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沙場,再展身手,被悶關了數個月的四怪傑的武力絲毫未衰,甫一出陣便將德利爾的大隊切出一道開口。
  
  一心只知螳螂捕蟬,卻不覺黃雀在後的德利爾頓時慘遭前所未有的痛擊,一口氣失去了三車的人馬。
  
  自從大戰白景、氣王等白家眾高手之後,董超就費了大量心血鑽研未完成的「四絕殺」後三式,一方面參考白景的鬼魅身法,一方面又試著讓直來直往的肝腸斷殺延伸出更加巧變的招式,從直線一擊轉變成立體的多方位伏擊,大幅增加自己的機動力。
  
  「千刀碎--殺!」董超運起赤煉爪功,在高聳的大樓和低矮的民宅之間來回飛縱,快速移動,不讓自己有絲毫停頓,只有在看準目標的空檔之時才會如鷹隼般墜空擊殺之,雖然這對他兩腿的負擔極大,但至少能避開那些不長眼的流彈。
  
  石不讓絲毫無此煩惱,白天希的一拳讓他開悟,他不再以單純的氣甲硬扛,卻將那些打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導進地底,雖然原理不同,但結果仍是他當街而坐卻毫髮無傷。
  
  「石不讓在此,誰都不准活著通過。」石不讓憑椅而坐,手上的血腥卻遠勝董超濃重,因為那些震懾於白天希猛拳的逃兵敗將全給石不讓給攔了下來。
  
  「摧枯拉朽。」毫無花巧,真真正正的摧枯拉朽,帶起的卻是摧骨拉肉的畫面,疾旋的拳風將那些正面衝突的人們扯裂、扭轉,最後畫作一束紅色血柱噴射出去,白天希雖然早已慣於殺生,但對此畫面仍然大皺眉頭,心裡暗暗嘆息。
  
  --這也是計畫的一部分嗎?白天希又是一拳打出,又是一排屍山血海,知道自己的罪孽又再深一層,幾乎要撇開頭不去觀望這慘狀。
  
  「小心!」一旁的大樹高喊同時,出手攔下了趁機施襲的白虎幫幫眾,這些人已經殺紅了眼,幾乎敵我不分,大樹僅只是用掌打穴,將這些年輕氣盛的傢伙給打趴,並不取其性命,至少他還清楚最主要的敵人是誰。
  
  不料,董超一個空翻落地,兩爪便把他們的咽喉給撕裂,可憐這些難得苟活下來的人瞪大兩眼,不明不白地嚥了氣。
  
  「肥佬!你在賣什麼人情!」董超起身罵道:「這裡是戰場!留手要不得!」
  
  大樹瞪了董超一眼,不及回話,便又出掌去招架那些近身的敵人,場面混亂不已,他雖然待在白天希身旁不易被子彈殺傷,但仍不能大意。
  
  白虎幫和德利爾一半的主力被四怪傑打出缺口,後頭又有上官熙領著東堂眾人殺進缺口支援四怪傑,將八方敵手全部幹倒,長驅直入。
  
  「別和他們糾纏!且戰且走!」身先士卒的薩柯如是下令,當前最重要的是和亡徒等人會合,戰力被切割只會讓他們更容易被各個擊破,但不光是天門,夾在中間的白虎幫也沒放過德利爾,既然擋不住他們又無法全身而退,只有如此打帶跑的方式,才能順利和另一頭的主力會合,再趁勢反打回去。
  
  但當薩柯回過頭時,卻發現另一頭煙塵漫天,竟是另一方也有人來襲!
  
