的有能力動手,早該在星龍會岌岌可危之際就主動出擊,而不是等到大隊壓境才說這種鳥話。
  
  「真可惜,德利爾企業將會成為比亨舍爾更好的選擇,這一點我想軍方也看得很明白。」薩柯笑著丟下這句話,便帶著眾人離去。
  
  洪乾坤悶哼一聲,貌似這傢伙早已去見過軍方的領導了,南北兩城本屬一國,不過亨舍爾一直佔著地利和政府方面親近,現在薩柯這傢伙倒是打破了這種優勢,準備把亨舍爾壓下去。
  
  到底還有什麼能夠信任的人可以協助亨舍爾......
  
  
  薩柯走出球館之外時,稍稍推算了下日期,從船隊繞道進入白虎幫的統領範圍開始,已經過了一天一夜又七個鐘頭,雖然不清楚船上的物資還剩下多少可用,但應該還夠他們撐兩天,不過今天洪乾坤都已經被迫前來威脅自己罷手,看來是已經窮途末路......
  
  薩柯看著天際,忽然道:「小松,你覺得我們已經確實掌握星龍會所留下來的東西了嗎?」
  
  「呃?」小松抓著頭,想了想才道:「基本上都已經查對過了,該有的我們一樣都沒少,不過白虎、兄弟和星龍會過去還會協力瓜分標案,這地方有不少公用設施是他們的,往後許多建設也會用同樣的模式進行,我是想問老闆有打算和他們分嗎?」
  
  薩柯聞言,仰天呵呵大笑,笑得小松尷尬不已。
  
  好片刻,薩柯大力一拍小松的肩膀,道:「沒必要了,在今晚之後,一切都將沒有必要。」
  
  小松瞪大雙眼:「老闆,你的意思是......」
  
  「去準備吧,先趕過去的兄弟們不會想要等太久的。」
  
  「是!」
  
  「還有,記得把亡徒找回來,千萬別放他鴿子。」薩柯笑著道:「不然他就要悶死了。」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