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約定的日期上,洪雷依照父親的指示親自來到山中的實驗廠房,他帶上了一組實驗小隊,迎接專程到來的龔真洪和羅九尊。
  
  「看樣子你是準備好了。」洪雷看著羅九尊略為蒼老的面孔,心裡頗為複雜不解︰「你變得真快。」
  
  當然,羅九尊和龔真洪都清楚那是因為戰後喪失了力量,使他身體的新陳代謝能力回到正常,那反而使原先停滯成長的容貌加劇老化,造就了現今羅九尊的模樣。
  
  不過這是題外話,羅九尊只是隨意地聳聳肩,向後頭的廠房比了比:「能進去看看?」
  
  洪雷當然不能阻止他進入觀看,只能點頭讓道:「請。」
  
  羅、龔兩人並肩越過洪雷等人,大步跨入廠房,便見到大量的筒狀強化玻璃和裏頭一具具浸泡在黏稠液體中的克隆人。
  
  太醜陋了...羅九尊暗暗握緊雙拳,最後鬆開十指,望向後頭的洪雷:「這樣的實驗已經進行多久了?」
  「你說呢?這陣子城裡幾乎一團亂,我們並沒有太多機會補充資源,這些失敗品已經死去數周,有些甚至死了數個月,光是忙著清理這些廢棄物,實驗又要停擺數天。」洪雷嘆了口氣:「沒得選擇,將來的實驗場所將會轉移到城裡去,也方面就近控管,免得再捅婁子。」
  
  「所以這塊地你們又不要了?」羅九尊問。
  
  「賣或留,反正它又是塊空地了。」洪雷攤手:「別管這些了,你準備好讓我們抽取細胞了嗎?」
  
  「就在這兒?」
  
  「對,就在這兒,廠房轉移後再造實驗用克隆體進行實驗,這就是行程。」
  
  「那走吧。」羅九尊跟隨洪雷走到前頭,一群人便往更內部的實驗室走去,羅九尊在眾人準備同時於一張桌前坐下,按照吩咐捲袖子伸手臂,等待那根長得要命的粗大針頭插進自己的手臂靜脈當中。
  
  洪雷一面把玩著針筒,一面走到羅九尊的面前隔桌坐下,打趣問道:「怕打針嗎?」
  
  「快點吧。」羅九尊沒好氣地道。
  
  洪雷給羅九尊綁上止血帶,在他的手肘中心拍打了下,才選了條較粗的靜脈將針刺入,血液很快便順著引管滑出,不出片刻整支針筒便被血注滿,洪雷扯下止血帶,按上沾了水的棉花將針頭拔出,並把那管血液交給身後的一名實驗人員,準備分離出細胞,抽取內部的DNA。
  
  龔真洪走上前拍了拍羅九尊的背:「走吧。」
  
  羅九尊點點頭,按著針孔未癒的手臂,和龔真洪一同走出實驗地,下山,剩下的便交由洪雷和他的實驗小隊處理。
  
  半途上,兩人一言不發。
  
  「我還是不認同你的做法。」龔真洪忽然打破沉默。
  
  「現在還說這個?」羅九尊面無表情地舉頭望天:「我們不是哲人,與其去討論我的做法是否正當,還不如身體力行,實際改變這個世界。」
  
  「而且,我需要傳人......」羅九尊說著,忽然露出一抹難得的無奈神色:「失去遠古之力讓我的身體加速老化,雖然力量恢復,但這樣的狀態不曉得還能支持多久...我確實需要一個超越人的肉體,來保管這份力量,但我又不能和這個實驗太過親近,名目上的證據都必須掩藏,否則會毀掉亨舍爾企業的名聲,也會讓我將來難以進入政壇。」
  
  「哼,你到底是在為誰著想?為你的流派?還是為你自己?」龔真洪瞅著羅九尊蒼老的臉龐。
  
  羅九尊呵呵笑著,搖了搖頭:「你不會懂的。」
  
  --你永遠都不會理解,一個人為了正義而付出需要多少的犧牲。
  
  龔真洪不以為然,卻也懶得多問,只好聳聳肩道:「什麼時候動作?」
  
  「遠古之力已經遍佈整個威伊貝爾,要幹隨時都可以,但最好是等到實驗告一段落,我和洪乾坤交接之後再提,得先安置好洪家,免得某些有意揭人瘡疤的狗聞血而至。」羅九尊沉吟了片刻,又道:「如果這個舊實驗地沒用的話,是可以讓給洪家住,房子的事就盡早扔給幫裡的人忙吧。」
  
  想這麼遠去了?龔真洪苦笑:「看起來是沒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了,除了封鎖消息這部分。」
  
  羅九尊忽道:「其實往後還有件事得請你幫忙。」
  
  「哦?真是想不到啊!」龔真洪哈哈笑道:「什麼事?」
  
  「實驗成功後,希望你能替我照顧他。」羅九尊道。
  
  嗄?照...照顧?現在是要我當褓姆就對了!龔真洪當場傻眼,還沒來得及推托,羅九尊又接著道:「我要盡量避免和他接觸,除了你以外,不能有任何人清楚我和那個產出來的實驗體之間的關係。」
  
  「不能給洪家處理嗎?」
  
  羅九尊悶哼道:「我雖然放過洪家,但不代表我信任他們,我的傳人豈可交給那樣的人教育?別作夢了。」
  
  這老頑固...龔真洪扶額嘆了口氣,自己顯然沒得選,看來往後的日子有得受了,這傢伙的正義遊戲他並不是玩不起,可惜龔真洪終究是生意人而非好戰惹事者,能夠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直都是他的行事準則,此刻的他可不想招惹重獲力量的羅九尊。
  
  遠古之力的宏大遠不是自己能夠招架的,早已到達先天之境的他擁有著足夠稱神的龐大力量,當初制止三戰時的威嚇一擊,他連眉毛都沒揚過,便將太平洋上的大半艦隊深深壓入海平面下。
  
  --幸好,這瘋子還打算照著文明的方式來改造威伊貝爾,但天曉得哪天有人惹到他......龔真洪暗暗抹汗,千萬別讓自己去踩著地雷就好了。
  
  「好吧,不過這事情也不能張揚,你可以把情況安排成有人覬覦亨舍爾的技術而將實驗體盜走,屆時我再設法奪回那個實驗體就是。」龔真洪馬上想好一套劇本。
  
  「行。」羅九尊點頭同意:「接下來我還得去亨舍爾協助洪乾坤另組新的研究小隊,我答應洪家的事麻煩你抄個口信給上官熙,房子的事就讓他來處理吧。」
  
  看來洪乾坤不是對現有的團隊不信任,就是目前的進度已經滿足不了亨舍爾所需--他們需要補進更多的人才。
  
  算了,干我屁事...龔真洪雖然已經決定要幫助羅九尊,但仍然不想涉入太深,他只想盡己所能從中賺得平常得不到的好處。
  
  不知不覺中,兩人已行至山腳處,道別後便往各自的方向去。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