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按照計畫進行著。
  
  靠著龔真洪捏造出來的連續剝皮殺人事件,佯裝失蹤的羅九尊甫一回歸,便讓天尊上下一片大亂,一個本該永遠消失在衛斯特連續性的剝皮殺人事件中的傳說,忽又直挺挺地站在殿堂台階上,所有人都驚壞了。
  
  最驚的莫過於貝天石,但他樂於把手中大權重新交還給羅九尊,並且重擁羅九尊返回幫主之位。
  
  可惜這一切都沒有機會發生。
  

 

 


  羅九尊歸來的頭一天便大力指責貝天石不忠之舉,率領支持自己的元老成員圍殺貝天石和其親信,貝天石只是一屆武夫,打能看但調度差遣能力和大敗南城併吞四幫的羅九尊相比則判若雲泥,有勇無謀的衝陣之後便是一面倒的四面圍殺,羅九尊牽著貝天石的鼻子闖入最險的殺陣中央,讓他一手斬奏快刀無從施展,頓成俎上肉。
  
  天尊眾漢子團團包圍中,貝天石運刀硬撼鬥堂堂主,人稱昔日天門戰神的恨無敵。
  
  「老貝,這是何苦?」恨無敵掌中長棍如蛟,舞出密不透風的棍影連天,貝天石單刀難以欺入,險進險出,狼狽不堪,大戰三回合,他已經把體力耗得七七八八,刀口上盡是坑疤,但見恨無敵鋼棍立地,仍是臉不紅氣不喘,挫折更深,刀招更加狂亂。
  
  但刀亂不擾恨無敵思緒,戰神進招依然沉穩不動,一個順勢上挑便讓貝天石的單刀脫手,同時一腿撐在貝天石胸膛上,踢得他摔倒在地。
  
  「混帳...」兵刃脫手,貝天石正要閉目領死,恨無敵卻一掌劈斷長棍,扔至後方:「來吧。」
  
  「哦?」
  
  「我不會讓你留下遺憾,盡你的全力,打出你這一生最燦爛的一戰。」恨無敵重心後移,擺起架式。
  貝天石撐地躍起,哼笑:「你會後悔,因為這一戰而在自己無敵的一生中添下敗績!」
  
  戰到一兵一卒不剩,鬥至一氣一力不存,貝天石搖搖欲墜的生命,在眾目睽睽之下煙灰飛滅。
  
  
  □
  
  
  「叛徒死了嗎...」羅九尊接獲貝天石被恨無敵擊殺的消息後,陷入短暫的沉默,他身旁的人們以為幫主正傷感著,也紛紛跟著沉默,卻不知羅九尊暗嘆貝天石走運,早早便去了。
  
  為了慶祝自己歸位,天尊必將舉行盛會,屆時不僅天尊內部的弟兄們,連同所有的相關人士皆會前來祝賀,那就是他一舉傾覆自己所創所為的最佳時機,而這樣的盤算卻讓羅九尊內心一點真實感也沒有。
  
  究竟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呢?太快?太虛幻?羅九尊離座、離開殿堂、離開天尊,來到亨舍爾大樓中自己所屬的那一處,透過執行長辦公室的落地大窗,靜靜看著腳下街景--如螻蟻般的往來行人和車輛。
  
  罪孽......似乎不會因此而洗淨,或者也無須清洗了;以一人之意擔起千萬人命,罪孽深大,可比蒼穹之擴。
  
  羅九尊驀然運起遠古之力,狠狠拽扯下自己的皮膚,從頭到腳,徹底而乾淨地剝離底下的肌肉。
  
  --不夠。
  
  他給自己穿上密不透風的衣衫,又披上褐色大衣、褐帽、褐靴和褐手套。
  
  他需要能夠不讓己偏行的強大意志,來鎮住自己的心思以及所有一切的罪惡,這必然是超脫凡俗,足以抗天的意志。
  
  為了明天之殺,為了將來之過。
  
  余鎮天在無比劇痛之下,向那個骯髒的過去訣別,在威伊貝爾開啟了全新的世代。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ragonfly
  • 拼圖,要怎樣才能讓文字不會那麼擠啊 ,我不用會這個的排版
  • 呼呼呼,抱歉最近沒看通知,遲了很多天才回覆。

    我是直接用笨蛋方法按enter空行啦,不過之前在其他地方PO文章時已經有稍做排版,所以原封不動搬過來似乎就沒問題了,所以我不知道從word搬過來後行距會不會變......

    兀心 於 2014/07/17 23:02 回覆

  • Dragonfly
  • 我後來只能用HTML的編碼去改,用WORD貼過來還是會怪怪的><

    阿你最近都在幹嘛阿
  • 寫文、打GAME、聽金屬、幹黑手(?

    兀心 於 2014/07/18 19: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