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龔真洪的邀約時,羅九尊人卻在安雲里,貴為堂堂北城大幫天尊之首,遠赴邊疆的他身邊卻無隨從,他孤身踏上一切的起始之處,看著熟稔依然的大小巷弄,默然無語地隨意行深,直到他找到黃義的屍首。
  
  屍體早已腐敗乾枯,白色的骨骸和牽掛於身的破爛衣布讓人難以辨別屍首的身分,但羅九尊只望一眼便確信「它」就是黃義。
  
  --瘸腿老高說謊。羅九尊雙手負背,回想著那名被擒下的南城嘍囉的供詞。
  
  沒有壯烈的一夫當關,沒有值得緬懷的犧牲,瘸腿老高派眾推出黃義送死,換取東堂眾人免於被星龍會消滅、逃回總門的一線生機,自此之後黃義就被吊掛在這間破草屋中日夜受辱,直到亡徒率領的百餘先鋒進入安雲里,奄奄一息的他才被人救下,偏偏他面對的正是紅門唯一逃出生天的巴尼羅斯,一線生機頓成難逃死劫,亡徒用他的槍了結了黃義尊嚴盡失的生命。
  
  也許還得感謝他這樣做......羅九尊看著那胸腹破碎的骸骨,嘆了口氣,轉身離去。
  
  似乎天也應和著羅九尊的悲,狂風忽奏,灌入破屋中,吹得整棟屋子分崩離析,朽梁崩塌,屋頂重重壓在黃義的屍身上,掩蓋成墓。
  
  「幫主。」安雲里的新任區管是個年輕小夥子,僅僅二十五歲就自立一堂,他一直景仰著羅九尊大統北城的傳說,如今親見其人更是興奮不已,忽略了羅九尊臉上那淡而不隱的悲痛:「龔真洪約您明日正午到球館吃飯。」
  
  龔真洪的飯局一向不單純。羅九尊揚眉問:「為何?」
  
  「龔真洪說有位老朋友要見您,另有要事相託。」
  
  「嗯,我知道了。」羅九尊點點頭,便又一人赴會去。
  
  巴利爾球館二樓貴賓室,在雙方的人到場之前,龔真洪還特地要刀子禁止任何人接近,同時也嚴禁他們注意房內的交談,當然最後仍少不了擺下美酒筵席等待貴客。
  準備完畢之後,龔真洪自開了一瓶熱薑酒暢飲,靜待兩人的到來。
  「老闆,羅先生和洪先生的人到了。」
  
  「帶上來吧。」
  
  「是。」龔真洪笑著,他雖然對羅東的動機沒有任何興趣,但龔真洪仍然對於接下來會面的發展感到好奇。
  
  當然這也是因為自己終於置身其中了......
  
  不過片刻,玻璃門未開,兩條身影已經出現在外頭,龔真洪熱心地親自上前招呼踏入球館的兩人入座,最後才堆滿笑容搓著手擠進沙發中央的位置。
  
  雖然容貌已變,但對於幾乎無感於時間流逝的龔真洪而言,眼前的兩人依然熟稔。
  
  「羅東、里夫斯特,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們也別客套些什麼了,開天窗說話吧。」龔真洪笑著舉杯:「但凡事都有規矩,先敬江湖!」
  
  羅東--那個現在自稱羅九尊的男人只是默默看著桌上的酒杯,然後抓起來仰頸飲盡;那個曾經的里夫斯特,如今卻被喚作威斯哥吉的男子,卻用掌背將酒杯撥到一邊去,正身道:「就如你所說--只談正事,多餘的就省省吧。」
  
  「同意。」羅九尊將頭上的牛仔帽取下,放在大腿上:「我可不想讓幫裡的弟兄擔心,有話快說吧,貴企業想要從我這兒得到什麼?」
  
  「亨舍爾...嗯,當初的六大幫派擁有的一切,全由你一人掌握,身為政府之外最大勢力的領導者,不論我們私底下有什麼樣的打算,還敢不向幫主大人知會嗎?」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杞人憂天可不是什麼健康的心理。」
  
  「安雲里的後山上那些廠房,我們還會用到,但這部分的......預算,軍方已經不打算再提供更多,我們需要另尋有意願的投資者...」
  
  「投資你們的計畫,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威斯哥吉噗哧一笑,搖了搖頭:「你完全不清楚這件事代表的歷史性意義,是吧?」
  
  羅九尊不以為然:「比起揚名立萬或者留名青史,我更在乎我的每一個弟兄是否吃飽了。」
  
  「我這麼說吧!生老病死,在所難免,但只要這個計畫能行,你的弟兄不僅再也無需為生存煩心,更沒有肉體之累,沒有衰老、沒有疾病,只要有充足的資源,我們就可以製造無限的肉體後備,供應天尊的每一個人享用。」
  
  「克隆體?」羅九尊嗤之以鼻:「多麼古老的夢想啊,我還以為是多麼具有開創性的玩意,看來貴企業也是活在舊時代裡頭走不出來了。」說著,他拿過那杯被置於一旁的冷酒,邊喝邊道:「聽句老傢伙的忠告吧,別再搞那些早就不稀奇的天方夜譚了,還是多產幾輛虎式坦克比較實際。」
  
