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空中殺手》時花了比看其餘片子還要多的時間在唉聲嘆氣上,倒不是因為電影本身的沉悶或者故事轉折不流暢所致,單純只是適應不來那樣的節奏,有如在看長篇版本的《大砲之街》,看著片中毫無時間流逝感和行為上毫無任何積極目的的飛行員們,心中感受到的空洞和荒謬也隨著電影播放的時間而增長。
 
 
《空中殺手》雖然沒有《人狼》那樣複雜的潛文本安排,但押井守這次在片中表現的意象比起早期的《人狼》更加積極、正向--向荒謬的世界和象徵成人對小孩的掌控權發起挑戰(有人將王牌飛行員teacher解釋為父權象徵,但實際上teacher的性別是可以替換的),雖然結局同為失敗,但在失敗之後仍有無數孩子能夠承接這樣的挑戰,和《人狼》最終對於人性的幻滅迥異。
 
創作者介紹

兀心齋

兀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