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兄弟幫本營的大樓中,尼聰正倚靠在交椅上打盹。
  
  他一點也不擔心薩柯的生死,三幫聯手力量之大絕非這些打南城來的海狗可以匹敵,即便他們確實擁有著不小的力量......尼聰有著百分之百的信心,坐等好消息。
  
  寧靜的午後是他規律的午休時間,一方面也是因為他的年紀大了,變得容易疲憊,待到自己找到那位適任的繼承者後,他便可以無憂無慮地好好休息,不必再替幫內事務煩心。
  
  門開了,一條身影緩緩步入尼聰的房裡,來者抬起了纖纖玉手,指上的紅寶石戒指在忽明忽暗的陽光照映之下顯得燦爛無比。
  
  
  同一時間,李振棠派出了所有白虎幫勢力之後,便無法自制地在庭院裡來回踱步,心神片刻不得寧靜。
  
  這消息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天門會在這時候打來?還在自己的地盤裡濫殺白虎幫的弟兄?尼聰那老狐狸居然還曉得要派人來支援,不過他們似乎只關心薩柯的生死,並沒有介入天門耍陰招這事裡頭......
  
  李振棠皺起眉頭,他本只想要打退德利爾,但照這情況看來,接下來馬上又得處理天門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嘆了口氣,身後忽然一陣刺痛,李振棠神情痛苦,渾身發顫,不出片刻便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一名男子自後現身,右手搓揉著左手上那鑲著藍寶石的戒指,露出得意的冷笑。
  
  
  □
  
  
  大街之上出奇寧靜,反而讓亡徒一行人更加緊繃。
  
  --這反差實在太詭異了。
  
  「我不在的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亡徒一面駕車一面問。
  
  後頭替薩柯包紮止血的連哥道:「我們被打退之後......天門的人就開始和白虎幫內鬥,本來還以為這是個好機會,沒想到兄弟幫的人半途殺出來,我們只好帶老闆逃出去。」
  
  天門和白虎內鬥?亡徒愣了愣,卻又旋即想通。
  
  不對,天門和星龍會一向交惡,那和星龍會同一陣線的幫派它又怎會放過?必定會在聯手之後徹底抹殺對方的殘餘勢力,只是兄弟幫的人在場,這樣作恐怕不大明智......
  
  雖然想說這事並不重要,可是眼前這情況又是怎麼回事?為何連個人影也沒看見?
  
  亡徒雖然直覺有問題,但還是一路抄小徑,把薩柯載回了當初上岸的二港,指揮著弟兄發船把老闆送回安雲里附近。
  
  「大哥,你不跟來?」當亡徒說出自己的計畫之後,連哥馬上問。
  
  「我還要去救小松他們,你們先走。」
  
  「可...」
  
  「別婆媽了!」亡徒推了連哥一把,吼道:「走!」
  
  連哥瞪著亡徒好片刻,才頭也不回地扶著老闆上船離去。
  
  亡徒抹了抹額上的汗珠,他清楚裡頭的敵人數量未明,此刻最好的決擇其實是放棄小松和夏添先等人乘船離開,甚至直接放棄位在安雲里的據點,直接回到哈費斯特。
  
  但是他做不到,放棄兄弟這樣的窩囊事,他從來就做不到。
  
  「我他媽的一定是瘋了......」他嘆了口氣,跳上車,迅速重返市區之內。
  
  
  □
  
  
  大街小巷內外皆寧靜如常,彷彿四大勢力間的死鬥僅屬幻夢,若不是有那凌亂滿街的屍山血海為證,誰也不相信半刻鐘前這地方會是戰場。
  
  外頭如是,但此刻,除了夾尾逃亡的失敗者之外,所有人皆為白虎幫主殿內發生的事震驚不已。
  
  男人領著上百天門、南宮旗下的幫眾,高居殿堂台階之上,睥睨著底下苟延殘存的白虎幫幫眾,將一道生死決擇傳了下去。
  
  --降我者生,逆我者亡。
  
  白虎幫眾弟子在那被高掛於竿上、隨風散出屍臭味的李振棠前,皆軟膝跪下,因為在他們身後還有貝天石與恨無敵等人率眾壓制,若有妄動者,即刻槍斃。
  
  隨著過半數的人降服之後,兄弟幫幫主尼聰的死訊也傳入殿堂內,更是重創了餘下不服不降者的意志,那另一半的白虎幫幫眾也終於對仇敵屈首稱臣。
  
  而當年天門兩代門主皆不能成的霸業,如今終在我手下完成了。男人內心激昂不已,挺直了身子。
  
  六幫鼎立的時代不復存在,如今能獨霸威伊貝爾的只有我--
  
  「寰宇無敵,齊天至尊。」
  
  天門已死,唯天尊獨存。
  
  「今後你們要服侍的人只有我,」男人開口:「只有羅九尊。」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