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沙迪克斯此刻正倒在大灘的血泊之中,仰著天喘氣。
  
  最後一刻,為了躲避那直覺會命中的三發子彈,他用了全力拔刀,卻因此重心不穩摔下了車,雖無受傷,卻也讓薩柯逃之夭夭。
  
  可他難得的沒有因為目標逃脫而大發雷霆,只是拍去身上的塵埃站起身子,朝野獸走去。
  
  此刻的野獸正牙爪並用,撕裂那些倒躺在車裡、半死不活的人,將血淋淋的生肉吞嚥下肚。
  
  --這傢伙難道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食慾嗎?克里斯不屑地瞅著野獸毫不優雅的吃相,心裡直嘀咕著。
  
  「夠了沒,該走啦!」
  
  「我需要補足一些熱量,剛才消耗得有點多。」
  
  「......」克里斯嘴角微微抽搐,他有股去握刀的衝動。
  
  狗屎蛋,當初要殺南宮宮主時還遠比現在來得驚險,這回才剛開始沒多久,就喊累?
  
  「別鬧了,你少給我...」克里斯話未說完,忽然感受到遠處有股濃烈的殺氣驀然爆開。
  
  --什麼人?這前所未有的感覺是......
  
  「改變計畫。」克里斯咧嘴獰笑,迎著那股似有形體的強烈殺氣走去:「這個感覺會更加有趣啊。」
  
  
  □
  
  
  千辛萬苦才和留下來斷後的大隊取得聯繫,此刻卻又得知天門和白虎幫正在聯手追殺老闆,小松心急如焚,顧不得亡徒還沒把人力集齊,便要求立刻前往支援。
  
  「白景已經去搭救了,有他在,不用擔心。」亡徒如是說道。
  
  小松沒想到一向受老闆重用的亡徒在這危急關頭竟然這般泰然,如此反差讓他幾乎崩潰:「但他只是一個人啊!一個人能做什麼?何況不能確定來襲的人只有一群,要是不快點......」
  
  「老闆從哪個方向來?」夏添先插口問。
  
  「這兒,」小松指向地圖上的一條大街,道:「從這裡趕過去不遠,大哥可以留在這裡繼續把其他人召集回來,我們去保老闆,兩邊會師之後再回頭反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夏添先點點頭:「好,阿信,對講機還有多的嗎?我們需要和老闆隨時聯絡,如果他改變撤退路線,我們才能應變。」
  
  「有!這是從燈塔那邊拿過來的,頻道已經設定好了,可以直接用。」說著他向夏添先指點了會兒使用方式,便把無線對講機塞到他手裡:「老闆就麻煩你們了。」
  
  「嗯。」夏添先回頭對著在旁等候的幾名漢子道:「連哥,載送的事就交給你了。」
  
  「別給我死就好了。」連哥跳上車,催道:「快點!」
  
  
  □
  
  
  薩柯一行人沒命地擺脫天門的追兵,在和前來搭救的小松確認會合地點之後便把車隊領至附近的地鐵站前,行駛不過幾分鐘便已遠遠望見小松等人正下了車等候著。
  
  車隊一停,小松立刻奔到薩柯乘坐的車旁,扶著臉色蒼白的薩柯走下那台破車,一面道:「老闆,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沒...快點,白景還被困在裡面,不能再等了。」薩柯還惦記著斷後的弟兄們,揮手甩開小松的攙扶,自己跑上車:「亡徒呢?」
  
  「大哥正在集結剩下的人馬,他們還散在各處和白虎幫的人交纏。」夏添先答道。
  
  「我們沒時間搞那些了!通知他們馬上跟到!我們先出發!」此刻分秒必爭,薩柯果斷下令,不等有人有異議,立刻駕車駛到最前頭。
  
  嘖!還真沒得商量!夏添先和小松對望一眼,明白此時只有緊隨老闆,便雙雙上了車,回頭往戰場方向駛去。
  
  德利爾的大隊會師之後又分三路行進,每路都是五十多輛車的浩瀚長隊,連哥、薩柯和小松各領一路,朝白虎幫與天門最集中的位置分頭包抄而來。
  
  該死的,現有的戰力分明不到十成,要一口氣挑下兩幫會否太過勉強了?老闆到底在想些什麼......小松雖然表面服從薩柯的指揮,但內心仍不免抱怨,一方面又掛心亡徒那頭的狀況,白虎幫的主力雖然在前,但後方還有許多四散的零星勢力,大哥很有可能再度陷入困境,要真這樣...
  
  念頭僅僅至此,劇烈的震盪喚回了小松的注意力。
  
  「怎麼...!」車輛不受控制地向旁滑行,小松轉頭望去,才發現一輛載滿了貨的連結車正衝撞著己方駕駛的廂型車,一股腦地將自己這輛車撞到貼牆為止才肯罷休,而那連結車後頭的貨櫃就這樣橫在街頭上,頓時攔下後方的車隊。
  
  小松瞥見對方的駕駛單手伸向腰際,似乎是在掏槍,他沒等著親眼證實對方想幹些什麼,果斷迅速拿起掛在胸前的手槍,連發四、五槍打穿玻璃後將敵人射殺。
  
  「唔!」雖然暫時解除危機,但小松卻發現自己的下半身被卡在變形的車體當中,掙扎不得還隱隱作痛,方才那一撞似乎讓自己的左腿骨斷裂了。
  
  居然會發生這種事...另外兩路的人馬該不會也遭遇到相同的情況了吧?小松正擔憂著,夏添先忽然出現在車門外,拍著窗戶喊:「松大哥!你沒事吧?」
  
  「我...沒辦法跟上了。」小松咬牙道。
  
  「該死...怎會這樣?」夏添先皺眉,又道:「得通知老闆才行,少了一路的戰力,這樣直接前往根本是送死。」
  
  小松聞言,連忙抓過對講機,向仍在路上的薩柯報告自己當前的情況,並試著勸退薩柯這次的進擊行動。
  
  薩柯聽完小松的話之後,嘆了口氣,道:「你們那邊的人能繞路嗎?」
  
  「老闆...難道你還想繼續?這樣踏太危險了!」小松驚呼。
  
  「我不會拋下任何一個人,讓他們在敵陣中自生自滅!」薩柯激動地喊了兩句,沉默片刻後,才恢復正常的語氣:「我們回頭再去幫你脫困。」
  
  「老闆,白景他只是一個臨時入夥的外人,何必這樣賣命,再說沒有人有把握能從那樣的狀況下全身而退,你現在就算趕過去了也做不了什麼啊!」
  
  「我自有我的打算。」薩柯語畢,毅然結束了通訊。
  
  這個不聽人勸的老混蛋!小松重重捶著方向盤,直到雙拳又紅又腫,才絕望地垂下了頭。
  
  好片刻之後,他才緩緩說道:「添先,你帶他們繞路去支援老闆,千萬不要讓老闆一個人落單了......」
  
  「是。」夏添先正要走,回頭望向小松又道:「松哥你自己保重。」便不再回頭,一路跑回車上。
  
  保重嗎...?小松自嘲般地冷笑一聲,無力地躺下。
  
  還有誰?還有什麼人能夠阻止老闆的瘋狂行徑?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