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併合天門、南宮和十一人客的新興勢力「天尊」在短時間內吞沒了整個威伊貝爾,成為北方勢力最強大的幫派,後又敗德利爾,滅去西城的白虎、兄弟二幫,驚天動地的變化卻依然撼動不了廣布城中的巴利爾球館繼續存在,彷彿幫派之間的爭鬥全然與之無關,兩方似處在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
  
  但這一連串的大變動,卻也使得龔真洪不得不現身威伊貝爾中,他關注的自然不光是最終的勝利歸誰家,最重要的還是在這場大戰當中,球館一共撈進多少。
  
  「沒有?」當負責掌管威伊貝爾西城區分館的刀子向他吞吞吐吐說出了結果,龔真洪整個人勃然大怒,拍案喝道:「真的是一毛都沒有?」
  
  「...其實也不能說沒有。」那刀子戰戰兢兢地在龔真洪的瞪視之下道:「這是德利爾那一邊的主意,他們希望球館不要插手......」
  
  龔真洪沒興趣聽別的,單刀直入地問:「憑多少?」
  
  「支票不在我這兒,不過我想這次戰敗之後,應該拿不到太多。」
  
  「那就不重要了。」龔真洪起身要走,忽然頓了頓又問:「這件事是誰同意的?」
  
  「......」刀子沉默片刻,才緩緩道:「安雲里那兒的分館,是誰我就不清楚了。」
  
  「很好,你忙去吧,我去處理我的事了。」龔真洪拍了拍那名刀子的頭,正待轉身走出房門外,另一名身穿制服的刀子忽然跑了進來,道:「老闆,洪先生找你!」
  
  姓洪的男子當中,和龔真洪有關係的也就這麼兩位而已,他立刻就相清楚是誰,道:「什麼事?」
  
  「您還是親自和他談吧。」刀子將話筒遞上,龔真洪只好接起來問:「洪先生,有何貴幹?」
  
  打來的人是洪雷,他愉快地道:「龔老闆,恭喜你呀!」
  
  龔真洪不解,問:「什麼事恭喜我啊?」
  
  「恭喜你事業越作越大,神龍不見首尾,忙到連人影都不見,害我都擔心你是不是眷戀於異國風味,都忘了要回來。」
  
  「哈哈!你少酸幾句吧。」龔真洪道:「還是你只有這點話要講?」
  
  「你對羅東這個人認識多少?」
  
  「嗯?」龔真洪皺眉,這傢伙知道羅東?難道說他費了心思去打探這些?想幹什麼這傢伙......
  
  隔著話筒,洪雷似乎猜透了龔真洪的心思,解釋道:「我以為以你的球館網絡,應該會清楚羅東的事,看來你真的是一點都不在乎城裡的變化。」
  
  「你說的那個羅什麼東怎樣了?」龔真洪問。
  
  「呵,他最近可風光了,統領著天門打天下,現在自號羅九尊,還把天門改喚作天尊,這下你明白了吧?」
  
  真...羅東?龔真洪無法想像自己過去認識的羅東居然也搞這套,而且還是幹最大票的那種。「你和我談這個,是因為軍方想要對付他?」
  
  「那倒不是,」洪雷苦笑一聲:「只是......現在亨舍爾不得不回頭求助他了。」
  
  龔真洪愣了愣,才明白是哪件事,他沉吟片刻,才道:「可以,派你的人來,我們三方一起談,只要你肯付錢,我包準說服他。」
  
  「沒問題。」洪雷又和龔真洪敲定了詳細的地點和時間之後,便掛上電話,望向書房後的窗戶之外,長長嘆了口氣。
  
  沒問題......就讓他去吧。
  
  「威斯哥吉!有件差事要讓你去一趟。」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