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利進駐的先鋒小隊保持低調,每日派人到外頭探查,並將當初粗略繪製的地圖補齊,這方面有了白景跟隨,進度加快了不少,幾條主道和左右延伸出去巷弄都已被弄清楚,他們幾乎就只等隊前來,隨時準備配合時機從內部發起動亂,內外夾殺白虎幫。
  
  這一天,白景照常跟隨鍋貼等人外出,他不著痕跡地跟隨在後,而鍋貼則走在前頭,按中牽制著老屋主,以防這老先生向他人呼救,要真發生那種事,他們可就麻煩了。
  
  白景向來不多話,但今天卻很難得地在鍋貼採買食材時,主動開口:「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管你叫鍋貼?」
  
  「嗄?」鍋貼沒料到白景也會有這一問,不禁愣了愣,差點摔爛了手上的番茄。
  
  「怎麼忽然這樣問?」
  
  「就問問而已。」白景盯著鍋貼看,這反應為免也太大了點?
  
  鍋貼嘆了口氣,道︰「也好,整天鍋貼鍋貼的叫我也不太喜歡,好像我都沒本名似的,趁現在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叫夏添先,春夏秋冬的夏、畫蛇添足的添、承先啟後的先。」
  
  「這和鍋貼有關?」
  
  夏添先皺眉想了好一會兒,才不大有把握地道:「聽一些老前輩說,這名字倒過來和戰前的某家鍋貼專賣店的名稱同音......我自己是覺得這綽號起得很沒梗啦。」
  
  「是這樣啊...」
  
  「所以白先生,拜託你別再拿那個爛綽號喊我了,很丟臉的。」
  
  「倒看不出來你是臉嫩的人。」
  
  「喂......」
  
  閒聊之中,兩人也辦妥了事,回到那處暫時的居所,和同夥會合。
  
  眾人正把今早勘查到的地形繪製成地圖,並設置目標,準備在下一次的集體外出時對這些據點展開突襲,依序往外推進。
  
  「也到了這個階段啦...」夏添先看了那張筆墨縱橫交錯的地圖,心裡既興奮又緊張。
  
  「喂!鍋貼!中午準被弄什麼?」一名漢子舉頭便撞見夏天先,立刻吆喝道。
  
  「你吃土!」夏添先沒好氣地道:「再叫一次,今天晚飯也沒你的份。」
  
  一旁的弟兄聽見了,便拉著那漢子道:「殺生大權全在鍋...添先手上,你安分點沒人會當你啞巴的。」
  「嘖,講講而已嘛,反應幹嘛這麼大,真是開不起玩笑。」那漢子搔了搔頭,低聲嘟囔著。
  
  「再講?」耳尖的夏添先可沒放過這句話,繼續他的各種刁難。
  
  眾人你打我鬧,混含著爆油蔥的劈啪聲響,屋子裡頓時一片亂,熱鬧非常。
  
  就在這個時刻,屋子的電鈴響了,眾人不禁放下手邊的事,回頭望向門口,不約而同地冒出了一個念頭。
  
  --怎麼會有人在這種時候按電鈴?
  
  不提一些可能的意外,照理說二港那兒和這邊的連絡方式一向避免親自見面,而經過詢問他們也清楚這裡的屋主也沒有其他遠弟親戚,也就是說平日不會有任何人平白無故跑來這兒叫門。
  
  念頭轉比較快的幾人,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行蹤可能曝露給了白虎幫,心念電轉之間,紛紛拔出槍來到門旁,準備趁敵方一入門便來個先發制人。
  
  眾人神經各個緊繃,生怕一個疏忽便招致全軍覆沒,不料門外的人卻又大力拍了拍鐵門,喊道:「欸,裡頭的收斂一下吧!我是亡徒啊!」
  
  「...」亡徒?這傢伙分明還帶著部眾在天門邊境勘查,怎麼可能跑上這裡來?眾人皆暗忖其中必有詐,幾個人相視點頭之後,便舉槍退後瞄準門外,同時由一人上前去開門。
  
  全神貫注的三秒,內層的木門被摔開瞬間,所有人都把手指緊緊扣在扳機上,對著門外的那人大喝:「不準動!」
  
  只見門外那人唇上蓄著小鬍、一身軍用背心、臉上還帶著墨鏡,此刻他正高舉雙手成投降姿勢,瞪著裡頭數十把手槍道:「快放我進去。」
  
  眾人見狀又是一愣,這傢伙還真的是亡徒?連忙七手八腳收槍、開門,放人進屋。
  
  「呿,我隔著兩扇門都感覺得到你們的殺氣。」亡徒進門頭一件事便是大發牢騷,把那些拿槍指著自己鼻子的傢伙們罵了個臭頭:「快,這根菸給我傳下去,哪幾個沒認出我來的最好拿菸把自己的耳朵燒通,免得連自己人喊門都還分不出敵我,操!」
  
  「欸好啦,大哥息息怒吧。」夏添先也跑出來勸,他拍著亡徒的背,一面給他點菸一面道:「看到大哥單獨深入,想必是老闆帶著大隊趕來的吧?」
  
  亡徒接過菸,點頭道:「最快明日凌晨抵達,他先派我一人前往來通知你們,趁著現在行動,好和大隊裡外應合。」
  
  夏添先傻眼:「你自己來...?」這可是白虎幫的地盤,這樣胡來,豈不是玩命!
  
  「廢話。」亡徒沒好氣地把煙噴到夏添先臉上:「差點就被包抄到死,馬的。」
  
  夏添先也只能苦笑,不敢多說什麼。
  
  「既然如此,就通知二港那邊的人,準備合力去打一港吧。」白景也走了過來。
  
  「阿信修好的無線對講機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先斷掉他們的後路,再從兩面推進。」夏添先朗聲道:「當然我們這點人要和白虎幫正面對幹是不可能的,遵照老闆先前的話,盡量避戰,以騷擾為主向內推進,直到和大隊會合。」
  
  亡徒瞥了眼桌上的地圖,道:「再過兩鐘頭就行動吧,我相信你們一定都選清楚進佔的據點了。」
  
  兩鐘頭......明白此話含意的眾人皆神色肅然。
  
  --最後一頓飯,兩鐘頭後,便是生死交關的大戰。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