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真洪從不打誑語,說幫便幫,還真透過自己和亨舍爾之間的聯繫把洪乾坤給找了出來,與羅九尊私底下進行密談。
  
  當羅九尊展示了自己的「力量」之後,洪乾坤僅只驚愕了幾秒之後,忽然緊緊握住羅九尊的雙手,道:「天啊!你真的是七老之一?」
  
  「我是。」
  
  「太好了!」洪乾坤大喊一聲,立刻察覺自己的失態,面露歉色地道:「不好意思,我太過興奮了...龔真洪當初透露你的身分時,我還半信半疑,想不到你......」
  
  「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菁英兵計畫不能落入他人手中。」羅九尊直接切入主題。
  
  洪乾坤卻沉默不語,他想了想,才緩緩說道:「我明白羅先生擔心的,可是打從一開始,菁英兵計畫就只是單純的研發戰,而不是被任何一個企業獨有的秘密計畫。」
  
  「什麼意思?」事情和羅九尊設想的不同,他皺了皺眉,不理解為什麼狀況會如此。
  
  「因為打從一開始,菁英兵計畫就是一個由不知名人士公開發放出來的構想,其中的藍圖和目標清楚非常,我們只是在技術上進行補足,已盡早完成這項計畫。」
  
  羅九尊連忙問:「有誰成功了?」
  
  「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相關消息。」
  
  「我的想法是這樣子--今後亨舍爾交由我來管,但洪家可以享有我過去的一切所得並退隱山林,這些事情需要你們保密,而我會把任何試圖完成這項計畫的其他人拉攏近來。」羅九尊講得直白而荒唐無稽,但他所擁有的力量卻又允許他說出這樣誇張的言詞,洪乾坤頗為哭笑不得,只是苦笑著沒答話。
  
  羅九尊見洪乾坤沒回應,又道:「不能說服的人就和他合作,不能合作的人就將他消滅。這是最簡單的方法,以確保菁英兵計畫成功之後技術不會外流,只有我掌握這項技術,才能確保爭奪戰不會開打。」
  
  「那吾茗呢?有張三李四兩兄弟坐鎮,只要他們有意願,戰事仍然會爆發。」洪乾坤苦笑著道:「雖然身為軍火商講這話很詭異,不過我並不希望戰火會燒到威伊貝爾來,畢竟我們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安頓好家園,逐漸重新修復這個世界,要是連當初止戰的英雄們都內鬨,我想人類是沒有希望的了。」
  
  對此羅九尊信心十足:「張三李四和龔真洪一樣,只是耽溺於利潤的誘惑當中,並不是樂於打仗的人,最大的問題依然是德利爾企業,不過我會和龔真洪合作全力壓制南城的發展,所以不用擔心。」
  
  這辦法似乎可行,但事情真會和他保證的一樣嗎...洪乾坤想了想,道:「羅先生,我很高興您能捨棄黑道的身分,我也相信您確實是為了改善威伊貝爾,保護它免於戰災,但是軍方能不能接納您,才是最大的問題。」
  
  羅九尊淡然答道:「政府一直有意剷除黑道勢力,只是礙於無從下手,這件事你知道吧?」
  
  「是的。」洪乾坤點點頭:「這確實是...您說什麼?」
  
  沒等洪乾坤道出他的想法,羅九尊已經點頭承認。
  
  「但願這會是我最後一次使用力量,大戰之時,我已背負太多的血債。」
  但願嗎......
  
  
  □
  
  
  天尊雖然一統北城,但內部的矛盾並未停止,原屬不同幫派之間的成員相互鬥爭的事時有所聞,四怪傑也沒停止他們慣常的橫行之舉,威伊貝爾雖然平靜了不少,可暗處的混亂也從未止息。
  
  羅九尊看著,心裡雖感厭惡,卻只能隱忍,在和洪乾坤交接之前,這些事他只能忍,直到最後一刻的解放到來。
  
  --也許製造出共同的敵人可以讓這些人暫時忘卻他們之間的仇恨,放下手邊的骯髒事,但這只是暫時。
  
  他想到退敗的德利爾,自從薩柯從海路撤出威伊貝爾之後,在境外與從安雲里退出的人馬會合,逃回了哈費斯特中,但卻在數周之後發病身亡,看來那一戰對他打擊不小,又或者傷口嚴重感染......總而言之,德利爾現下是前所未有的弱小,要集齊天尊的力量給予他最後一擊並不是難事。
  
