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天下大一統,也撼動不了石不讓日夜不斷的封街挑戰,依然是勝者通行敗者亡,哀鴻遍野緊隨他,只有完成自己的目標之後,石不讓才肯罷手。
  
  雖然四怪傑各有各的癖好,而為首的白天希過去只是無視三人的作為,但在羅九尊的逼迫之下也終於不得不管,她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從店家和路人口中打探出石不讓的最新下落,一路巴巴趕至重新劃分出的城南區,找到了正當街而坐的石不讓。
  
  「大姊?」連番大戰之後,不斷協力應敵的四怪傑逐漸化解往昔之見,彼此稱兄道弟,就連脾氣硬的董超都肯喊白天希幾聲「大姊」,石不讓見到自然會喊人,但卻又察覺白天希神色不對,本來戰意充盈的他也不禁愕然。
  
  「你又在這地方堵人?」白天希向四下望了望,卻不見任何打鬥痕跡,看來自己是來對時候了,她板起臉,道:「走,和我回去。」

 

 


  
  「怎了?」石不讓仍然不解。
  
  「還嫌你殺的人不夠多?和我回去。」白天希語氣嚴厲,石不讓這才明白她是認真的,皺眉道:「平常大家都敬你是大姊,但我的事還用不著妳管吧?」
  
  哼,這混小子當真不怕?白天希揚眉道:「氣王已經被打跑了,你卻還在這裡謹守他的命令?真是太可悲了,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脫離氣王的陰影?」
  
  石不讓臉色陰沉:「這是自己的選擇。」
  
  「你確定?」白天希握起雙拳,緊緊貼在自己的腰際:「我清楚你追求的強大是什麼,但如果你非得用這種方法,那我就算打爛你也要把你拖回去。」語畢,犧牲了數百條人命所獲的強霸氣勁橫掃街頭,狂亂無章地噬向石不讓。
  
  
  □
  
  
  後山上的廠房很快便被清空,由天尊閃堂的人馬轉運至亨舍爾企業的大樓,羅九尊同意了洪乾坤的計畫,撥出人手將亨舍爾地下三層的空間改建成菁英兵計畫的實驗室,而又讓龔真洪傳話給上官熙,要他盡速在原本後山上塊空地上蓋起將來要讓給洪家住的別墅。
  
  但羅九尊並沒有回到幫中,他甚至規避著自己的家人,成天窩在亨舍爾企業中的臨時辦公桌前,除了每日與洪乾坤會面商談之外,偶爾會私下與薩費爾聯絡,他自然也將未來的計畫告知給薩費爾知曉,雖然薩費爾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名斂財亡徒,可他的出身背景卻又讓羅九尊對他抱持著有別於他人的同情,再者薩費爾仍有利用價值,羅九尊認為他確實有權知曉這些事。
  
  出乎意料的是,薩費爾的反應異常平靜:「就如同我一直要求的,只要你能保住露比不遭龔真洪的毒手侵害,我下場如何都無所謂。」
  
  「你就這麼想保她?」羅九尊不解:「為了一個女人,值嗎?」
  
  「也許你不明白吧。」薩費爾說著,輕笑了幾下:「或許永遠都不會明白。」
  
  羅九尊悶哼一聲,不再問薩費爾的主意,反正只要他願意繼續為自己賣命就好:「我無意妨礙你們兩個的生活,但這是有條件的互不相犯,只要有任何人膽敢危及威伊貝爾的和平,那就是你們應該介入的時候,也只有在你們惡意騷擾城裡任何人的生活,我才會親自出馬,這樣明白了吧?」
  
  「你不能永遠這樣奴役我。」薩費爾道:「我凡事以露比的安危為優先,可也不代表你能夠永遠使喚我們兩個,這條件並不...」
  
  「跟七老講條件嗎?」羅九尊忽道,其實他並沒有打算威嚇薩費爾,不過他倒是很好奇對方打算拿出怎樣的條件來說服自己放過他們。
  
  「其實--」薩費爾頓了頓,道:「主要的問題是龔真洪和他的球館,就算你剷除天尊後又能整頓政壇,球館的勢力仍能屹立不搖,或又轉向哈費斯特發展,就算那不是一個直接的威脅,買兇殺人和黑槍交易也不絕是你樂見的事。」
  
  薩費爾所說的雖非眼前的問題,但羅九尊明白只要自己的計畫順利進行下去,遲早都得面對龔真洪以及那群忠誠不二的刀子們:「你打算怎麼做?」
  
  「總是要有人去辦這樣的髒活,你如果希望名聲不臭,就還需要仰賴我。」薩費爾道:「直到你不需要為止。」
  
  「呵,那你就沒想過,我可以再之後殺了你?」
  
  「那就要看到最後關頭,是你先死還是我先亡了。」薩費爾冷笑:「相信你不會有時間等到那個時候。」
  
  掛上電話後,一旁靜待已久的露比連忙問道:「怎麼樣了?」
  
  薩費爾見露比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不禁笑出聲來:「放心,沒什麼大不了的。」
  
  「少來了,你每次說沒什麼,結果都是要人命的大事。」露比嘟著嘴道:「答應我,別再冒險了。」
  
  薩費爾打從心裡軟到牙根,他憐惜地輕撫露比的面頰,道:「對不起...但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說這個做什麼,我當然會一直等你囉。」露比輕笑道:「對了,我有一個點子。」
  
