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略至此,有什麼想問的嗎?」老者噴著煙。
  
  少年揮手驅散臭煙,說道:「讓我總結一下,所以余鎮天就是羅九尊,同時是止戰七老之一,他創立了天尊又親手毀掉它,利用King和Queen偽造了衛斯特這樣的都市傳說,還想用菁英兵計畫釣出元兇,他把一部分的秘密藏在洪家,又抹殺部分研究員來隱瞞事實,利用自身的影響力修法管制槍械,讓警方擁有無上權力......」他屈指算了算,然後仰天嘆息:「好大的正義。」
  
  「偌大的正義也不過是強加於人的恐怖。」老者噴了一口再次被少年拍散的煙。

 

 

 


  
  「但你不阻止他?」
  
  老者把菸斗遞到少年面前:「抽菸。」
  
  「不,我是健康主義者。」少年轉開保溫瓶,給自己倒了滿滿一蓋子的燒開水,仰頸呼嚕灌下,然後吐出縷縷蒸氣,老者只好收回菸斗。
  
  「那你阻止他嗎?」
  
  「我能說什麼?他自己爽就好。」少年聳肩:「你自己呢?」
  
  老者發出蒼老而年輕的笑聲:「萬物之間不過生生滅滅,何苦--?」最後兩字悅耳如歌。
  
  「哼哼。」少年微笑,倒躺在田陌間。
  
  淺嚐片刻的孤獨後,少年主動開口:「呂先生,你完滿嗎?」
  
  「我...」呂先生神色間閃過猶疑之色,很快地答道:「終究是人。」
  
  「如果說水往低處流,那你一定流到了很奇怪的地方。」少年覺得自己舉的例子頗怪,自講自笑:「江河湖海裡面找不到你,天上銀河可能才是你的安居之所。」
  
  「你何嘗不是。」呂先生哂然,忽然想到一事:「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不重要吧?」
  
  「如果你還要繼續待在這兒,有個名字也比較方便。」呂先生道。
  
  「先自報姓名才公平。」少年閉著眼舒服地枕躺在交疊的雙臂上,一隻瓢蟲飛到了他的臉頰上,帶鉤的六足抓在皮肉上,又癢又刺。
  
  呂先生點頭同意:「呂不萎。」
  
  少年馬上接著道:「李國賓。」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