  羅九尊踏出舊有的天門辦公大樓,朝自己現下的住屋走去,在那兒還有一對母女正靜待著自己的歸來,她們是自從黃義死後,羅九尊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心靈依靠,也只有在滿身疲勞歸家之後看見女兒那無邪的笑容,他才能忘卻自己滿手的污穢和血腥,放鬆下心情。
  
  但是今天不同,自從和洪乾坤結束會面之後,疲累已不足形容現下的羅九尊,他需要時間好讓自己能夠定下心來。
  
  雖然他自知滿身血債,可不代表他能夠繼續無動於衷地殺人奪命啊......羅九尊面色麻木,扶額坐在電視機前半天不說話,似也無心進食,讓一旁的妻子擔心不已,但她清楚羅九尊並不希望自己過問幫裡的事,因此也無從關問,但最終還是忍不住拉了拉羅九尊的衣袖,柔聲問:「親愛的,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暫時吃不下飯,可以先幫我端去冰嗎?」羅九尊吃力地起身道。
  
  「還是吃點再去休息吧。」妻子勸道。
  
  羅九尊搖搖頭:「不,我不累,我先忙會兒,忙著忙著就會餓了。」接著他便逕自走入書房,把自己關起來。
  
  他隨手翻開一本罪與罰的文庫本,卻法靜下心來閱讀,繼又闔上書本,俯在桌上。
  
  再一會兒...再一會兒就好了...他暗暗告訴自己,卻無法撫平那股來自內心深處的騷動,只能這樣趴著,直到他適應了那股煩悶。
  
  看來自己真的是洗手太久了。羅九尊自嘲著,打了通電話到白天希藉居的府上。
  
  
  天尊打完致勝的關鍵一戰之後,四怪傑裡就只有白天希一人不會往外到處跑,只待在自家練功,羅九尊電話一來,她立刻接到。
  
  「哪裡找?」
  
  「天希嗎?」羅九尊鬆了口氣:「是我。」
  
  白天希立刻認出是誰的聲音,她皺起眉頭,悶哼道:「找我做什麼?」
  
  這傢伙閒著沒事還是少接觸好,隨便敷衍兩句就掛上吧。白天希暗忖。
  
  「我有重要的事必須告訴妳。」羅九尊壓低聲音,將先前和洪乾坤會面的整個始末和盤托出,他相信白天希和其他三怪傑會想知道自己的決定。
  
  「所以呢?你打算棄天尊於不顧?」白天希沒好氣地道。
  
  「不,」羅九尊聲音低沉:「我要毀滅天尊和他留下的汙穢。」
  
  「是是是,然後你最好記得自殺,這是最重要的一環。」
  
  羅九尊沉默片刻,才緩緩說道:「我還記得和妳之間的協議,我會完成它,也會盡量讓妳有機會親手了結那些白家院的長老,但白帝京恐怕沒辦法就是了。」
  
  「......」
  
  「我說的話都是認真的,除了妳以外,四怪傑其實也是必除的對象,不過我還是想問問妳的想法。」
  
  「你...!」白天希聞言氣得一窒,這傢伙難不成瘋了?「你敢!」
  
  「有何不敢,我乃七老之一,是你們眾人齊心協力也絕對打不倒的存在。」羅九尊傲然道:「倒是妳又什麼理由保他們呢?這些日子來的相處,妳應該也見多了,大樹之淫、董超之惡、石不讓之殘是眾人皆知,我殺他們,不過是為世除害。」
  
  白天希怒極而笑:「那麼,你不如連我也一起殺吧。」
  
  「我說過了,我記得妳我之間的協議,七老豈是背信之人?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
  
  「我不準。」白天希說得斬釘截鐵,毫無轉圜的餘地。
  
  冥頑不靈嗎?雖然此人正直可敬,但怪傑不除,徒添災亂而已。羅九尊想了想,緩和語氣道:「如果妳能說服那三人收斂並永遠退隱江湖、不問世事,我可以放他們生路。」
  
  「這有難度......」
  
  「那到時我一樣殺。」羅九尊悶哼:「這是最大的讓步了,別再和我講價。」
  
  「我答應。」白天希快速決斷,想也不想便答應了羅九尊的要求:「但你絕不可以插手,不管我用什麼方式說服他們,那都與你無關。」
  
  「好。」羅九尊不再多說,同意之後告別白天希便掛上電話。
  
  別讓我失望啊,現下我最信任的人大概也只有妳了。羅九尊重新攤開桌上的罪與罰,讀了兩行,便走出書房。
  
  「要吃飯了嗎?」
  
  「嗯。」
  
  「那我幫你拿去熱一下吧。」
  
  「好。」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