  「嗯?」薩費爾意興闌珊地投以詢問的眼神,卻絲毫不減露比小孩子般的雀躍,她興奮地道:「我們換名字好不好?」
  
  薩費爾心裡苦笑,其實兩人跟了龔老頭這麼多年也從來沒用過自己的真名,原來的他們姓什麼喚什麼名都已記不清楚,再換假名又何妨?於是他道:「如果真的要取,就取點好聽的,別拿出去和別人講還要怕被笑話。」
  
  「King和Queen,你看怎麼樣?」Queen掩嘴輕笑。
  
  「聽起來像是魔術表演團的藝名吶!」King故意模仿魔術師舞弄著雙掌,然後憑空捏出一枚硬幣:「其實也不錯,聽起來感覺很厲害。」
  
  「對吧對吧!」Queen對King的讚語感到高興不已,拍著手歡笑。
  
  看著Queen無憂的笑顏,King心裡頭一鬆,感到這些年的付出都已值得,他發誓願為這笑,再卑躬十年。
  
  
  另一頭,直到薩費爾掛上電話,羅九尊都面如石雕不顯情緒,千頭萬緒掠過他的腦海。
  
  如果薩費爾能夠活過這麼長久的時間,他當然不會去刁難薩費爾剩餘的自由時光。
  
  --但他也不會阻止龔真洪追殺薩費爾和露比。
  
  且讓我看看你們兩人相互扶持之下,能夠闖多遠吧。羅九尊暗忖。
  
  「羅先生。」亨舍爾企業之主洪乾坤忽然來到他的桌旁,道:「面試時間到了,請隨我來吧。」
  
  洪乾坤指的是那些前來應徵加入實驗團隊的人們,當初答應讓羅九尊親自選人,時候到了便來提醒。
  
  羅九尊應了聲,便離座和洪乾坤一同前往面試場所,準備細選將來準備投入菁英兵計畫中的人才。
  
  這些人雖然將有機會接觸當今最先進的技術,甚至以開創者的身分自豪,卻無法將成果任意發表,更不可能恣意妄為地四下宣揚,因為研發戰中絕不允許有任何情報洩漏,亨舍爾才能立於不敗之地,因此這些參予者將會受到嚴密的檢查和長期的監視,羅九尊將此舉視為不可缺的必要措施。
  
  「實驗結束之後,你打算怎麼處理這些人?」
  
  羅九尊笑了笑,道:「計畫沒這麼快就要毀掉,現在擔心未免太早。」
  
  「至少讓我這老頭子早點做好心理準備吧。」洪乾坤苦笑。
  
  「如果菁英兵計畫給出來的原始藍圖真的可行,同樣的技術想必也可以用於竄改記憶。」羅九尊說出思忖許久的打算:「讓病毒承載適當的刺激物擾亂他們的海馬體,雖然這比指定感染的基因工程來得困難,但依然有測試的價值,如果成功的話,將來亨舍爾可以免去許多無謂的殺戮,也不用擔憂人選的問題,只要把消除相關記憶這一項加入標準的程序即可。」
  
  「太好了。」洪乾坤點頭。
  
  但兩人皆心知肚明,這樣的實驗若不拿活人體測試是絕對行不通的,即便可以改變老鼠的記憶,也不代表同一套對人有用,犧牲仍是在所難免。
  
  「對了,羅先生先前提過,你想找出菁英兵計畫的幕後策劃者?」
  
  「是的。」羅九尊兩手負背走在後頭:「一旦計畫成功後,我會釋出消息,讓有意者聞訊前來,菁英兵計畫的設計人也不過是為了逆向獲得實行計畫的相關技術,但不論對方的意圖為何,我都必須確認那是無害於未來的想法再作決定。」
  
  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在佈餌...洪乾坤點點頭表示明白,他不否認這樣做的必要性,只是想到這些人當中有許多胸懷大志前來了願的好青年,他就不禁為之惋惜。
  
  --還好這事之後全由羅九尊操盤,自己並不需要直接承受這樣的罪孽。
  
  洪乾坤將羅九尊帶到面試室的門前時,裡頭已經有三名青、中年男子分別在椅上等待面試者的到來,羅九尊接過旁人送來的履歷,走到狹窄的長桌前,卻不坐下,而是站著掃讀履歷上的個人資料,直到其中一個引起他的注意,他望向其中一名西裝筆挺、相貌不揚的青年男子,道:「楊振寧是你的什麼人?」
  
  羅九尊忽然提起三戰之前鼎鼎大名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之一,座上三人神情皆愕然。
  
  被問話的那名男子攤手:「這不是來身家調查的吧?」
  
  「當然不是。」羅九尊笑著放下手中的履歷,一面將楊大偉這個名字默記在心,便正式進入問談。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