  「憋好久啦!不曉得刀有沒有變慢。」貝天石肩扛單刀,不豐不殺兩人待立兩側,後頭則是開興堂的所有成員。
  
  天門傾巢而出......薩柯終於知道一切都只是天門做的戲,亡徒確實是得到了情報,但那都只是天門單方面發出來的訊息,要在自己的地盤裡捏造事實一點都不難,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證實這點,因為這名朱家外傳弟子已經揮動手中快刀,殺向這裡。
  
  貝天石上手便是最強殺招,寒光直掃薩柯的頸側:「先斬後奏啦!」
  
  我命休矣!薩柯雖然盡力想閃避,腳卻像生了根似的挪動不了,眼看著就要刀抹脖子,一道白影倏然冒出,鏘然聲響中,貝天石的單刀嘎然停下。
  
  「哦?」貝天石讚許地向來者點頭,笑道:「世界真小啊!想不到我還有這個機會替兄弟報仇。」
  
  「攻無不克者,萬中無一。」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武林傳奇白景,他單手執劍,格擋貝天石的殺招卻絲毫不顯費力,他瞥了眼薩柯,低聲道:「上車,這裡有我。」
  
  薩柯並沒有猶疑太久,點了點頭,便躍上一旁的運輸車,臨走前回頭瞥了白景一眼,嘆道:「...抱歉了。」
  
  白景微微一笑:「這正是我所求的。」
  
  四怪傑停止手邊的殺戮,齊步走出人群中,和貝天石前後圍住白景。
  
  上官兩側的阿虎和山羊也踏出了挑戰的腳步,加入圍殺的行列。
  
  「南宮的遺黨、天門的死敵。」貝天石轉了轉刀,最後還入鞘中:「納命來吧。」
  
  
  □
  
  
  白景只擋下部分的高手,但並不能阻止天門和白虎幫繼續追擊薩柯,只是此刻兩幫已無餘暇顧及逃遠了的德利爾之主,兩方也是長久對立下來的宿敵,一打照面不分勝負誓不罷休。
  
  薩柯一路不停,甚至不敢回頭觀望,生怕一望就望見大批人馬殺來。
  
  「老闆!我們聯絡上小松了他們了!」
  
  「趕上了嗎?」薩柯緊繃地問。
  
  「亡徒正在集合其他人,我們很快就能集中主力反擊。」
  
  很好,就和預想的一樣,雖然天門這部分出人意表,但仍然撼動不了最後的結局--德利爾一統威伊貝爾。
  
  薩柯得意局勢仍在掌控之中,卻絲毫未覺兩條人影正自半空中墜落,朝車隊中央砸下來。
  
  一人挺直墜地,一人四肢匍匐;前者狂如鬼神,後者野如猛獸,這正是羅東安排的第二道殺陣--克里斯和野獸。
  
  「伽瑪射線!」野獸幾乎只是指尖觸及車頂而已,人已如砲彈般狂飆而出,速度之快讓牠身周括起強大的破風之勁,眨眼間已穿過車隊,來到薩柯乘坐的那輛車前,一腳踢向擋風玻璃。
  
  薩柯簡直以為自己見鬼,對方速度過快讓他產生野獸憑空出現的錯覺,更不要說緊急煞車,擋風玻璃就在野獸快如雷霆的一腿之下應聲而碎。
  
  最後一秒,薩柯一旁的駕駛總算反應過來,他以進為退,索性將油門一腳踩到底,試圖將野獸撞開,果然身形騰空的野獸無處著力,又是貼身的距離,頓時被加速的車輛撞得翻到後頭。
  
  野獸暫時退下,但克里斯仍然完好。
  
  薩柯連多喘半口氣都趕不及,一柄充盈著暴戾之氣的刀刃以萬鈞力道貫穿車頂的板金,割開一道破口。
  
  真的假的?薩柯下巴險些掉下來,他手忙腳亂地拔槍對準上方射擊,結果子彈擊中硬處反彈,險些打中車裡的兩人。
  
  「老闆!別亂來!」駕車的部眾喝道:「方向盤先給您!」說著他單手抽槍,槍口直接塞進那道破口之中,連發三槍,才聞見某物從車頂上滾落的聲響。
  
  --打中了。那駕駛確定對方追趕不上,便收槍將方向盤搶回,加速駛離這些要命的追殺者。
  
  狼狽的逃脫,且還是犧牲了一輛車的弟兄才保住薩柯的性命,但事情仍未結束......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