  無視羅九尊的冷嘲熱諷,威斯哥吉緩緩說道:「我們要做的是『大批量產』,這並不是件簡單的事,要一次供應上千人的數量,我們就需要更加簡便的生產系統,這樣你了解了吧?」
  
  「嗯...那倒是不錯。」羅九尊一手支頤,裝模作樣想了半晌,才道:「我可以考慮,錢方面的事就等到我確定之後再慢慢談起吧。」
  
  「行,但可別讓洪執行長久等了,說不定我們會轉而與龔老闆合作也說不定。」
  
  「噢,難道這就是我在場的唯一理由了嗎?」躺在沙發裡半天搭不上腔的龔真洪攤手喊道:「天啊,你們兩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威斯哥吉沒有答話,只是將玻璃門帶上,走下台階離開球館,龔真洪只好轉向還在嗑瓜子的羅九尊,道:「到底怎麼了?」
  
  羅九尊聳聳肩,道:「你打算和我說記話的詳細內容了嗎?」
  
  「什麼?」
  
  「計畫。」羅九尊傾身向前,低聲道:「難道你相信洪先生的走狗說的話?肯定沒那麼簡單,三言兩語就想打發我和天尊裡千千萬萬的弟兄,沒那麼容易。」
  這小子......龔真洪冷哼一聲,想了想道:「阿東,這十多年的日子裡混得還不錯喔?」
  
  羅九尊笑了笑,躺回沙發道:「大概都比你好了。」
  
  「去你的,這樣酸我。」龔真洪哈哈大笑,拿過羅九尊的酒杯,給他斟滿了薑酒之後把杯放在桌上,輕輕推給了羅九尊:「來!喝酒!」
  
  羅九尊也哂然,伸手接過酒杯,一鼓作氣將之飲乾,然後大吁一口氣,把空了的酒杯倒置在桌上,然後起身離座,留下滿面震驚的龔真洪瞪視著那完好如初的酒杯。
  
  --這絕對不簡單。
  
  方才那一推一送,龔真洪可是運足了七海遊流神功的暗勁,滲透了整個酒杯和薑酒,打到了羅九尊手上,不管對方是門外莽漢又或者精於內外功的高手,都不可能讓酒杯在絲毫裂痕都沒有的情況下將之輕鬆接住,更何況羅九尊早已離手多時,被內氣粉碎結構的酒杯理應變成粉末才是。
  
  身為阻止三戰的七老之一而擁有等同於救世主力量的龔真洪,很快便想通,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
  這傢伙的力量終於恢復。
  
  「阿東,阿東!」龔真洪連忙開口喊住羅九尊:「這真的是你想要的?」
  
  「你告訴我,或者我另尋他途。」
  
  龔真洪嘆道:「呂爺爺不會希望看見你這樣......放下執著吧。」
  
  羅九尊忽然在門前站住腳步,驀地回頭瞪向龔真洪,一字一頓地道:「別.再.跟.我.提.到.他。」同時,整間球館隨著羅九尊透出的怒意微微顫抖著。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別拆我球館。」龔真洪連連搖手。
  
  「說。」羅九尊斂起那非人的龐大內氣,重新坐下。
  
  明白羅九尊心意已決,龔真洪仍不免嘆了口氣:「那是一項聲話兵器的開發計畫,為了將各個物種的基因適度組合、強化人體,他們需要的資源很多,其中還包括實驗用的活人。」
  
  「是複製人?」羅九尊皺眉。
  
  「沒錯,」龔真洪看出羅九尊的想法,嘆道:「這是個倫理道德崩潰的年代,別想那些有的沒的。」
  
  「正因為世道如此,才需要有人站出來維持秩序。」羅九尊看著桌上那完好如初的酒杯在自己撤回力量之後,散化成一堆透明的粉末:「亨舍爾將會成為下一次大戰的禍首。」
  
  「我無意潑你冷水,可是猜測也要有根據,你可以懷疑他們這項計畫的正當性,但要把罪名冠到人家頭上未免太早。」
  
  「如果這項技術真的那麼重要,那試圖開發的人就絕對不只亨舍爾一邊,爭奪之中必有戰事。」羅九尊斬釘截鐵地道:「我當然會協助亨舍爾從研發戰中獲勝,但一切都必須在我的掌控之下......所以我需要你替我引見亨舍爾的現執行長。」
  
  洪乾坤?這小子找那老頭兒作什麼?龔真洪皺起眉頭沉吟,不等他想周道,羅九尊又開口:「雖然遠古之力恢復了,但我想能不用這股力量就不用...如果我們真的希望重建文明社會,就越需要收斂,可我也不能坐視亨舍爾亂搞,這項計畫由我接手之後,下一步就是讓亨舍爾和軍方撇清關係,從而轉型,而我會滲透政府方面,讓政壇重新洗盤,讓威伊貝爾走向真正的和平。」
  
  「那你......打算拿天尊怎麼辦?」龔真洪問。
  
  即便他已經知道答案,仍然對羅九尊接下來的回答憂心不已,而羅九尊沒有開口,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不是吧...龔真洪閉上眼,他不想再談這個話題。
  
  「你走吧,我會幫你,但你走吧。」龔真洪擺著手道。
  
  羅九尊冷笑:「龔真洪,你沒有資格說我。」
  
  「哦?」龔真洪揚起眉。
  
  「如果我請你放過薩費爾和露比,你會照作嗎?」
  「他們是叛徒,可天尊那些人可是和你共同進退的兄弟啊!」龔真洪哼道。
  
  羅九尊拉起大衣的領子,一面起身一面道:「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兄弟這碼子事,我也不會和那種人稱兄道弟。」
  
  「隨便你。」龔真洪搖搖頭,不再理會羅九尊:「不送。」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